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是北京市各區和鄉鎮人大代表選舉日。當天,北京市民眾進行了投票,習近平和中共政治局常委以及北京市委常委都分別在各自選區的投票點進行了投票。

在中共的全國、省級、市級、區、鄉鎮這五級人大代表制度中,老百姓能夠參與投票的只是最基層的區和鄉鎮兩級人大代表選舉,叫直接選舉。另外的三級人大代表,則通過間接選舉,也就是下級人大會議選出上級人大代表,也就沒有老百姓甚麼事了。

中共的全國人大常被戲稱為「橡皮圖章」和「政治花瓶」,是中共的投票機器。中共歷史上,人大從未有任何一項草案未獲表決通過,經常是全票或高票通過。

近日,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在講話中稱,「堅決反對、抵制和防止西方所謂「憲政」、多黨競選、三權鼎立、兩院制、司法獨立的侵蝕影響。」

看來,中共的人大代表制度就是要把一黨獨裁進行到底。既然中共鐵了心就要獨裁,那為甚麼還要讓民眾(所謂「選民」)進行一輪投票呢?大概在中共看來,民眾參與投票了,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告訴外界:「我們也有民主。」

但如果誰要想再往前邁一步,作為獨立候選人去真正地參加選舉,中共就要步步為營,絕不鬆口了。因為專制的體制是不允許有任何一點不同的聲音的,在中共眼裏,所有不是來自中共官方的候選人,都有失控的風險,都屬於「不穩定」因素。

10月15日,有14位來自民間的人士,提出要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他們參選的目的是「要做民眾能找得到、忠實代表民眾意願的人大代表」。這些獨立候選人中,包括709律師家屬李文足和王峭嶺,以及維權人士野靖環等。

但是,「忠實代表民眾意願」恰恰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人大代表只能夠代表中共的意願,維護中共的利益,怎麼可能大權旁落呢?所以,中共對這些要求參選的獨立候選人進行了維穩行動。

11月1日,王峭嶺在推特上發表聲明,稱參選的14位獨立候選人中有10人遭到警察的「死看死守」。包括「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喝茶」、「不讓離開居住小區」、「深夜被警察從家裏帶走旅遊」、「遭到鄉政府強拆威脅,還被警察限制自由行動」、「被警察威脅不許出門,遛狗也不行」。

還有的受到所屬地派出所的警察警告:「已經針對你們選舉的事成立了專案組,兩個月後就知道結果了」;有的說:「你們的事已經定性了,這次危險了」;有的說:「那個叫野靖環的,你們最好離她遠點,別搞在一起,小心把你們帶偏了」。

王峭嶺說,儘管有多年的維權抗爭經驗,但這次參選卻讓他們感到了恐懼和壓力,「為了我們14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我們宣布停止獨立候選人的參選行動。」

雖然這14人沒能最終參選,但中共在這件事情上的所作所為,卻像一個巴掌狠狠地打了中共的臉,讓海內外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中共的「全過程民主」就是一個笑話。

中共想要的又是甚麼樣的人大代表呢?這讓我們想起了中共人大的「舉手機器」申紀蘭。申紀蘭是中共最好使的工具,是人大這個「橡皮圖章」的最好詮釋。無論中共需要甚麼,都可以從申紀蘭們那裏得到贊成票。

申紀蘭在她66年的人大代表歷史中,總是投贊成票,她支持了全國人大通過的所有決議,而不管這些決議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申紀蘭有句「名言」,「我非常擁護共產黨。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

聽黨的話,就是要投贊成票。66年不算太長,但盤點一下歷史,卻能發現中共的政策是朝令夕改。網友說,「大躍進她贊成,人民公社她贊成,文革她贊成,斗劉少奇她贊成,斗鄧小平她贊成,否定文革她贊成,平反劉少奇她贊成,平反鄧小平她贊成」。

申紀蘭就是這樣跟著中共走,她每一次的舉手都是秉承中共的意願,卻從來沒有代表過人民的意願,這就是中共要的人大代表。申紀蘭得到了中共的高度認可,2018年,她獲得中國政府「改革先鋒獎章」;2019年習近平授予她「共和國勳章」。

申紀蘭最後一次行使舉手機器的職能是在2020年5月28日,對「港版國安法」投了贊成票。不久後申紀蘭患病死亡,外界懷疑她是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死。

一黨專制下,只有獨裁,沒有民主,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中共既要壞事做絕,又要好話說盡,一邊實踐著獨裁統治,一邊叫嚷著要「全過程民主」,這明明就是打著民主的旗號進行獨裁。中共如此高調地高唱民主,非但不能再欺騙世人,卻讓人更加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