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三天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11月10日閉幕,推出中共百年黨史上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並發出公報,不過目前尚未公布全文內容。

專家分析,六中全會公報隱含三密碼:極力包裝「新時代」的詭異;明捧暗貶鄧小平;「3個成就」是「指鹿為馬」。另外,反腐變成權鬥工具,而共產黨就是腐敗黨,貪官沒了中共也崩潰了,習全力反腐也就成了共產黨的掘墓人。

密碼一:為鞏固權力包裝「新時代」

公報中,中共百年黨史被分為:毛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鄧、江、胡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習近平執政以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

大陸作家、時評人李希(化名)向大紀元表示,「習近平為了成為新時代的核心,為了主導未來30年中國的命運,對毛澤東之後的中共領導人都給予高度評價,得到毛派、鄧派、江派、胡派的認可,為二十大連任掃平障礙,正如一些分析,習很可能要再幹二十年。」

這份歷史決議,稱習近平「新時代第一代領導人」,而不是「中共第5代領導人」。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對大紀元說,「這份公報說形勢大好,除了吹牛就是騙人,其實沒新內容,但在鞏固權力上,我覺得還是有一個大突破。」

「這個新時代到底新在甚麼地方?」王軍濤說,毛澤東說是找到民主革命時期規律,鄧小平找到社會主義時期規律。習近平如何確定他的地位?

鄧小平對外是和平與發展,對內,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抓經濟、發展是硬道理。

而習近平提出來的,王軍濤說,是下一步怎樣當好強國、當好大國的問題;國際上要當好負責任的大國,所謂「百年不遇之變局」,開始要當好大國了,已經不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了。

在國內,王軍濤說,他認為已經實現脫貧全面進入小康,並提出進入一個共同富裕,一個相對發達的社會。所以這樣的話,「新時代」就給他一個新的偉大領袖的位置,獨攬大權的理由。

密碼二:明捧暗貶 習否定鄧小平甚麼?

雖然這個決議把鄧小平捧為讓中國人「富起來」的時代,但是王軍濤說,習近平實際否定了鄧小平。

中國經歷了極度貧窮的毛時代,經過十年文革浩劫後,中國經濟頻臨崩潰,基層政治體制半癱瘓,鄧小平在毛1976年死後接手了他留下的爛攤子。

王軍濤表示,鄧小平說貧窮不是社會主義,他的辦法是,跟著美國走致富道路,靠專業、靠市場去發展中國,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鄧小平立即訪問美國。官媒報道,他去美國的路上說,「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而「跟著蘇聯跑的國家都窮了」。

鄧小平當時多次說:「要讓一部份地區、一部份人可以先富起來,帶動和幫助其它地區、其他的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他把中國發展分成三階段,先是脫貧,然後小康,再邁向中等發達國家。

怎麼做呢?王軍濤說,「鄧小平一輩子搞政工,最後得出教訓,共產黨要靠黨辦事辦不成,必須讓專家辦事。」他的「改革開放」把中國搞活,就是把黨政分開、政經分開、政企分開,而黨委搞好後勤就行,給專家們拎包、找房、找車,做服務工作就行了。

80年代,共產黨成立60年後的改革,王軍濤說,就是發現他們一開始初心就是錯的,所謂「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為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就是走俄國人的路」,但是「習近平要重拾這個破爛初心、這個給中國帶來深重災難的初心,他等於在否定鄧小平。」

王軍濤說,習近平開始大搞黨領導一切,強化黨對各個領域的領導,恢復毛時代那一套;同時也在跟美國作對,而且要擺脫美國的民主道路,體制上脫鉤,「這就是習的非鄧化」。

密碼三:「三大成就」是「指鹿為馬」

此外,六中全會公報大篇幅地歷數習近平執政9年來的成就,說「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說習近平是讓中華民族「強起來」的領路人兼「飛躍的推手」。

甚麼重大成就呢?公報說第一件是脫貧。王軍濤說,「在我看來,經濟騰飛是鄧小平的功勞。共產黨這一百年其實就是鄧小平的那三十年經濟上發展比較快。而在習接任之後,經濟增長速度一再滑坡,甚至差點出現斷崖式往下跌。」

王軍濤認為,脫貧主要是鄧小平時期做的,習近平拔高了這個成就,「但脫貧是摻了水份的,當他宣布脫貧時,李克強說,中國還有六億人的人均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人民幣,在一二線城市,這點錢沒法生活。」

第二說是治疫。王軍濤說,「但我們知道,如果不是習的失職、錯誤的話,這場瘟疫根本不會跑到全世界去。」迄今全球已超過2.5億人染疫,500萬人死亡。

這種類似的瘟疫在人類21世紀經歷了五場,有兩場在中國了,王軍濤說,2004年的沙士失守,也沒那麼嚴重,「因為胡錦濤沒有他那麼固執,而是跟國際社會合作,後來還引進法國P4研究室,跟美國也有很多合作。」

另外三場瘟疫都不在中國,如中東呼吸綜合症,非洲的伊波拉。在衛生條件那麼落後的情況,人類都把病給堵住了。但是為甚麼在中國失守?王軍濤說,就是中共的隱瞞和掩蓋,並拒絕國際社會對病毒溯源。

