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新華社於11月16日發布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所謂「第三份歷史決議」,決議中對「文革」、「六四」等的表述,沒有脫離中共過去的文件的敘述,對毛澤東的錯誤的表述也沒有大的變化。觀察家們指出,決議避開了一些關鍵問題,如法輪功問題。

胡平:關鍵爭議習「虛晃一槍」

在長達6,600多字的習近平對決議的說明中,習近平表示,中共歷史上的重大是非問題,前兩份歷史決議「基本都解決了」,基本論述和結論至今仍然適用。

中共前兩份歷史決議,分別是1945年六屆七中全會《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1945年由毛澤東主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毛澤東對「王明路線」的否定。

1981年鄧小平主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則是在「文革」之後,全盤否定毛澤東文革路線。這份決議將文革稱為「內亂」,強調「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毛澤東的罪過被開脫。但提及造成「文革」的是「黨的權力過份集中於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

旅美學者、《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11月1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關於反右、文革這些歷史問題的寫法,應該就是遵循前例,並沒有給出新的說法。

但胡平認為,對鄧小平時期的第二份歷史決議中提及的「毛澤東的錯誤」,第三份歷史決議的表述實際上是虛晃一槍。

「第二份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吸取毛澤東的錯誤的教訓,那就是要反對個人崇拜。反對權力過份的集中於個人手中,反對破壞集體領導原則等等。」

「那麼這些話,現在看起來就是針鋒相對。但是他(當局)又不敢公開否定這些話,所以他就虛晃一槍,避開提及個人崇拜等。」

官方有關中共六中全會的歷史決議「說明」中說,前兩個歷史決議「其基本論述和結論至今仍然適用」,胡平說,這是用一句空話帶過去了,「不敢具體說是甚麼結論」。

橫河:中共決議避開一件大事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影片節目中則提到,中共決議避開一件大事。

橫河說,這個決議中的第三階段所謂「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中共最重大的兩個政治事件,只提到六四「嚴重政治風波」,而另一個迫害法輪功,一字未提。

橫河說,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認為那件事不重要,不值得在決議中提出,但這完全不可能,因為作為時任黨魁江澤民親自拍板的重大決策,親自發動的政治運動,還專門成立了政治局常委級別的領導小組來領導,被作為反腐重大成就宣傳的周永康就是該領導小組的組長,今年倒台的兩個公安部副部長都分別擔任過該領導小組的辦公室主任,對中共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中共高層大多數都認為這不是一件見得了人的事情。」

橫河說,中共高層一直到2013年,即鎮壓14年後才第一次公開了這個領導小組及其610辦公室的存在,現在不寫進去和當年不公開的理由對某些人,如江派人馬可能是一樣的,而另一部份人,很可能就是覺得沒有必要替他人揹黑鍋。

據同時發表的還有全會上就決議習近平所做的說明,習近平說明他自己擔任該決議小組組長,王滬寧、趙樂際擔任副組長。在政治局常委領導下,在徵求意見後對決議做了547處修改,徵求意見的包括所謂「黨內部份老同志」,在提交全會前常委開了3次會議,政治局2次會議進行審議。

王滬寧和趙樂際被不少觀察家認為是江澤民派系人馬。

橫河表示,前述所謂「黨內部份老同志」,無疑就是退休的原常委級別的,也就是各大利益集團的後台老闆,表面上幾句話,反映的是各派後台激烈較量的結果。

郭育仁:六中全會決議粉飾太平

六中全會決議全文超過3.6萬字,其中大部份篇幅描述習近平上台之後的所謂「功績」。和今年出的新版黨史一樣,最大的篇幅是講十八大之後。

台灣國策研究院行政總裁郭育仁16日晚間對《大紀元》分析說,縱觀整個決議文是在粉飾太平,為了鞏固中共統治的合理的正當性。

「全文看完之後,簡單地說,它就是在幫習近平做化妝師。他(習)執政出現了很多問題,包括台灣的問題處理得亂七八糟,可是它寫習近平解決台灣問題是有總體的戰略,依照這個總體戰略觀來取得一定的成果。」

郭育民認為,中共的決議在講到其黨的理論時,特別提到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思想是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就是提到主義的高度了,「我覺得這句話非常重要」。

他認為,這個決議一切都為了維護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以及對內實行高壓統治的合理性。

李林一:中共對歷史問題的定性是政治文字遊戲

有關1989年「六四」事件的表述,中共六中全會出爐的歷史決議寫道:「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導致1989年春夏之交我國發生嚴重政治風波。」

此前,1989年六四事件過後,中共一度在較長時間改以「政治風波」取代「反革命暴亂」。但北京當局在2018年改革開放40年大事記、2020年前中共總理李鵬的訃告,以及今年的中共「100年大事記」中,對六四事件交替使用了「政治風波」、「動亂」、「反革命暴亂」等形容詞,逐漸回到以往的強硬定性。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表示,「六四」用了「嚴重政治風波」一詞,這個沒有必要過度解讀。這個詞以前中共也經常用,但是並不代表習會改變「六四」的官方定性。你從習一味捧江、胡等文字表述就可以看得出來。雖然江與習處於對立的派系,但習仍然以保中共為主,不願動江。目前的習沒有跡象想去觸動六四這些問題。

李林一強調,中共官方對文革和六四的表述,這些年所有的演變,都是政治需要支配下的文字遊戲,人們其實不必隨著起舞,對中共本身抱有任何幻想。#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