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澳洲婦女在自家後院發現一隻受傷的小狗時,她以為是一隻狗或狐狸。經過DNA測試,原來是一種瀕臨滅絕的野生丁格犬(dingo,澳洲野犬)。兩年過去了,這隻幼犬目前已成為繁殖計劃中的關鍵角色。

2019年8月,「一個冬天的早晨,住在澳洲偏遠高山小鎮萬迪利貢(Wandiligong)的傑恩‧吉尼(Jayne Guiney)被哀嚎叫聲驚醒,她循聲發現一隻毛茸茸的野生小動物蜷縮在後院草叢中。」澳洲丁格犬基金會(Australian Dingo Foundation)主任林‧沃森(Lyn Watson)告訴《大紀元時報》,「她把它帶入室內取暖,餵它食物和水。」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傑恩注意到它「爪子帶血」,帶著它去見了阿爾卑斯動物醫院(Alpine Animal Hospital)的野生動物獸醫貝克‧戴(Bec Day)博士。小狗背上有爪子抓過的痕跡,她猜想可能是一隻猛禽想吃掉它。

戴博士將小狗的DNA樣本發給了新南威爾士大學(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遺傳學研究員凱莉‧凱恩斯(Kylie Cairns)博士。

這隻幼崽以它被發現的城鎮命名為萬迪(Wandi),並被送到位於維多利亞州(Victoria)馬西頓山脈(Macedon Ranges)山麓的、林所在的丁格犬探索保護區和研究中心(Dingo Discovery Sanctuary and Research Centre)。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由於設備故障,林和她的團隊花了好幾個月才通過萬迪的DNA確認它是隻純阿爾卑斯丁格犬。

據34歲的保護區經理凱文‧紐曼(Kevin Newman)稱,澳洲丁格犬經常被視為牲畜的威脅,並在許多地區受到致命(毒劑)控制。但林說,普通的丁格犬每天只消耗350克到500克食物,相當於「幾隻肥蜥蜴或叢林鼠」。

「多年來,科學家認為,維多利亞州沒有純種的丁格犬了。」凱文解釋說,「但萬迪的DNA測試證明事實並非如此。但知道阿爾卑斯丁格犬,在野外最受威脅的動物,仍然在這裏野生環境中生存下來時,我們都非常震驚。」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凱文在Instagram上宣傳了萬迪的故事;迄今為止,該頁面已積累了近6萬名粉絲。

「與此同時,『萬迪』已經成長為一隻驕傲而英俊的動物,與我們一隻圈養雌性動物赫敏(Hermione)結合在一起。」林說。

萬迪甚至還啟發法維爾‧帕雷特(Favel Parrett)寫了一本書,為孩子們重述了這隻幸運小狗從天而降的故事,該書於9月29日出版,收入將捐給澳洲丁格犬基金會。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2021年,萬迪成為了六隻幼崽的父親。

「你可以在它的Instagram上看到一些幼崽的照片。」凱文告訴本報記者,「這是我們工作的一個重要部份,確保了純種丁格犬未來的生存。」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現年近80歲的林,在她已故的丈夫彼得(Peter)於2002年退休後,一起創辦了丁格犬探索保護區。彼得在10年前就通過議會立法擁有合法的丁格犬所有權,成為該州養犬俱樂部的主席。

純高山丁格犬是一種完全由自然產生的物種。它們曾經受到原住民的敬重,但從18世紀開始被歐洲牧羊人妖魔化並滅絕。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這種滅絕行為一直持續到今天。在分享了一張懸掛丁格犬屍體的照片後,林懇求道:「需要讓全世界意識到……我們必須相信,其中有些是萬迪的親戚,因為這個場景離它的起源地並不遠。」

自從萬迪出現後,丁格犬探索保護區又成了四隻純種丁格犬孤兒的家。

你可以在Instagram上關注它們的旅程。#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澳洲丁格犬基金會提供)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