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星人訪談錄》中,其中提到在8,000年前,外星人艾蘿的星球,也就是同領地(The Domain)建在喜馬拉雅山上的基地被摧毀了,所有人員在一夜之間消失。那麽這個基地是被誰摧毀?這些消失的外星人又去了哪裏?

上古核武器

外星人艾蘿介紹說,同領地在80億年前就開發了時空旅行的技術,可以在一天內穿越數萬億「光年」的距離。之後他們就派出遠征軍開疆拓土,征服其它星系,那些被「征服」的星球直接併入同領地的版圖,既不需要當地居民的同意,也不用協商。外星人的世界好像跟地球差不多,也是「兵征天下,王者治國」,以武力取勝。不過這種征服方式有個很大的弊端,就是大家都會擴軍備戰,最後發展出超級武器,傷人傷己。

比如說,白堊紀的恐龍滅絕事件,一般認為是小行星撞地球的結果。然而艾蘿卻說,是星際大戰引起的。那時地球和附近的行星都被原子能武器轟擊。原子彈爆炸引起的大氣輻射和微塵,非常像火山噴發的情形,遮天蔽日。自那時起,銀河系這一區域的大多數行星,都已變成了無法居住的不毛之地。

科學家們在這個時期的地層中發現過一種奇怪的玻璃珠子,只有在一定高溫和高壓下才能形成,這種條件,可能是隕石撞擊,但也有可能是核爆炸。更為神奇的是在北非的沙漠地區有一種黃綠色的玻璃,叫做「利比亞沙漠玻璃」,跟在進行核試驗後附近沙丘上出現的玻璃晶體基本上是同一種物質。

上古時代的印度,有兩大著名的梵文史詩之一《摩訶婆羅多》記載了在恆河上游發生的兩次遠古大戰。其中描述的超級武器駭人聽聞:「這種武器發出可怕的灼熱和狂風,使得地動山搖,河水沸騰,敵兵會被瞬間燒死,如同焚焦的樹幹……古爾卡向敵方發射了一個火球,它具有整個宇宙之力,赤熱沖天的煙火柱,其亮度猶如一萬個太陽。」

千百年來,人們都認為這不過是古詩人誇張的描述。但是,當1945年兩顆原子彈在日本爆炸後,許多學者突然想到:這簡直就是原子彈爆炸的真實記錄!不僅如此,還有人在考古界找到了物證。

1922年,巴基斯坦的馬享佐達羅(Mohenjo-daro)古城重見天日。這座古城大約在4,000年前被忽然棄用。在廢墟中發現了44具骸骨,形態各異,但都是在猝不及防中死去的姿勢,令人費解。考古學家戈爾博夫斯基(A. Gorbovsky)在多具骸骨中發現有放射性物質超標的現象,另外一些骸骨有「高溫加熱的痕跡。」此外,古城中有一個大約45米見方的區域,一切物體都在其中結晶、融合或者玻璃化,研究人員認為這是由瞬間高溫又快速冷卻造成的。這種現象一般在核武器爆炸現場可以看到。所以有不少開明人士認為,馬享佐達羅的出土,證實了《摩訶婆羅多》描述的上古核武器確實曾經存在過。

1945年,當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後,艾蘿他們也很緊張的。因為從經驗上來講,當一個文明發展到出核武器的時候,如果不好好掌控,離自我毀滅也就不遠了。

地球監獄

大約10,000年前,遠征軍的大部隊進入了銀河系。那時銀河系有個中央政府,總部設置在北斗七星尾部的星群之中,艾蘿稱之為「舊帝國」。「舊帝國」也是一個高科技的文明,不過顯然不如同領地文明來得發達,所以他們的大本營很快就被同領地遠征軍用電子炮攻剋了。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舊帝國」其實還有很多隱蔽的基地,散落在銀河系各地。

同領地為了向遠處鋪路,開始在太陽系設基地。一開始是在位於地球附近的小行星帶,月球背面等地方。到了8,200年前,他們開始在地球上設置基地,地址選在喜馬拉雅山脈靠近巴基斯坦與阿富汗邊境的地方。他們在山肚子中挖了個空心大洞,巨大的空間可以容納各種飛船和3,000名駐軍,進出口是在山頂。基地安置好不久就被「舊帝國」殘部攻擊,基地成員全部下落不明。指揮官趕緊派遣搜救隊來地球搜尋。然而這些搜救隊員們也同樣消失了。同領地遠征軍馳騁疆場,征服過不知多少的銀河系,卻從沒遇過這樣的怪事。

