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進入尾聲,預料到今天(11日)通過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或對中共黨史劃分毛、鄧、習三代。這被廣泛認為將為習近平二十大連任鋪路。有關會議是否涉及高層人事引人關注,日前也有消息指,習近平或在會上確定新的接班人制度。

對於歷來受到矚目的習近平接班人問題,新加坡《海峽時報》11月8日引述中共內部消息指,由於擔心接班人問題構成政治不穩定因素,習近平顯然不願意讓前任的政治老人來決定自己的繼任者,準備在六中全會上確定新的接班人制度,目前已經秘密敲定了一個政治繼任框架,或將在二十大前確定。

消息點名5個可能被習近平相中的人選,在明年二十大提拔其中的一個以上的人進入常委會,測試他們的忠誠度和政治敏感度。他們分別是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中共中辦主任丁薛祥、中共副總理胡春華、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以及廣東省委書記李希。

報道還說,習近平還可能在另一個重大問題上背離鄧小平,即恢復並出任沒有任期限制的黨主席一職。這樣習近平就可以按照自己的進度來選定繼承人。

習近平秘定接班人制度有幾分可能?

旅澳著名法學家袁紅冰11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十九屆六中全會根本目的是為了確立習近平的終身制,根本不是搞甚麼接班人的問題,「所謂搞接班人制度,是為了掩蓋習近平想做共產皇帝的野心。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二十大習近平一定會把他的親信,比如丁薛祥、陳敏爾拉進常委,來鞏固他共產皇帝終身制的權力、權威。所以總的目標就是這樣。」

「習近平現在也要恢復帝制,實際上是共產皇帝的帝制。接班人等等這些說辭都是為了欺騙社會或者說是自欺欺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則分析認為,習近平是1953年生,再做十年就是79歲,而現在美國的總統拜登也就是這個歲數,特朗普也是,俄羅斯的普京執政二十多年,這些都給習近平做了個例子,所以習近平可能不一定侷限於三任,四任也完全可能。

「那目前他的幾個人選都是60後,都不可能成為習的接班人,習的目標可能是定位在70後,在習四連任甚至是五連任之後才接班,目前這些人都不可能。」

但是王赫指出,習面對的局面是個爛攤子,確實沒有人能接下這個攤子。

「習現在是為整個中共在苦熬著,他其實是苦主。他現在為甚麼追求三連任、四連任,終身執政也好,他覺得自己是一種擔當,一個人扛下來,是非常複雜的心理,一種權力慾望支配下的所謂擔當和野心綜合在一起。」

王赫說:「目前中共的氣數已盡,能否存在三年四年、七年八年都不好說,所以習近平他們一些構想、一些接班人制度,很可能都是一場無用功。因為在一個即將沉沒的船上,在佔這個船長的位子,意義是很有限的。」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10日對大紀元表示,以習近平當前的心態,他還不會想設接班人。

「越是內外交困、危機感越強,他就越不願意把權力拱手相讓。之前因為權鬥,隔代指定接班人的規矩剛被打破時,其實還有一個窗口期可以挽回,現在已經錯過了。按中共體制的鐘擺式慣性,走向極端個人獨裁就已經難以避免了,而且很大可能還會走到不可收拾才會走回來。」

鄭浩昌說,把習近平的個性特點和中共這個體制特點結合起來,他選擇終身執政的可能性比較大,他即使選擇了某一兩個人作為接班人,也有相當可能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他心裏並不買這個帳。

政治局常委會將變局?

胡錦濤時代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九人,曾被形容為「九龍治水」,各管一方。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掌權,政治局常委改為七人,權力更集中。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常委人數是否會再縮減,也成為觀察政局發展的指標。

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政治局常委到底是七個人、五個人還是九個,從現在到二十大還有一年的時間,還要看他們黨內政治鬥爭的結果。但是他認為,無論如何習近平是要把他自己的親信都提拔到常委會裏,這樣他就可以掌控常委會了。

袁紅冰認為就像毛澤東時代一樣,常委會的人員會減少,「依照我的判斷,將來的常委會五個人。」

前述新加坡媒體報道還提到,習近平同時也應接受與他同一年齡段的人留在常委會,因為這可以轉移對習違反「七上八下」原則留任的批評。

所謂「七上八下」這個中共黨內的政治規矩,本來是江澤民與曾慶紅逼退李瑞環的工具。在2002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六大上,李瑞環已經68歲,江澤民與曾慶紅合作採用年齡問題逼退李瑞環。在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上,江澤民與曾慶紅也採用「70歲」大限逼退了比江澤民資歷與威望還高的喬石。

在目前的七常委中,比較老的有,習近平生於1953年,明年二十大已是69歲,栗戰書生於1950年,還有韓正生於1954年,其餘的為1955年之後出生的。

袁紅冰表示:「最有可能留下的就是栗戰書。因為他們倆從當縣委書記開始,栗戰書就是習近平的政治盟友。」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則認為,栗戰書和韓正因為年齡問題不可能連任,剩下有三個1955年生的,包括總理李克強。

王赫說:「如果他(李克強)有實力,肯定不會留任以免給習製造麻煩,反而如果他沒有實力,習可能會留下他,做人大委員長。另一個是汪洋,黨內曾有聲音讓他來接替習,壞了習的大局,所以他不太可能留下來。」

至於王滬寧,王赫認為,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再到習近平,王滬寧都是核心高級幕僚,如果他下去了,中共體制內很難有人接下他的位置。如果一直找不到接班人,還可能留任。剩下一個中紀委書記趙樂際(1957年生),從年齡看留任可能性大,但是黨內聲望不好,背景複雜,且身上有陝西兩個案子:千億礦權案和秦嶺別墅案。

後習時代的危機

在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接班人就備受關注,但至今並無跡象。

針對這一情況,台灣政治大學國關中心主任、東亞所特聘教授寇健文早前對大紀元表示,習當政十年,從官方報道的畫面看,他到外面調研兩三天後,體力有一些下降。但是對於威權的領導人來說,通常不會直接在他準備要交出權力之前,就開始安排接班人。

「尤其是說他在二十大可能還要繼續執政,他就不會在他的第二任期,就是從2017到2022年這段時間去安排接班人。他至少會再當五年,然後後邊十年,他對自己的健康會有一個判斷,然後來做接班的規劃。」

不過寇健文認為這樣做確實是有風險的,「如果身體突然出狀況的話,那對體制的運作會有一些影響。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明確看到有一個接班人這樣的規劃。」

健行科技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也對大紀元表示,萬一習出了個問題,他離開了位置的時候,現在恐怕就沒有人能夠扛得起,「那就麻煩,就像秦始皇和秦二世,但我覺得中國人可能就要進入另外一種各地割據時期存在,誰有槍誰就有權力。」

顏建發並且認為,隨著習的新時代來臨,中共政權就是到最後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