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一名遊客COVID-19檢測呈陽性後,整個上海迪士尼樂園遭關閉,34,000人無法離開。當局急忙派出衛生人員對遊樂設施進行消毒,大批民眾一邊欣賞煙火表演,一邊排著長隊等待PCR測試。這種帶有超現實意味的景象,正是中國各地應對疫情的縮影。

中國最新一波COVID-19疫情已蔓延20省,然而,在各國逐漸開放之際,北京仍堅持「零容忍」政策,地方官員為了防堵疫情,紛紛實施高強度的封鎖措施,並頻繁地進行數十萬人次的大規模測試。

事實上,堅持「清零」的做法,正使得中國變得越來越孤立,封鎖的破壞性越來越大,管制措施也持續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當各國嘗試與病毒共存時,中共堅持「清零」政策,民間叫苦連天;有分析指,中共為避免政治風險,或將固守「零容忍」策略。

中國疫苗效力低 中共不敢放棄「零容忍」

一些衛生專家認為,由於中國疫苗效力不佳,中共不敢放棄「零容忍」策略,擔心個案一旦激增,將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因此可能會遠比大多數國家更晚開放。

據彭博社報道(超連結),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Chen Zhengming)說:「我個人估計,中國再過一年也不會重新開放。」

「當局擔心一旦放鬆,病例就會激增。」陳錚鳴補充,中國疫苗接種率非常高,但大多數人接種的是滅活疫苗,其保護效果不佳。

「如果沒有足夠的加強劑覆蓋率,加上世界各地的疫情發生重大變化,我認為中國重新開放和放棄『零容忍』的機會很小。」他表示,除非中共無法控制病毒,否則他們不會改變,他認為中共甚至可能選擇封閉三四年,靠內部市場維持經濟。

病例若激增 將暴露醫療資源不足的真相

美國史丹福大學的醫療預防及成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智弘(Jason Wang)表示,中共不敢開放的另一個原因,是擔心衛生系統崩潰。

「在許多城市獲得醫療照顧已很困難了,」王智弘說,「病例稍微激增可能使醫院不堪重負,導致社會動盪。」

他補充,很難預測「零容忍」將持續多久。不過,他認為「它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

中國各地的醫療資源不足,加上分配不均,讓中共當局寧可付出高額代價,以維持「零容忍」防疫政策。

《日經亞洲評論》指(超連結):「各地醫療資源的巨大差異,導致當局對『與COVID-19共存』的概念,進行了最強烈的抵制。」

根據2020年世界衛生組織的《世界衛生統計》報告,中國每10,000人中只有19.8名醫生,這個數字落後於大部份西方國家,相比之下歐洲國家的平均數字為34.1,所有美洲國家的平均數字為24.0,澳洲為36.8,紐西蘭為35.9,美國則為26.1。更重要的是,中國境內的醫療資源分配並不平均。

《日經亞洲評論》稱,北京每萬人擁有0.488家三級醫院,三級醫院按中國的分級標準是最高級的。此外,北京每10,000人擁有49.2名醫師,居全國首位。根據復旦大學2019年中國醫院排名,前15名的醫院中,有6家位於首都。

但是,整個華中地區每10,000人中只有24.1名醫生,其中包括首次發現COVID-19的武漢市。在邊境地區,醫療資源更加不足。

過度防疫 導致民不聊生

圖為瑞麗市居民在接受核酸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瑞麗市居民在接受核酸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與緬甸接壤的雲南省瑞麗市,原本是中國南部邊境的珠寶貿易中心,據官方統計,2019年,人們通過其邊境檢查站近1,700萬人次。

然而,在過去一年中,當地已歷經了四度封城。由於當地經濟依賴旅遊業與鄰國貿易,許多居民已數月沒有收入。

據中共國家媒體報道,瑞麗及其周邊地區96%以上的居民已經接種完畢疫苗,但當局仍認為政策調整空間不大。居民不僅收入大幅下降,年幼的孩子也被迫經歷一次次病毒測試。

據報道,有些媽媽表示,家中2歲的孩子已經歷了100次測試。儘管一次又一次的測試結果呈陰性,但仍要隔離幾個月。

在「零容忍」防疫下,中共當局還催生數以萬計的「時空伴隨者」。

所謂的「時空伴隨者」,是指本人的手機號碼與確診者號碼在同一時空網格(範圍是800平方米)共同停留超過10分鐘,且最近14天任一方號碼累計停留時長超過30小時以上,查出的號碼即為「時空伴隨號碼」。

800米乘800米的空間有多大?大約是90座國際標準足球場。也因此,很多大陸民眾不明就理即淪為「時空伴隨者」。

被列為「時空伴隨者」後,就會收到官方簡訊通知,其綠色健康碼也變成帶有警告性質的黃色碼,必須接受檢測,自我隔離。(了解更多

中共固守清零政策 避免政治風險

專家們認為,中共固守「清零」政策,很主要的一項因素,是為了避免政治風險。自從疫情爆發以後,當局即把COVID-19應對措施,當作支持其統治系統的宣傳之一。

黃嚴忠(Yanzhong Huang)是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他對彭博社表示,最早可能要到2022年底中共的第二十次黨代表大會(簡稱二十大)結束之後,政策才會有變化。

他說,在此之前當局「不允許也無法承擔任何風險」。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副研究員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說:「如果中共在冬奧會和明年的黨代表大會之前有所鬆動,那將是一個重大打擊。」

他解釋,北京將其COVID記錄視為一種榮譽,戰略改變在北京可能被視為一種恥辱。

馬格努斯補充說:「我看不出有甚麼情況能影響堅持『清零』政策,以及把外國遊客基本拒之門外的決定。」@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