經過很多年的小心查訪後,他們終於發現,原來這些失蹤的隊員都被洗腦後關在地球上。而整個地球,其實是個大監獄,被用作流放之地,而且已有數百萬年的歷史了。

被送到地球的生命首先會遭受一種高強度的電擊,用來消除記憶,類似精神病院用來制服病人的那種,不過電壓會高很多,對記憶清除得非常徹底,連原本擁有的能力也一一清除。下一步是催眠,往空白的大腦中灌輸虛假身份訊息。之後這個生命就會被送入地球的輪迴系統,寄居到一個生物體中,隨著這個身體一起呱呱落地。寄居的身體死亡後,逸出的靈魂立刻就會被遍布銀河系的一種「電子過濾網」捕獲,經過同樣一番失憶處理後再次被送回地球。

這些記憶缺失的生命往往對自己的軀殼十分呵護,因為他們總認為那是他自己。然而這個身體非常難以伺候,冷了、熱了、渴了、餓了都不行,當生病時,就更折磨人了,他們一生都在為這個身體疲於奔命。對於一個擁有永恆的靈魂的生命來講,這是一種比死更痛苦的活法,儘管那個失憶的自己可能並不知道。

不管曾經是多偉大的生命,只要進入了地球這個輪迴系統,就再也逃脫不了。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不管曾經是多偉大的生命,只要進入了地球這個輪迴系統,就再也逃脫不了。示意圖。(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幾千年來,儘管艾蘿他們陸續找到了那些失憶的隊員,但是卻沒辦法把他們帶離地球。那套過濾網系統實在太强大了,任何試圖逃離地球的生命都會被它立即捕獲,電擊洗腦後再送回去。不管曾經是多偉大的生命,也不管是以甚麽理由來地球的,只要進入了這個輪迴系統,就再也逃脫不了。艾蘿找過這些電子過濾網的控制中心,試圖摧毀它解救被關押的隊員,但是怎麽也找不到它在哪裏。想要離開地球,目前似乎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自己恢復記憶與能力。8,000年來同領地想盡了各種辦法幫他們恢復記憶都是徒勞。時至今日,那些失憶的隊員依然是地球上的居民,精心伺候著自己寄居的身體。

兩個逃脫樊籠的智者

然而2,500年前,卻有一位地球人憑藉一己之力就突破封鎖,越獄成功。外星人艾蘿也十分佩服。掌握時空旅行技術的高科技文明研究了幾千年都做不到的事情,一個看似渺小無能的地球人赤手空拳就做到了。

老子被艾蘿稱為偉大的智者,因他成功逃脫地球樊籠。(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老子被艾蘿稱為偉大的智者,因他成功逃脫地球樊籠。(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這位地球人就是老子。艾蘿稱他為偉大的智者,認為他對一個永恆生命的了解一定已經非常徹底,才能有如此大的能力。艾蘿甚至還用英語去背誦《道德經》中的語句。其中一段說: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意思是說,一個人之所以遭受著巨大的痛苦,是因為他擁有一個身體,如果沒有身體,他還能有甚麽痛苦呢?

另外還有一位找到突破方法的就是釋迦牟尼。不過艾蘿說,佛陀最初的教導,都在千年之後被塗改或遺失了。這是件非常遺憾的事。

釋迦牟尼40幾年的講法和老子《道德經》的共通點,是說了一個「德」字。(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釋迦牟尼40幾年的講法和老子《道德經》的共通點,是說了一個「德」字。(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那麽這兩位大能力者有甚麽共同之處,能讓他們成功逃離地球監獄呢?有位聖人說,釋迦牟尼40幾年的講法和老子的《道德經》都是說了一個「德」字。而事實上,在我們5,000年輝煌的古老文明中,雖然朝代有更替,版圖有變換,但是文化總是一脈相承,這個「德」字始終貫穿其中。帝王將相講究「以德服人」,手中有權力不可隨便使用,要敬天地,愛臣民。普羅大眾,販夫走卒講究「積德行善」,「毋以善小而不為,毋以惡小而為之。」各行各業也都是以德為先。就算是動武,也得先講「武德」。都說我們5,000年的文化是神傳文化。如果艾蘿說的都是真的,那麽這個古老美麗的「德」字或許就是神傳給我們可以找回自我,逃脫地球樊籠的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