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與1978年北京西單民主牆運動的張文和,10月22日凌晨被北京通州區中倉派出所十餘名警察帶走,之後將他送進精神病院。這是他第五次「被精神病」。

尋求律師介入

日前,北京異見人士張文和的妻子王素娥在網上發出信息:「張文和於2021年10月22日凌晨1點被抓走,22日夜裏送進精神病醫院,哪個醫院不告知,不讓探視,剝奪妻子知情權和探視權。」

張文和被拘消息曝光後,廣西維權人士李燕軍隨即成立了「營救張文和」群組。

10月25日,王素娥在北京的精神病院尋找張文和,終於讓她在通州區精神病醫院找到了,她要求和張文和會見,醫院以是警方送來的和疫情期間不能讓家屬會見。

王素娥得知,張文和周四要做司法鑑定,出結果後可能被移轉到其他地方。

目前,王素娥正在尋求律師介入。


王素娥找到張文和被關在通州區精神病醫院。(受訪者提供)
王素娥找到張文和被關在通州區精神病醫院。(受訪者提供)

妻拒簽字送精神病院

10月25日王素娥告訴大紀元記者,10月21日夜裏來了很多人拘捕張文和,她問甚麼事,警方說張在網上的不當言論被刑拘了。警方在張家尋找犯罪證據,翻了一遍沒搜到任何東西,後於22日凌晨1時將張文和帶到通州區分局中倉派出所。

王素娥說,「我到派出所去要見人,他們不讓見。要我簽字送精神病院或看守所,我拒絕簽字。」

「警方通知了張文和的五哥、二姐和妹妹去,當面告訴他們說我同意送精神病院了,現在你們同不同意?我說,我聲明:『我一不同意,二不簽字』。然後他哥哥、姐姐都說了同意送,說聽政府的,政府說送就送。我跟他們吵起來了還是扭轉不了這局面。」

警方向家屬索要醫保卡

22日晚上,王素娥剛離開派出所,警方就把張文和送去精神病院。「是他的哥哥、二姐和妹妹簽的字。而且這筆錢(醫療費)是公安局出的,這事很蹊蹺的。」王素娥說。

王素娥還說,「我老伴參加1979年的西單民主牆運動,當時全國抓了七個人,我老伴就是其中一個。要審判時法院要我老伴寫辯護書,他說我不用寫,在心裏裝著。然後我老伴在辯護時說了:『我不承認你的合法性,你不是民選的,不合法』。」

「法官一聽這辯護根本上不了判決書,然後就把我老伴轉移到精神病院。現在一有事兒就把我老伴送精神病院。

「25日警察打來電話,要我老伴醫保卡,我說你們有錢,我給你們醫保卡你們就關著我老伴不放了。」

李燕軍:關注警方隨意送精神病院

廣西維權人士李燕軍10月25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張文和已經被關過幾次精神病院了,而且這次他的夫人並沒有簽字,她是第一監護人。過去警方都是不經過家屬同意就直接送精神病院的。很多上訪的也經常這樣被關,關了幾年家屬也不知道。後來這種事傳得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們就訂了一個法律,讓家屬簽字才能送去精神病院。」

李燕軍表示,「現在他們就讓他的哥哥、姐姐、妹妹來簽名,甚至不告訴他的夫人送到哪家醫院。現在不經過家屬同意就關進精神病院好像有死灰復燃的跡象,我們必須要關注。」

10月27日下午,記者致電通州分局督察電話,但無人接聽。

10月27日下午,記者再電通州分局中倉派出所電話,電話則無法接通。

王素娥表示,「我老伴這事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我把這信息發出去,請求有律師能救救我老伴。」

1978年西單民主牆運動

1978年12月5日,魏京生在西單民主牆上貼出《第五個現代化:民主與其它》的大字報。一些工人和知識份子也自發地以大字報的形式在西單宣揚民主、自由。

民主牆運動在全國各地影響持續擴大,中共公安部在1979年3月展開拘捕反革命的行動。3月9日張文和為籌集活動經費到商店變賣手錶和照相機,被北京市東城區警察扣留,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等被警察搜走。同時期在北京被抓的還有魏京生、任畹町等人。

張文和被拘捕後送入北京市東城看守所,3月底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

在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關押19個月之後,警方稱張文和有精神病,將他關在監獄中的精神病醫院進行強制治療8個月,沒有經過任何精神病鑒定。直到1981年6月被釋放。#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