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的列車越過埃塞俄比亞廣袤的高原和荒野,將新興的莫焦港(Modjo)和風景秀麗的世界遺產小鎮德雷達瓦(Dire Dawa)連接起來,最後奔向國際航運主航道上的吉布提海港(DJIBOUTI)……

大紀元所獲內部文件揭示,這原本是中共吉林省外宣紀錄片《埃塞情緣》中的鏡頭,拍攝思路是將中共在埃塞興建的亞吉鐵路(Addis Ababa-Djibouti Railway),宣傳為「中共模式」在非洲的成功樣板。

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1月10日發給中共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的公函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1月10日發給中共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的公函截圖(大紀元)


 

2020年度吉林省文化專項資金支持項目名單顯示,吉林廣播電視台擬拍攝製作紀錄片《埃塞情緣》。(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截圖)
2020年度吉林省文化專項資金支持項目名單顯示,吉林廣播電視台擬拍攝製作紀錄片《埃塞情緣》。(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截圖)



埃塞俄比亞因複製中共的政治集權和經濟發展的套路,過去一直是中共宣傳其發展模式的罕有樣板。

中共內部文件顯示,該外宣片在2020年3月初已完成拍攝,原定於在中埃建交50周年之際向中共獻禮。

中埃於1970年11月24日建交,到2020年11月24日兩國建交50周年,已時過境遷一年有餘,《埃塞情緣》卻杳無音信。

吉林省政府《埃塞情緣》外宣紀錄片拍攝大綱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政府《埃塞情緣》外宣紀錄片拍攝大綱截圖(大紀元)



中共的所謂外宣紀錄片,定位就是對外宣傳。但該片至今未向中國境外發布,中國境內也未見蹤影。

向黨獻禮的中非關係《埃塞情緣》不了了之,或洩露中共的「非洲夢」已破碎。

吉林官方明知埃塞動盪 仍用外宣片向黨獻禮

習近平在2021年11月29日開幕的中非合作論壇上,發表了題為「攜手構建新時代中非命運共同體」的演講。

然而大紀元所獲中共吉林省政府內部文件顯示,當局明知埃塞國內「動盪」、「矛盾日漸激化」,仍然決定前往埃塞拍攝外宣紀錄片,來宣傳中共的「命運共同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提出的,建立以中共主導的國際新秩序的宣傳口號。

中共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1月10日發給中共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的公函顯示,為貫徹落實中央關於對外宣傳的指示精神,吉林省廣播電視台擬與埃塞俄比亞通訊社聯合拍攝外宣紀錄片《埃塞情緣》,以此宣傳習近平關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吉林省外事辦特向大使館報告,並請使館予以協助。

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6月3日發給中共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的感謝信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6月3日發給中共駐埃塞俄比亞大使館的感謝信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外事辦2020年6月3日發給中共駐埃塞大使館的《感謝信》則披露了,在拍攝《埃塞情緣》的1月15日—3月7日期間,埃塞全國「政黨間、各民族間的矛盾日漸激化,國家內部仍時有動盪」,大使館始終密切關注和支持拍攝,「最終保證該片在困難重重中如期完成拍攝任務」。

吉林省政府不顧埃塞政局動盪、民生凋敝的現狀,也要赴埃拍攝《埃塞情緣》,向黨獻禮。這種外宣片的製作本身,已成中非關係的真實寫照——名為友好、予取予求。

事實上,2020年的疫情重挫了中共對外大撒幣的財政能力,相應地也將嚴重依賴中共經援的埃塞經濟推向了崩潰邊緣。

而內戰的爆發不但打破了埃塞這個僅有的「中共模式」展示櫃,還將中共在非洲投資失敗的真相暴露無遺。

中共在埃塞投資失敗:「中共模式」破滅

埃塞俄比亞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國,因長期學習中共施行社會主義,並接受中共大量經援,一度成為世界上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而被西方媒體喻為東非「小中國」。

