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衛生健康委員會公布,精神疾患已高居中國疾病總負擔排名首位,超過心腦血管、呼吸系統及惡性腫瘤等疾患。今年4月5日,鄭州市精神病防治醫院發布的一篇文章指出:「在中國,每8個人就有1個是精神疾病患者。」根據這個數據,中國至少有逾1.75億的精神病患者,但這其中有多少人是「被精神病」?抑或是在中共體制下長期受迫害而致病?

原居住在北京的洛杉磯華人李先生,他的二姨馬女士於上世紀80年代畢業於東北大學,後分配到北京首鋼工作,因打算出國深造,所以時常到北京大學的「英語角」學習,因而參與了1989年的六四學運。

1989年,馬女士在天安門廣場待到了清場的最後一日,被警方逮捕,半個月後,李先生的姥爺才收到公安局消息,找到單位去接人。雖脫離囹圄,但馬女士卻因目睹軍隊鎮壓學生,以及自身護照遭沒收無法出國而鬱鬱寡歡。

1993年,馬女士因身上戴著小白花,赴天安門廣場而再次遭公安逮捕。李先生說:「其實甚麼也沒做,就是戴朵小白花,但悼念『六四』死者的意味很明顯。」馬女士這次失蹤了3、4個月,被領回家後,家人才得知她這幾個月以來一直被監禁在精神病院。

後來在與家人交談當中,馬女士逐漸透露那段經歷,李先生說:「她自己說,每天都要給她吃藥,每天逼著她吃幾粒藥,每天逼著她喝甚麼甚麼東西,這個過程持續了幾個月的時間,導致從那以後,她的精神就不太正常。」

馬女士開始易怒、暴躁,原先首鋼的工作也因此沒了。從天之驕女的高材生、擁有人人稱羨的好工作,到淪為社會邊緣的精神障礙患者,馬女士心境上遭受的折磨遠遠大於身體。李先生說:「連低保都沒有,甚麼都沒有,因為93年被抓進去之後,到後來沒有工作,她每個月是我姥姥、姥爺給她錢,去養著她,她的人生是很悲慘的。」

中共當局將「精神病院」當作「合法」迫害和關押異議和維權人士的新聞屢見不鮮。據《追查國際》截至2003年的「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施以電刑及長時間捆綁等。全國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的精神病院參與迫害。

2013年,中共實施《精神衛生法》,更是擴大利用「精神病」的名義打壓異己,在大陸「被精神病」的群體,包括訪民、少數族裔、宗教信仰者,以及無數含冤莫白的異見人士。若警方認定當事人具有「精神病傾向」,就可以將他移交精神病科處理。在中共體制下,司法判決可以取代醫療診斷,「被精神病」已成為中共迫害普通老百姓的工具。

2019年,馬女士因罹患癌症逝世。李先生說:「我二姨很排斥醫院,最後癌症拖到末期病重才去檢查,已經無法醫治了。」他認為1993年那段精神病院的經歷,導致馬女士無法信任醫療體系,寧願忍受身體病痛,也堅持不就醫,所以才會錯失早期治癒的可能。她從確診到離世不過幾周。

李先生慨嘆,從「六四」迄今,中共仍以「被精神病」的方式打壓、迫害異議與維權人士,在大陸可能有無數人像馬女士這樣原先健康、對人生充滿希望的人因而夭折。#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