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日前透露有機會重啟野豬狩獵隊。前西貢野豬狩獵隊成員湛貴勝昨日(20日)接受訪問時表示,往日獵殺野豬後,便會將野豬的屍體分發給成員帶回家食用,或拿到酒樓烹煮食用。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就質疑相關處理是「假公濟私」,質疑是否合乎守則。

湛貴勝昨日接受Now新聞《時事全方位》訪問時表示,70年代他作為新界鄉村巡邏隊駐守時,曾是穿山甲狩獵隊的一員。他又說,當年因為新界沙頭角村的農作物遭到野豬破壞,漁農處嘗試使用鐵籠解決問題後亦得不到改善,因此組織新界鄉村巡邏隊內持有槍械牌照的成員組成野豬狩獵隊,「那時新界有兩隊,西貢有10人,大埔不記得有多少人。」

湛貴勝續說,當時狩獵隊成員需在警察部考槍械牌照,其後因為野豬數量減少以及村民陸續遷出,狩獵隊便停止運作,後來他與其他狩獵隊成員組成民間狩獵隊,在漁農處接獲投訴後便隨警員上山,並進行獵殺。

湛貴勝透露,當時會帶同狗隻狩獵,野豬的屍體將會由狩獵隊成員分食,或是拿到酒樓烹煮食用,同時宴請警員進食。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表示,狩獵隊捕獵野豬後分發屍體食用的做法是「公開的秘密」,質疑是否合乎守則。又質疑漁護署發出狩獵牌照時,有沒有行動指引,「如果沒有指引,任由野豬狩獵隊自行處理,這樣的發牌做法,市民又是否安心?」

麥志豪補充,大部份狩獵隊成員都是退役警員,若成員在狩獵後進食野豬及宴客等私利,是「假公濟私」,有違保護市民財產的原意。他表示,重啟民間野豬狩獵隊是最壞、最淪落的情況,擔心狩獵隊欠缺公開機制,難以駕馭狩獵隊操守。@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