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21世紀中國最具影響力的青年」、管理幾百億資產帝國的掌門人朱一棟被判處無期徒刑。他曾經擁有的光環和大起大落的過程,讓知道他的人都唏噓不已。

生於1982年的朱一棟是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縣人。 2005年,朱一棟從加拿大約克大學國際貿易系畢業。回到中國後,朱創辦了一家化工科技有限公司,3年後這家公司被風險投資機構收購了。

隨後,朱一棟回到老家,接管了父親一手經營的阜寧稀土廠。憑藉手中的資金,朱一棟將該廠在外部的股權全部收購,使公司從合夥制變成家族企業。朱一棟很快就成了「阜寧首富」。坊間傳言,他出手闊綽,曾購入4,700萬元(734萬美元)的阿斯頓馬丁為其座駕。

但是,年輕人往往不願踏踏實實的做實業,特別是嘗過資本的甜頭的人。 2011年5月,朱一棟和另一個富二代趙卓權,在中國最大城市上海合夥創立了「阜興金融控股集團」(後改為阜興實業集團)。趙卓權是浙江省紹興人。 「阜興」二字即分別取自兩人的家鄉——江蘇阜寧和浙江紹興。

2011年正值中共房地產市場限購限貸政策,成交量不斷萎縮,房企融資困難,資金鏈紛紛吃緊。這給了阜興集團一個機遇,他們通過手中的閒置資金為房地產項目提供「過橋資金」,從中賺取「過橋費」。過橋業務的開展,讓阜興集團在大上海迅速站穩腳跟。

可是,過橋資金需要周期,他們必須等待每個項目周轉出現金流之後,才能再投資下一個項目。如何才能賺取快錢呢?朱一棟的腦瓜好使,看中了他人的錢袋——投資者。

「阜興系」在幾年的時間裏,先後成立了四家私募基金。這些私募基金產品後來成為了阜興集團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據中共證監會事後統計,阜興系共計發行了160個基金產品,募集資金368.54億元(57.6億美元)。

有了錢之後,還要讓錢再生錢。阜興集團喜歡以低價去承接一些破產重組的項目,或者併購一些擁有不動產的項目,以此作為資本運作的基礎。憑這些資產,阜興集團可以做三重融資:第一重,將該項目以評估價的半價抵押給銀行,獲得融資;第二重,將項目股權質押給金融機構,再獲得融資;第三重,向個人或金融機構發行權益類產品。

朱一棟還通過親屬以及內部員工註冊了不少空殼公司,讓這些項目方、基金方看起來相互獨立,都與阜興系沒有甚麼關聯,從而規避監管。而實際上,這些人都不過是「代持」而已,真正的控制人只有一個,就是朱一棟本人。

趙卓權去哪了?他有點害怕。趙卓權認為,如果發展太快,運作的風險太大。但是朱一棟不這麼想,於是他把二人當初的持股比例從51:49調整成為70:30,從而進一步掌控了阜興集團。

朱一棟憑借自己對金融的領悟,經過不斷的收購、融資、加大槓桿,以及各種資本運作,阜興集團在短短的幾年中,就發展成為橫跨地產、金融、貿易、稀有金屬、傳媒、健康醫療及資產管理等的龐大集團。 2017年該集團資產管理總額超過350億元(55億美元),貿易總額突破300億元(47億美元)。

30出頭的朱一棟被譽為「中國新興民企代言人」,「21世紀中國最具影響力青年人物」,還被推選為江蘇省人大代表,身上有了各種光環。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貴人變災星

一個人如果總是順風順水,未必是好事,特別是跟資本打交道,就像在賭場上一樣,誰能保證自己總是贏家?

隨著阜興集團的發展,朱一棟又瞄上了另一個市場——股票。 2015年後,中國股市進入熊市,但是熊市未必是壞事,或許也是抄底的機遇。

通過阜興集團的一系列動作可以看出朱一棟的大致思路:通過新成立的資本管理公司,控制上市公司的股權。將這些股權質押給金融機構,可以獲得融資,繼續放大槓桿,同時等股價抬升後高位套現,獲得利潤。

2016年3月,朱一棟與上市公司大連電瓷的實際控制人達成初步收購意向。但是,朱對這筆交易並不是太放心,於是他打算同時走明、暗兩條路。朱一棟一邊與大連電瓷保持聯繫,另一邊他聽從下屬的建議,準備先從二級市場買入,從而避免收購失敗。