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對大紀元表示,公報「完全是粉飾太平,就是要指鹿為馬」,顏說,「整個文章裏面沒有跟國際接軌的味道,都是走它自己的一套路線、一套方法,整篇都是在講共產黨的優越性、共產黨成功了。」

第三據稱是反腐敗。官方統計,十八大以來,中共紀檢部門查處了四百多萬人,立案審查省部級以上幹部近400人,近900萬人被批評教育。這個比例有多大?如果全國9,000萬黨員中有1,000萬黨官,其中就有40%被查處,90%被批評教育。

習查處400萬貪官 官員在「躺平」

「反腐這個事情做得倒沒錯,確實官場風氣有所改變」,王軍濤認為,「但是方式是錯的,不是用法治的方式反腐敗,就會造成很多錯案。有些不腐敗的人,因為不是他的人也給整了。結果反腐敗成為權力鬥爭的工具。」

實際上,世界各國不管哪一個制度,包括美國在內,在經歷快速現代化和工業化時都產生過腐敗。王軍濤說,但是通過司法審判,獨立媒體監督,可以把腐敗給剎住。

而在中國,王軍濤說,反腐靠權力,更大的權力去清除小權力的腐敗,那大權力就有更大腐敗,絕對權力會產生絕對的腐敗,「所以習近平用權力、用極權反對腐敗,只會為更大的腐敗創造條件。」

李希則認為,習近平對鄧、江、胡人馬大規模清洗就意味著他不願放棄權力,否則會失去自由,這給中國政治留下巨大隱患,未來會有許多類似的接班人遭遇當年劉少奇、林彪甚至「四人幫」的悲慘命運,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都會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倒退。

對於這種反腐,王軍濤說,「現在共產黨內部,不光老百姓在躺平,當官的也在躺平。他們誰也不做事、不想做事也不敢做事,怕犯錯誤。而且做事也沒甚麼好處。」

王軍濤舉例說,他有個大學同學是博士生導師,每年出來開國際會議,因為是這個國際會議的會員。後來這人兩三年不出來,再出來時,「我問他,他說沒有經費,反腐敗一刀切,出國的經費都卡掉了。」這就是讓你躺平,幹不了事。

公報給習戴高帽 「習整貪官將把共產黨整沒了」

六中全會公報還說,習近平「統攬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然後還說「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戰勝一系列重大風險挑戰」等。

顏建發表示,「坦白講,我覺得他們很可憐的,文檔都是文字堆砌。舉例說十個方面堅持,其實就是堅持黨的領導,還有統一戰線,敢於鬥爭,就這些而已,其它都是虛詞。」

王軍濤則認為,「其實讚揚他的人說他在做夢,批評的人說他穿著皇帝新衣,他沒穿衣服。你想吧,一個人在路上狂奔沒穿著衣服,還在腦子做夢,這是個啥人啊?」「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就是好像他還不知。」

對於習近平整貪官,王軍濤說,「其實就在整共產黨,很多人說他想救黨,想說救黨的那假定有一個好共產黨。如果把這些壞人清除了,那共產黨就變好了?他不知道共產黨從根子上就是個壞東西,那些壞人就是共產黨本身。」

「有些老百姓不明白,說習近平整的都是壞人。但是這人如果不入黨不當官,本來可能也不是壞人,只是入了共產黨才變成壞人。好人在共產黨裏也待不了。共產黨跟壞人是相輔相成的。」

「你把這些壞人都整了,共產黨不就完蛋了嘛。所以他是整垮共產黨的總加速師。」

共產黨比希特拉更恐怖 習近平在掘墓

對於六中全會公報,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表示,核心就是堅持黨的領導。

中共有這麼自信嗎?顏建發表示,「真的自信的話,為甚麼需要控制大家的護照,就是關門打狗嘛,怕以後大家跑了。文化有自信的話,也不需要去禁止學生學英文,怕甚麼呢?現在雖然這樣做,很多學生還是要排隊去美國唸書。」

「所謂理論自信是甚麼?」顏建發問,「中國模式嗎?中國模式已經破產了,從這個華為、房地產這些問題看來,中國模式沒有優越性,沒有制度自信。」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也認為,「我看中共就是無道德、無底線,不要臉到這種地步了。這個政黨最後就是錢、權。因為共產黨掌握整個權力和金錢,就是利益共同體。」

他認為,「中共就是一個黑幫,就是一個沒辦法用正常國家來看待的一個政權,比蘇聯、比希特拉時代更加邪惡、更加恐怖。」

王軍濤說,「那個報告其實就是一個總加速師指明了一條共產黨加速滅亡的道路。鬥來鬥去跟誰鬥?其實也不敢真跟美國鬥,也不敢真打台灣,鬥來鬥去都是跟自己人在鬥。」

習近平是在給共產黨掘墓,王軍濤說,「看他那麼豪情滿懷地在說要帶領共產黨去鬥這鬥那,實際上我覺得他就是在帶著共產黨往死亡的路上狂奔。」#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