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大陸經濟學者舉辦「解讀『深圳創新密碼』」講座,有與會者認為深圳創新密碼就是「山寨」,因為在中國抄襲不被起訴,而華為是從制度層面去「山寨」。此外針對內循環,學者認為,如果能做到市場化和法治化,內部才能循環起來。

隆中對策智庫微信號周日(10月24日)發文說,大陸經濟學者、該智庫行政總裁金心異作客「歌樂山大講堂」,作了題為「解讀『深圳創新密碼』」的講座。「歌樂山大講堂」是以法律人為主體的知識沙龍。

在大陸 抄襲不被起訴

在講座上,金心異解釋深圳創新密碼時說了三點,一是深圳地區創新網絡,產業鏈嵌入到全球價值鏈中;二是小政府大社會,使市場更自由;三是以出口為主、以「外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政策導向。

不過,與會的曾擔任過省市政協委員的李毅數學博士認為,深圳的創新密碼就是「SZ」(山寨)。他說,「深圳」產的就是抄襲、就是仿造,「山寨」就是「深圳」。所以深圳的創新密碼深層就是「山寨」。

金心異承認,深圳的所有企業,在發展初期都有山寨的歷程,華為不用說了。就說鄭寶用(華為總工程師)拆解別人產品,然後模仿人家。騰訊叫「一直在抄襲,從未被起訴」。華為叫「龍崗不敗」。就是只要打華為有關的官司,在龍崗審,華為不會敗的。

金說,大陸所有的互聯網公司全都是矽谷成熟的商業模式拿過來拷貝,但是,「你要去做全球競爭就不行了,所以必須自己做研發創新。」

華為想走向世界,被迫每年10%的銷售收入用做研發。而大部份中國企業無法走向全球市場。

有核心技術的企業 在大陸很難發展起來

金心異表示,真正偉大的企業,如英特爾靠自己的核心技術起家?微軟怎麼起家的?Google怎麼起家的?包括蘋果,那些價值鏈主企業,大多都用自己的核心技術起家。

但是在中國這個市場上,李毅說,有很多有核心技術的企業,最後卻很少有起來的,這是土壤的問題。

李毅提到美國著名企業家和電腦科學家克拉克(Jim Clark),是互聯網真正的推手。李毅曾與他在北京會面,問他生活中甚麼最重要?「他當時排出來的序讓我呆掉了,他說,第一是上帝,第二是家庭,第三才是事業。他是基督徒。」

「後來我才知道,這種價值觀在美國或者歐洲教授、專家、企業家裏面非常普遍。」而在中國,恐怕沒有幾個人會認同。

華為從制度層面去「山寨」

李毅說,華為起家時並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這個鏈主企業購買型色彩更多。華為企業的本性是崇尚狼性文化,「最後形成了華為獨一無二的具有掠奪性的狼性文化。」

李毅說,「山寨」就是去仿造別人產品,「而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比較聰明,他從規則層面、制度層面去『山寨』別人。把IBM引進來華為,也可以說是『山寨』IBM的整個制度體系。」

任正非也不主張搞自主創新,李毅說:「我覺得這是一種機會主義、很中國化的一種主張。」而這種文化面向世界會「很厲害」,但是若被圈到內循環,「它的發展會不會導致大樹底下寸草不生?會不會破壞整個內循環的科技創新環境和生態?」

循環就是市場化 需要法治體系

去年,由於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中共領導人強調「國內大循環」,提倡以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金心異認為,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邏輯上是沒有錯,但是,先決條件就有錯,不應該有內外之分」。

如果最後非得切割內外的話,金心異質疑,怎麼內循環?「循環就是市場化,就是市場要素的自由流動,就是市場不再是分割的市場。」而「市場體系就是一個法治體系,就是一個規則體系」。

但是最近兩年,政府在干涉所有的市場領域、社會領域和道德領域,「這叫甚麼市場化?你就看到,我們離建立一個法治國家還有多遠。」而全世界文明的走向最公認的良法,就是憲政和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