埃塞倣傚中共換取來的經濟增長,與中共對非洲的投資幾乎同步。2006年到2015年期間,中資在公路、鐵路、工業園區等眾多領域提供了超過130億美元的貸款。

中共的投資推高了埃塞的債務,吸引了大量中企前往埃塞淘金,令華人成為埃塞第一大外籍族群,但未能改變其仍舊是全球最貧困國家之一的現實。

埃塞俄比亞目前270億美元的外債,有一半來自中國,主要是大型基建項目投資。

隨著2018年埃塞加入中共的一帶一路,中國在埃塞的投資急速增長。中國目前已是埃塞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

不過,中共的擴張在2020年遭遇了埃塞內亂的嚴峻挑戰。

埃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與最北部提格雷州的反叛勢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簡稱「提人陣」)爆發的戰鬥已持續一年,並引發數百萬人流離失所的人道危機。提人陣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已被埃塞政府認定為恐怖組織。

其實,中共與埃塞內戰各方都關係匪淺。

提人陣(2019年前是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簡稱「埃革陣」)與中共同根同源。提人陣(埃革陣)在統治埃塞的20多年間,幾乎照搬了中共控制社會和發展經濟的所謂「中國模式」。曾因遮掩中共瞞報疫情而遭非議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就是提格雷人。

現任政府總理阿比雖被視為親西方的政治家,但他同樣親近中共,多次表達了對中共的讚賞和學習之意。另據防務網站Oryx報道,在這次內戰中,埃塞政府軍還購買了中共和伊朗的武器。

埃塞內戰的原因錯綜複雜,但直接誘因被認為是總理阿比推行的中央集權制,遭遇提人陣的暴力反抗。

不過罕有媒體提及的是,中央集權壓制下的民族政策,也是中共販售的「中共模式」的一部份。

埃塞內戰的前景難測,但中共投資非洲的戰略美夢幾可宣告破滅。

例如中共對埃塞最大的投資,耗資逾42億美元的亞吉鐵路,堪稱中共在非洲投資的縮影。

亞吉鐵路由中國鐵建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土集團」)承建,2012年開工。

2016年開通後,亞吉鐵路成為非洲第一條全電氣化跨境鐵路,也是非洲首條全產業鏈「中國標準」的電氣化鐵路。

亞吉鐵路終點吉布提港,承載著埃塞90%-95%的貿易流量。同時,其終點距離中共海外唯一軍事基地——吉布提保障基地,僅2公里。

雖然亞吉鐵路成為中共一帶一路的樣板項目,但並未如同中共宣傳那樣給埃塞帶來顯著的經濟效益。

實際上,參與投資和營運的中國各方損失慘重。

2016年亞吉鐵路正式通車後,採取「6+2」形式,即亞吉鐵路承建方中土集團和中國中鐵獲得亞吉鐵路6年營運權;之後將營運權移交給當地人,同時中方再提供2年的技術服務。

據埃塞媒體《Addis Fortune》2020年9月報道(超連結),2019年亞吉鐵路營收4,000萬美元,比2018年增漲了29%,但也僅能彌補每年7,000萬美元營運開支的一半略多而已。2020年上半年,亞吉鐵路運載了73萬噸貨物,收入也只是達到2,630萬美元。亞吉鐵路設計的年貨運能力為500萬噸。

2018年10月,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Sinosure,簡稱中國信保)首席經濟學家王穩在出席「一帶一路」基建融資論壇暨對話時表示,中國信保已被迫註銷亞吉鐵路的10億美元虧損。中國信保是中共央企,是中國唯一承辦出口信用保險業務的政策性保險公司。

與此同時,埃塞俄比亞因無力償還中共的債務,總理阿比於2018年9月與中共達成了延期還貸的協議,將40億美元鐵路貸款還款期從10年延長至30年。

不過,2020年爆發的戰亂,徹底粉碎了亞吉鐵路扭虧為盈的希望,亦可能將埃塞償還中國債務的期限無限後延。

在中共對非洲的投資中,虧損的亞吉鐵路並非孤例,稱得上是「一帶一路」的典型。

中共官媒新華社旗下《國際先驅導報》2016年8月16日的報道(原始超連結: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6/0816/1268529.shtml ),列舉了亞吉鐵路的前車之鑑,20世紀60年代中共援建的坦贊(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

坦贊鐵路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援外成套項目。承建亞吉鐵路的中土集團,前身就是負責援建坦贊鐵路的鐵道部援外辦公室。

