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早前才強硬要求市民進入政府機構轄下場所時必須使用「安心出行」,以防疫的角度,強制監控市民行蹤,企圖以此「清零」,恢復通關。然而,香港的防疫政策果真就是對症下藥了嗎?香港本地個案清零了嗎?截至11月17日從政府網站的數據可見,香港的確診的病人,多為海外輸入個案。可見真正需要防毒的對象,是從境外而內的。然而,當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道理的時候,我們「偉大」的港共政權,又在做著甚麼呢?

政府發言人在11月5日又宣布,將從外國入境檢疫豁免名單上剔除的人員包括公司董事,參與應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專家或國際組織人員,機組人員以外的航空公司管理人員,以及銀行、證券、保險行業的行政、管控人員。那麼,到底是誰在一邊監控限制人民,卻又在另一邊默許「病毒」的輸入。可笑嗎?那麼?我們一直在配合著「防毒」為名的政策到底是不是白做了呢?

除此之外,新一屆港共立法會選舉在即,這些政府轄下的投票場所,本應是要貫徹「防毒」措施的,怎麼卻又忽然可以豁免投票的市民使用「安心出行」了呢?筆者推測,大概是今年的選舉,新一代的年輕選民已經斷了層,只剩下年紀大的老人家,而他們大多不懂如何使用智能手機,為了保障有一定的投票率來確保立法會的認受性,於是政權又再一次把「龍門」搬走,以吸引市民前往投票,並拉攏中間派別的市民。

以上種種可見看出港共政府到底是真的以市民的福祉為前題來推行政策,還是以政治任務來衡量政策應該如何實施。政府只不過是為了保持選舉的認受性,以免招人詬病罷了,因此今屆的立法會選舉,其實選與不選又有何分別呢?一邊是禽獸,另一邊是畜牲,若是這樣,筆者寧可選一隻野豬來當議員了,至少他知道哪些是危險的敵人,懂得拼死反抗。選舉結束後,定當有聲音質疑選舉結果,這時國安處又可以借「顛覆國家」之罪以塞悠悠眾口,並會表示選舉有足夠的投票率,結果是合情合理合法云云。所謂的「防毒」政策,揭開那塊遮羞布後,我們不難發現這只是港共政權的無恥「防毒」技倆而已。

因此,我們別再活在政府以防疫為偽命題的惡法之下了,這些都不過是借「防毒」之屍,還「監控」之魂的糖衣毒藥,讓你潛移默化在他們監控底下的女巫糖果而己。◇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