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星期三早上,英國BBC找了筆者做一個訪問:Are Hong Kong's days as a major financial centre numbered?

中文可以譯做,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是否「完結」?我只直話直說,舊有的香港價值,已經不再。香港人活在恐懼當中,也難以復原。

中共港共,假若遵從鄧小平1.0模式,接納左中右聲音,這就是「兩制」的根基。把所有批判聲音,關在監獄中,用恐怖活動、商業犯罪或國安法之名,誣蔑最有潛質成為香港未來的領導層:律政司司長、行政長官、首席大法官以及可以講人話的政府官員云云,可以見到,一班所謂的「技術性官員」,已失去理智,走進了不歸路。

我仍然相信,一些在港的所謂「治港者」,是現今政壇上最劣質的官員。這個所謂的藍黃對立面,真是一班「有心人」摧毁香港的傑作,用廣東話說,這班機會主義者,亂向中央獻媚,我們作為香港市民,急促地變了好像活在第三世界國家當中。我們必須捍衛香港核心價值,是和內地城市的不同。

被上屆美國政府制裁的香港官員,以林鄭月娥為首,究竟他/她們的精神狀況如何?這應該是香港人及世界的香港,極度關注的事情。香港最大的「核武器」,本來就是我們的法治及言論自由;現在「法治已死」,誰還會來香港作投資?香港難以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及生活模式」,所以世界的香港,正在衍生當中。

原本的香港精神,就應該有以下的元素:香港自開埠以來已是個中西文化匯粹的地方。香港吸取了中外的各方面優點,建立了一個非常獨特、華洋雜處的社會,擁有自己的一套在自由、法治、人權、宗教、道德、商業文化、社會廉潔各領域上的核心社會價值。「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就是要保持香港此獨特性。這獨特性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及商業中心的重要基石,獲得國際社會、企業及投資者所肯定。現在一切糟糕了,「治港者」不能推卸責任,再說什麼「黑暴」,更凸顯了他們的「政治暴力」,不利香港長遠發展,只是進入更快的加速死亡。

要解決香港問題,北京需考慮,加入不同的「批判聲音」帶進香港社會,特赦香港的政治犯人,把濫用國安法的「治港者」,降職及徹底移除。一人一票選特首,本應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所講的「循序漸進」的初心。現在香港進入人道災難,我們只可等奇蹟出現。奇蹟,很多時是每人一小步的baby steps。香港加油!◇

(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