該報道說,坦贊鐵路經營狀況卻並不令人滿意。坦贊鐵路設計年運量200萬噸,運量在1977年達到最高的127萬噸後便大幅下滑。如今,鐵路在貨源充裕的情況下依然連年虧損。維持運轉的資金和電單車設備,長期依賴中國援助。

多年來,中共一直優先考慮投資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為急於仿傚中共模式的非洲國家政府(從加納到莫桑比克)修建公路、橋樑、機場和發電站。然而中共與非洲的關係越來越具有爭議和不確定性。

截至2021年,中國連續13年蟬聯非洲最大貿易夥伴國。自2002到2020年間,中非貿易額增加20倍,從100億美元增加到2000億美元。

不過,中國並非是非洲最大的投資國,而是非洲最大的債主。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中國非洲研究中心(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 的最新估算,在2000至2019年間,中國金融機構與非洲共簽署了1141個債務協議,債務金額達1530億美元。

但與西方「債務陷阱」的指控不完全一致,亞吉鐵路和坦贊鐵路等投資案例都表明了陷入債務泥沼的不僅僅是接受援助的債務國,也包括了中國這個債權國。

分析:中共投資非洲的未來

2021年11月29日習近平影片連線出席了在塞內加爾首都召開的第八屆中非合作論壇,成為僅有的出席論壇的幾位政府首腦之一。而三年前他在北京主持上一次中非論壇時,非洲國家包括40位總統、10位總理前往參加。

中非論壇規格的大跌,顯然不是出自中共的政治意願。就在論壇召開之前,中共專門發表一份中非關係白皮書,稱與非洲的關係是其對外政策的重要基石。

無論是在歷史上幫中共突破國際孤立,還是現今對抗西方對中共的人權批評,非洲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

中共外交官吳建明在其著作《外交案例Ⅱ》中披露了當年贏得聯合國席位鬥爭的關鍵,就是向亞非拉地區提供「經濟技術援助」,其中援助重點就是非洲國家,包括中共援建的坦贊鐵路。

吳建明在《外交案例Ⅱ》中透露說,1971年10月聯大通過了恢復中共聯合國席位的決議後,毛澤東曾感慨說「是非洲兄弟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

而中共回報亞非拉盟國的則是經濟援助,儘管隨著中共「一帶一路」擴張戰略的推行,這種援助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受援國批評是債務陷阱。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告訴大紀元,「聯合國的一國一票,讓非洲成為中共很重要的票倉,所以中共會繼續投入非洲。」

他列舉了烏干達國際機場的例子說,「中共一直在用不公平的條款,簽訂合約,用債務套出非洲國家。你沒錢還債,就接收資產。」

《紐約時報》等外媒認為形勢發生了變化,中共正在非洲爭奪資源,包括綠色能源所依賴的鈷、鋰、鎳等稀有金屬礦產。其中包括,美國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參與創辦的渤海華美(BHR)公司,幫助中共控制的前國企洛陽鉬業集團從美國企業手中收購了儲量豐富但尚未開發的剛果鈷礦產。

黃世聰表示,「非洲有很重要的資源和礦產,所以中共不會放棄。但中共現在自己財政也很緊張,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樣大撒幣,所以只能是集中投資少數重點國家。」

而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李正修則認為,一帶一路已經失敗,中共只是為了面子,不能承認失敗,所以要繼續投注更大的資金。

他表示,中共在非洲的投資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中共造成了惡性循環。

「中共援助非洲有一個原則,就是不對非洲貸款提出任何要求。」李正修解釋說,「這其實意味著,中共並不要求這些借款最後被用於援助項目,這就導致很大一部份資金流入腐敗官僚手中,最終造成了惡性循環。」

他總結說,「非洲一邊嚴重依賴中共,另一邊又想擺脫一帶一路的債務。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早在中共與西方爭奪非洲稀有金屬資源之前,越來越多的非洲人士也認為,中共在非洲實行的是一種新的殖民主義。例如時任尼日利亞央行行長Lamido Sanusi曾於2013年3月12日在《金融時報》刊文說,中共在非洲援助基礎設施,進行採礦,拿走了非洲的自然資源,再轉回身向非洲銷售製成品,這就是殖民主義的真髓。#

(大紀元記者駱亞對本文有貢獻)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