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11月8日六中全會還有六天時間, 2日國家信訪局外已不見訪民排隊人潮。

快遞小哥余先生11月2日早上7:30經過國家信訪局,沿著訪民排隊路線走過,他告訴記者,「現在國家信訪局已經沒有人(訪民)了,空蕩蕩的。國家信訪局的南邊和東邊都是截訪人員,有數千人。」

北京當局為了六中全會「維穩」,10月底就開始清理租住在北京市周邊的訪民,11月2日連國家信訪局都淨空了。全國各地也極盡「維穩」之能事,攔阻訪民進京。

公安部點名維穩對象

11月2日,北京異見人士張文和的妻子王素娥去通州區精神病醫院,給被警方強制送進裏面的丈夫送一些食物。隨後她將配合北京警方要求,於當天下午15:43搭乘火車從北京回遼寧省營口市老家。

11月2日,王素娥告訴大紀元記者,「警察說北京開會我要維穩,說我是公安部欽點的人,必須得離京,如果不走的話就是要強制帶離。」

「今天是張文和被抓第十三天,已經找到律師了,律師來了,我卻必須離京,迫不得已,扭轉不了。」

北京異見人士張文和的妻子王素娥被「維穩」回營口老家。(受訪者提供)
北京異見人士張文和的妻子王素娥被「維穩」回營口老家。(受訪者提供)

甘肅訪民被北京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長期在京維權的甘肅訪民孫金秀,11月2日下午3:30到北京市公安局信訪室反映問題。孫金秀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北京市公安局信訪室李科長只說給你轉,把填寫好反映問題的表往窗戶邊上一放就走了,也不接待,談何解決問題?北京的公安局信訪室就是這樣對待冤民的,法制何在?」

隨後,孫金秀被警察(警號020780、020788)暴力綁架到建國門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目前已無法聯繫上孫金秀。

外出打工被警察從火車上綁架

網民「椿樹」在維權群發出資訊呼籲大家緊急關注:「11月2日,重慶失地農民劉林在重慶北站乘火車外出打工掙錢餬口,被當地警察誣陷上訪,抓下車戴黑頭套、上手銬帶走。不知帶去何處,會如何整治他。」

網民「椿樹」呼籲大家緊急關注被綁架的重慶失地農民劉林。(網絡圖片)
網民「椿樹」呼籲大家緊急關注被綁架的重慶失地農民劉林。(網絡圖片)

吉林殘疾訪民姊妹遭入室綁架

同時,網上訪民圈也在傳吉林長春殘疾訪民趙利春姊妹的情況。11月1日上午9點半,不明身份的六男一女破門而入,闖進趙利春姐妹倆的住處,將還未起床的趙利春用被子包裹強行抬上一輛麵包車。之後,趙利春姐妹倆都失蹤了。

記者撥打趙利春的手機,但語音提示一直是忙線中。

進京反映問題 被綁架關押進當地派出所

據上海訪民小芳提供的消息,浦東新區高行鎮維權人士蔡培奮,十多年前祖屋被偷拆,至今未得到一分錢的補償。11月1日她要進京向國家信訪局反映地方政府的腐敗現象。無奈火車在廊坊時被查驗身份證後,被浦東新區高行鎮政府派人押送回滬,現被關在高行鎮派出所。

記者撥打蔡培奮的手機,已經關機。

記者撥打浦東新區高行鎮派出所的電話,但無法撥通。

被騙離京 吳菊芳遭地方嚴控

此外,長期在京的訪民吳菊芳聽信了駐京辦人員「返回南京解決問題」的說法,10月19日返回家中,不料剛回家兩天就被玄武區新街口街道綜治辦主任蔣書余安排的工作人員毆打致重傷。目前吳菊芳被控制在家中。

11月2日,吳菊芳告訴大紀元記者,綜治辦主任蔣書余給維穩人員下達通知:「一定要盯在吳家門口近距離管控,不能讓其(吳菊芳)再次從地下室或從窗戶逃跑。吳一旦外出緊跟並纏住,使用電動車、共用單車以及社區大門外的私家車隨機應變。看守人員不需要與其(吳菊芳)有甚麼搭訕和溝通,防止言多必失。務必不能讓其(吳菊芳)脫離開我們的管控視線。做好交接班登記,尤其是吳菊芳是否在位,交接班人員一併簽字移交。」

吳菊芳說,「這次六中全會,我聽說政府已經開過會了,各級部門都要緊密配合(維穩),特別是公安機關。」

訪民被視為不穩定因素,每到敏感日或重大會議期間就是被維穩對象,進京上訪更是被視為「越級訪」。

網民「趙松艷889」在微博上發文評論,「就是越級訪也是來回踢皮球,走法律是一條不歸路,走信訪是一條死路,中國的訪民已進入絕境。」

吳菊芳社區維穩通知。(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吳菊芳社區維穩通知。(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