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一系列政府干預,包括外匯管制和價格管制,最後遇到油價下跌,委內瑞拉的災難就不可避免了。

有人把這幕慘劇歸因為石油危機,但是事情並非如此簡單。按照世界銀行數據,七個其它國家比委內瑞拉更依賴石油,這七個國家在2013~2017年都出現了經濟增長。

問題的根本出在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上:委內瑞拉的經濟政策基本上符合了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對走向社會主義的國家提出的十條要求。委內瑞拉的悲慘景象,是共產邪靈造成的經濟禍害。

津巴布韋實施社會主義,2000年開始土地改革後,經濟開始陷入困境。2008年該國發生了一場餓死很多人的大饑荒。(AFP)
津巴布韋實施社會主義,2000年開始土地改革後,經濟開始陷入困境。2008年該國發生了一場餓死很多人的大饑荒。(AFP)

津巴布韋 從「非洲的麵包籃」到大饑荒

津巴布韋於1980年正式獨立後,選擇以社會主義為發展方向,要按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建設社會主義。

該國首任總統年輕時,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信徒,他的游擊隊曾受毛澤東思想指導,並獲得中共政府的無條件援助,因此與中共關係密切。與其它宣稱奉行社會主義的非洲國家不同,它並未馬上實行國有化。

2000年開始土地改革後,津巴布韋的經濟開始陷入困境。

根據津巴布韋的土地改革,白人的農場被重新分配給沒有土地的本國黑人和政治關係良好的人,這項計劃導致津巴布韋的生產急劇下滑。津巴布韋中央銀行試圖加印鈔票以擺脫危機,惡性通貨膨脹從此生根。

津巴布韋央行的數據顯示,2008年6月該國的年度通貨膨脹達到2.31億%。2008年11月中期,這一數字達到頂峰,幾乎突破800億%,官方甚至放棄了月度統計數據。

一年後,津巴布韋元對美元的匯率高達35千萬億:1,津巴布韋被迫放棄使用本國貨幣。2008年該國發生了一場餓死很多人的大饑荒,1,600萬人口當中多達350萬人缺糧。

共產邪靈在這個世界肆虐,人們在不同的國家都可以看到其帶來的現實的與潛在的危險。它給西方發達國家帶來的問題正在顯現,在發展中國家已經造成慘痛的現實。

人們必須切記:不管魔鬼是否在經濟上帶給人一時的舒適與滿足,它的本性不會改變──它一定要把人引向道德的墮落和生命的深淵。

第九章 經濟篇:

魔鬼的誘餌(下)

4. 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是反天理的奴役制

上天造了人,賦予人智慧和體力,也給了人通過付出勞動得到正當物質回報的生活狀態,讓人獲得基本的生活保障。

美國《獨立宣言》寫道:「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創造了平等的個人,並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些權利自然也包含對財產的擁有權和支配權。

而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裏明確表示「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這就是要實行公有制;公有制必然要求實行計劃經濟,這種制度在本質上是違背天理、違背人性的奴役制。

共產黨的公有制旨在消滅私有制。(Getty Images)
共產黨的公有制旨在消滅私有制。(Getty Images)

1)公有制是魔鬼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鎖

美國反共運動先驅、思想家弗萊德施瓦茨在《本性難移的共產主義者》裏講了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訪問者在前蘇聯和美國的汽車廠進行的兩段問答。

問:「誰擁有這家工廠?」

工人答:「我們擁有。」

問:「那誰擁有工廠用的這塊地皮呢?」

工人答:「我們擁有。」

問:「誰擁有工廠製造出來的這些汽車呢?」

工人答:「我們擁有。」

在大樓外邊有一個很大的停車場,角落上停有三輛轎車。訪問者問,「誰擁有停車場的那幾輛汽車呢?」

工人答:「我們擁有它們,不過其中一輛歸廠長用、一輛歸黨委書記用、一輛歸秘密警察用。」

同一個訪問者又來到了美國的一個汽車廠,問工人同樣的問題。

問:「誰擁有這家工廠?」

工人答:「亨利福特擁有。」

問:「那誰擁有工廠用的這塊地皮呢?」

工人答:「亨利福特擁有。」

問:「誰擁有工廠製造出來的這些汽車呢?」

工人答:「亨利福特擁有。」

在大樓外邊有一個很大的停車場,裏面停滿了各種各樣的美國轎車。訪問者問,「誰擁有停車場上的那些汽車呢?」

工人答:「噢,那些車是我們自己的。」

這個故事很生動地展示了公有制與私有制帶來的結果。在公有制下,各種資源被國家佔有,勞動成果也被國家佔有,因此,沒有任何激勵機制鼓勵人的積極性、創新精神,也沒有個人財富所有權帶來的負責精神。

公有財產名義上是國家所有,為全體人民所共有,但在實踐中,必定是由特定個人和階層所有,最終形成特權人物與特權階層。

經濟發展的最關鍵因素是人。公有制窒息了人的生產動力與活力,必然導致士氣低落、效率低下、過度浪費與生產倒退。從前蘇聯的集體農莊,到中國的人民公社大鍋飯,再到柬埔寨、北韓,公有制帶來的是餓殍遍地,千百萬人死於人為的饑荒。

私有制符合人勞動求生的天性,如同順水推舟;公有制違背這種天性,如同逆水行舟。人的天性中有善有惡,私有制有助於發揚人性中的「善」,促進人的勤勞和節儉,公有制則放大人性中的「惡」,加劇人的妒嫉和懶惰。

經濟學家哈耶克認為,文明的增長依賴於重視私有財產的社會傳統,這項傳統催生了現代資本主義制度以及擴展秩序。

現代文明及其所有習俗和傳統會催生持久存在的自生自發秩序,所以一切試圖控制社會自生自發秩序的系統的根本性行動(如社會主義)都存在致命的自負,註定會失敗。

如果說私有制與自由不可分割,那麼公有制就與強制和極權不可分割。公有制把一切資源收歸國有,等於剝奪了百姓賴以生存的經濟條件,把所有人都變成了國家的附庸、奴隸。

任何人都必須聽黨的指揮,任何與政權不一致的思想與聲音都可以通過經濟懲罰輕易扼殺,人們沒有任何辦法抵禦國家的干涉和奴役。

因此,廢除財產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必定造成政治上的極權,它是共產魔鬼套緊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鎖。由此,人們徹底喪失自由,尤其是向善的自由,不得不依照共產政權的邪惡道德標準行事。

有人說,權力不可私有、財產不可公有,否則人類就打開了災難的大門。誠哉斯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