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異見人士張文和不明原因被拘捕,在未經其家屬簽名下送去精神病院。他的妻王素娥10月26日剃髮以示抗爭。

王素娥在張文和被拘捕後第五天(10月26日)剃髮抗議,她說,「我老伴張文和被帶走五天了,不讓我探視,不告訴我拘捕的原因,把我一家翻得亂七八糟。我今天把頭髮剃了以示抗爭,以此來維護我作為妻子的合法權益。」

司法鑑定不讓家屬旁觀

目前張文和被送進通州區精神病醫院,公安局給他申請做司法鑑定。

王素娥10月29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鑑定目的不清楚,醫院大夫說鑒定完了,結果出來時14天的隔離期也到了,可能很快就轉走了,不知道是啥意思。」

10月28日是張文和司法鑑定的日子,按規定王素娥可以旁觀。當天一早,王素娥在幾位好友的陪同下到了通州區精神病醫院,但他們被擋在門外,王素娥要求見張文和一面或通話都被院方拒絕。

醫院的醫生轉交一封張文和寫給妻子的信,王素娥打開信一看,內容說的全是張文和自己的錯,思想整個大改變。「我在想我老伴在裏面遭受了甚麼?為甚麼寫這樣的信,保證這保證那,全是自己的錯,簡直就是保證書。這讓我想起渣滓洞集中營能待幾年,文革時期不能承受幾天就畏罪自殺,讓我感到恐懼,顫抖!」

王素娥一行人在醫院外等到中午也沒得到任何說法,便先去吃午餐。吃飯時鐘倉派出所警察給她打來電話,要她離開醫院。

王素娥一回到家,警察也上門來了,警告她不要老去醫院,這樣會給醫院增加壓力。「我說我老伴不具備住精神病院的條件,他也沒傷害別人,也沒傷害自己。他們就是不放,說給我老伴病治好。我說他走的進去,到時候別躺著出來或屍體出來,到時候你們也脫不了關係。」王素娥說。

王素娥表示,「昨天警察和醫院做精神鑑定的醫生來了有十人吧,說看我家,和我談這些事。說我承不承認張文和有病?我說即使我老伴有病,他沒有去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的想法和行為,就不構成送精神病院的條件。我是他的法定監護人,為甚麼沒經過我簽字,就找指定監護人簽字將我老伴往死裏送?」

王素娥還向警察表示,「我現在就是維護我的權益,要回我的監護權。我老伴有沒有精神病你們心裏最明白。你們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

「營救張文和」群友「航母」表示,「在特色國精神科鑒定,只有公檢法申請才能做。這個鑒定不對個人。所以一定程度上是掌握在公權力手上。」

記者撥打通州區精神病醫院電話,電話無人接聽。

記者撥打通州分局中倉派出所電話、通州分局督察電話,但始終無法撥通。


張文和給妻子的信。(受訪者提供)
張文和給妻子的信。(受訪者提供)

10月28日王素娥(右二)在好友的陪同下到醫院關注張文和的司法鑑定。(受訪者提供)
10月28日王素娥(右二)在好友的陪同下到醫院關注張文和的司法鑑定。(受訪者提供)

爭奪監護權 其姐訴請張文和、王素娥婚姻無效

今年7月,張文和的二姐張淑雲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張文和與王素娥的婚姻關係。據王素娥表示,張淑雲是2012年張文和被送精神病院時被指定的監護人,由她簽字送精神病院的。

王素娥說,「這次是第五次送我老伴進精神病院,她二姐簽字時就說:我小弟從小就是個精神病,我支持政府想送監獄就送監獄,想送精神病院就送精神病院。

「根據精神衛生法規定,在沒有結婚沒有配偶情況下有父母、兄弟姊妹那就有第一監護人,第二監護人……。如果結婚了,配偶就是法定監護人。

「我是2016年和張文和結婚領證的,由於我始終沒有監護權,我才申請去變更監護權。他二姐因此向法院申請我們的婚姻無效。法院沒做任何判決。」


張文和二姐向法院訴請張文和與王素娥婚姻無效。(受訪者提供)
張文和二姐向法院訴請張文和與王素娥婚姻無效。(受訪者提供)

28日,王素娥從醫院回家後,警察警告她,「壞人多」,別接觸其他人。她出門時發現住家胡同口有個人在監視、跟蹤她。

另外,這次參與「營救張文和」的維權人士李燕軍29日告訴大紀元記者,前一天下午1時20分他正和記者通話的當下,他的微信帳號被禁在群組及朋友圈發消息了。他說,「現在已收不到『營救張文和』及『追查郭洪偉死亡真相』群的消息。」

維權人士李燕軍的微信被限制在群及朋友圈發消息。(受訪者提供)
維權人士李燕軍的微信被限制在群及朋友圈發消息。(受訪者提供)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