同年6月,朱一棟通過下屬推薦,結識了素有「華北第一操盤手」稱號的李衛衛。李比朱小四歲,有操盤經驗,朱對他也很器重,希望李幫忙在二級市場上拿下大連電瓷的更多籌碼,並配合做大市值。雙方欣然簽訂理財協議——由李負責從場外操作交易,阜興集團提供配資保證金。朱甚至將阜興集團的配資賬戶也交給李衛衛使用。

交易地點一開始在北京,後來搬到上海五星級富建酒店的總統套房。據悉,該套房每晚的費用為15,000元(2,340美元)。阜興集團還為李衛衛等人採購了40台筆記本電腦及相應的網卡和路由器等。李衛衛的隨從、保鏢、交易員的餐飲住宿等費用全部以李衛衛的名義在阜興集團掛賬。

朱一棟顯然把李衛衛當成了自己的貴人。

李衛衛使用400多個賬戶交易,他的操盤確實起了作用。從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連電瓷累計上漲114%,最高時漲幅高達170%,賬面盈利超過6億元(9,375萬美元)。

其實,2016年9月,朱一棟已經完成了對大連電瓷的收購。如果他們裏應外合,或許真能蒙騙股民並大賺一筆。可是,問題就出在李衛衛身上,他過於自信了。

李衛衛在為朱一棟操盤的同時,也通過高槓桿配資,交易其它股票為自己謀利。 2016年10月底至11月初,大連電瓷的盤面走勢不穩,股價因多次強行平倉而大幅下挫。阜興集團不得不利用手中的資管產品在二級市場緊急「護盤」。

李衛衛雖然逃過一劫,但他並沒有吸取教訓。 2016年12月至次年4月期間,李衛衛仍通過高槓桿私自交易其它股票。 2017年2月底,因相關股票連續跌停,致使李衛衛配資賬戶全面爆倉,配資方將相關賬戶中持有的大連電瓷強行平倉。大連電瓷在連續兩個交易日跌停後以「重大資產重組」為由緊急停牌。

2017年12月6日,大連電瓷復牌後仍連續跌停。阜興集團在大連電瓷的股票上最後以失敗告終,至2018年3月合計虧損5.51億元(8,594萬美元)。

據中共證監會事後不完全統計,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期間,阜興集團控制的個人銀行賬戶共計向李衛衛控制的賬戶支付約7.46億元(1.2億美元),向李衛衛合作配資方的其它銀行賬戶支付約9.21億元(1.4億美元)。由於李衛衛採用高槓桿操作,他可以操縱的資金多達幾十億元。

在相對平穩的熊市期間,一支普通股票異乎尋常的大起大落,早就引起了監管機構的注意。查起來也不難——幾百個私人賬戶,每天只交易一隻股票,而且每人都是日進斗金的股神。監管機構同時還監測到一個10億元(1.6億美元)級別的機構賬戶,也頻頻交易大連電瓷。順藤摸瓜,背後都指向了同一個老闆,阜興集團浮出水面。

2008年1月30日,中共央視曝光了這一股價操縱過程。所有投資者的目光都因此轉向了阜興集團,人們赫然發現,阜興集團的大量私募資金都沒有投向當初設計的約定用途。

虧損錢財不算甚麼,最怕的是失去投資者的信心,特別是像阜興集團這麼大的槓桿。當投資者大規模擠兌的時候,朱一棟再怎麼輾轉騰挪也無濟於事了。

隨著阜興集團資金鏈斷裂,私募產品大面積兌付逾期,2018年6月25日,朱一棟徹底失聯,留下了約300億元(47億美元)的資金黑洞。阜興系旗下的300多家企業群龍無首,瞬間大亂。阜興系大膽經營了7年,一招不慎,全盤皆輸。

兩個多月後,朱一棟被警方從他國羈押歸案。又經過了兩三年時間的審理,此驚天大案才塵埃落定。 11月22日,上海第二中級法院公告:阜興集團非法集資金額達565億餘元(88.3億美元),案發時未兌付218億餘元(34億美元)。因此對阜興集團處以21億元(3.3億美元)罰款。

年僅39歲的朱一棟因犯集資詐騙罪、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款1,500萬元(234萬美元)。他的拍檔趙卓權沒能脫身,也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款800萬元(125萬美元)。

此時再看朱一棟和他的阜興集團,就像他們自己操縱的大連電瓷的走勢一樣,在熊市中異軍突起,到達頂峰之後迅速滑落。@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