12月8日,澳洲高等法庭宣布恢復對中國富商黃向墨的全球資產凍結令。一直以來,澳洲稅務局(ATO)鍥而不捨地向他追討1.4億澳元欠款。

在稅局的要求下,澳洲聯邦法庭曾在2019年向黃向墨在澳洲和海外的資產發出凍結令。黃向墨對其中的海外資產凍結令提出上訴後,聯邦法庭撤回了這部份凍結令,理由是黃向墨雖在中國大陸和香港擁有大量資產,但稅務局不太可能去那裏執行財產凍結令。

但稅務局於12月8日上訴成功,澳洲高等法庭推翻了聯邦法庭撤回凍結令的裁決,理由是澳洲稅務局是否能在中國大陸和香港凍結黃向墨的資產與全球資產凍結令的發布本身無關,也就是全球資產凍結令不受其是否能執行這一前提條件的約束。

稅局表示,黃向墨在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財政年度未申報的收入高達1.72億澳元,其中大約1億澳元收入來自其2014年在廣東的地產交易,而當時他是應向澳洲稅務局納稅的居民。

稅務局目前正向黃向墨追討8120萬澳元的欠稅,以及5930萬澳元的罰款和利息。黃向墨並沒有挑戰針對其澳洲境內資產的凍結令,但這部份資產並不足以支付其欠款。

黃向墨在2018年稅局審計期間離開了澳洲。2019年,他的澳洲永久簽證被取消,原因涉及其個人品格問題。

黃向墨曾是中共統戰組織澳中和平統一促進會的會長。澳洲前工黨參議員Sam Dastyari在2018年退出政壇事件及2019年新州廉政公署對非法政治捐款的調查都與黃向墨有關。

在非法政治捐款的公開聽證調查中,有證人指證黃向墨拿著一個裝了10萬澳元現金的Aldi超市購物袋送到新州工黨總部辦公室。黃向墨否認這一指證,但拒絕出席廉政公署的聽證會。

今年9月,黃向墨成為香港「選舉委員會」成員。《時代報》資深調查記者Nick McKenzie撰文說:「黃向墨上月當選為香港選舉委員會成員,這是他堅定不移地追隨中共、為中共擴張其影響力和管控力效力的最有力證明。」

文章還指這是中共在用香港「選舉委員會」成員的位子「打賞那些被別國驅逐的代理人」。#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