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台北舉行的第58屆金馬獎,多部香港電影角逐獎項,其中羅卓瑤憑《花果飄零》贏得「最佳導演」,李駿碩執導的《濁水漂流》獲「最佳改編劇本」,而周冠威執導的《時代革命》則得「最佳紀錄片」。

當頒獎人宣布《時代革命》獲獎時,全場掌聲雷動,身在香港的周冠威透過視訊致謝,說:「希望這個作品是屬於每一個有良知、有公義、為香港流過眼淚的香港人。」又說盼望這部電影的存在,能給身處不同地方的香港人帶來「一份安慰、一份擁抱」。

一部不能在香港上映的香港電影在台灣得獎,意義非同小可。因為《時代革命》的存在,今屆金馬獎已註定寫入史冊——它不僅是一般的電影頒獎典禮,更是自由世界的象徵。

因此,蔡英文昨晚凌晨在 Facebook 發帖,不但提及得獎的3部港片,更兩次強調「自由」:她說在金馬獎「看見華語世界裡面最自由奔放的電影作品」;又說「台灣的金馬獎不只是電影人的家,也是所有自由創作者的家」。對照着特區領導和眾多港媒對於金馬獎,尤其是《時代革命》得獎的沉默,蔡英文這兩句話實在非常諷刺。

《時代革命》是一部長達152分鐘,以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主題的紀錄片。影片以「編年史」形式,呈現整個運動逐漸升溫,終致不可逆轉的過程,更訪問了不同群組的抗爭人士(包括社工、記者、蒙面示威者等),讓觀眾更容易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

不妨說,《時代革命》的精髓甚至偉大之處,不單在於它記錄了一場香港人追求自由的集體運動,更在於它試圖呈現個體的人性和人心。諷刺的是,「個體」、「人性」和「人心」這三大元素,正是有強權無公理的政權一直要消滅淨盡的東西。

《時代革命》能夠如何透過人心來影響人心?支持2019年抗爭運動的香港人,觀後感應該不難想像。至於一般藍絲、元朗白衣人、香港警察,甚至普通大陸民眾等,我暫未聽聞他們有看過《時》,所以也無從說起。但電影已在台灣首映,台灣人的觀後感就很值得注意了。容許我節錄幾段文字。

署名「小白的窩」的台灣人說,看了電影,只覺得支持政權的一方,「除了錢和被洗腦多年的黨國思想外,我真想不出任何其他論述面向」:

「身為紀錄片愛好者,我總是嘗試反思片中呈現角度的公正性與主客觀程度,因為紀錄片肯定皆有其營造方向和目的。本片也不例外,我亦嘗試邊看邊思考如果今天是從藍絲——港警、白衣人、建制派、親中者——的角度去看,看那些他們所謂的『暴民』、『暴動』,會是甚麼景象?還有,未參與運動者如上班族(如我許多香港同事)、中高產階級等,他們又是何種想法?對後者族群來講,我知道許多人是出於無奈,但不投身不代表不支持或不同情——潛在黃絲很多。但對前者而言,說真的,除了錢和被洗腦多年的黨國思想外,我真想不出任何其他論述面向。在這場兩造勢力極端不均衡的對抗中,在這部無需太多刻意鋪陳便能令眾生明白的片子裏,相信我們都透徹看懂了無私及其相反詞的定義。」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所博士生黃彥瑄在《時》中,看見了香港警察的暴力,以及比電影《十年》劇情更荒誕的現實: 「《十年》上映的4年後,『反送中事件』的發生卻將香港推進了更黑暗的惡夢中。在《時代革命》中,裝備精良的港警毫無底線地不停向示威群眾發射催淚彈。當示威者要進入港鐵時,警察會將他們捉回街頭後再用警棍痛毆並報復式踩壓示威者頭部;又或是在成功壓制民眾後,繼續對著他們的眼睛噴灑胡椒噴霧。我們還可以看到在2019年8月31日的『太子站事件』中,警察帶著胡椒噴霧衝向了列車內手無寸鐵的民眾,並手持警棍進行無差別式的攻擊。對外則封鎖『太子站』,禁止救護人員進入,大言不慚地對鐵欄外的群眾喊著:沒人受傷、不須救護。

「影片中的女性受訪者曾說,這些催淚彈實際上對人體有著慢性傷害,當經期來時,經血都是黑褐色的。2019年的香港,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作嘔的催淚彈味,暴力的氣息在周圍瀰漫。周冠威在見證了香港近幾年的變化後,感慨地說:『《十年》是我們不想見到的將來,未料到,真實見到的痛苦更劇烈』。」 

台灣影評人如履寫了一篇長長的影評,記下了電影講述的真相: 「雖然在社會的動盪混亂之下,香港政府和許多親中媒體都將走上街頭的抗爭者稱之為『暴徒』,但就如同《時代革命》片中多位警察手持警棍毆打趴在地上的年輕人,將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射向手無寸鐵的平民,縱容黑幫份子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犯罪行為,以及在暴力執法後拒絕讓救護人員進入地鐵站替傷者治療,《時代革命》透過畫面還原真相、拆穿港府的謊言,難道這樣的所作所為就是正當合理的嗎?」

如履在結論中更說:「毫無疑問,這次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長片的《時代革命》既是一篇條理分明且渲染力極強的反送中論文,也是我近年看過最震撼且觸動人心的電影。即便早就有心理準備,但這部片尾演職人員名單除了導演沒有人能用本名的偉大作品卻依然能讓人從頭哭到尾,內心激動複雜的情緒甚至在搖搖晃晃地走出戲院後仍無法平復。」 

從以上幾段文字,可知《時代革命》不但令有良知的香港人泣不成聲,就是一般台灣觀眾也被震撼得「搖搖晃晃」、「從頭哭到尾」。我認為,這些普通觀眾的真情實感,比起金馬獎的榮譽更能證明《時》的成功。這種閃耀人性光輝的成功,在垃圾政治宣傳片中是永遠不可能出現的。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金馬獎只是《時代革命》進入歷史時刻的起點,下一站也許是奧斯卡。至於它的終點,我希望,它將會在香港回歸自由文明世界的那一天,在它的家鄉盛大公映。

「不是時代選擇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電影中一位抗爭者如是說。讓我謹向周冠威導演的勇敢選擇,再次致敬!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