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國正面臨煤炭供應緊張、煤價和電價飆漲的困境,煤炭價格持續攀升,甚至作為南煤北運的樞紐城市秦皇島也鬧起了「煤荒」。

從事煤炭貿易已十多年的趙文(化名)第一次遇到當下這種煤炭緊缺的局面,他的公司在秦皇島港做煤炭「中介」買賣,但因為聯繫不到貨源,公司很久沒有開張了。趙文告訴《華夏時報》,「現在不是價格的問題,而是有錢也拿不到貨。」

秦皇島港是南煤北運的樞紐,山西、內蒙、陝西等地的煤炭從大秦鐵路線運到秦皇島,再由秦皇島港海運到南方各省。以浙能集團為代表的南方電廠和以晉能控股為代表的北方煤企多在秦皇島設辦事處,但更多的是溝通上下游公司的「煤炭中介」。

金貿國際的兩棟寫字樓處在秦皇島最繁華的地帶,這裏是許多煤企、電廠的辦事處,也有一些物流和煤炭貿易公司在這裏辦公。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幾乎形成一個完整的煤炭交易鏈。

「現在沒有現貨,不光是我們,整個秦皇島你可能都買不到煤。」山西一家大型煤企的一名業務經理說。

據秦皇島一名「煤炭中介」介紹,煤炭一般分為「長協煤」和「市場煤」,所謂「長協煤」就是簽訂了長期供應協議的煤,價格不隨市場而波動,「市場煤」價格隨市場波動。

在秦皇島,真正的「市場煤」已經很少,不僅客戶拿不到,就連大同煤企在秦皇島下設的子公司也沒有。

貨在大同煤礦就已經被「搶」得差不多了,能在秦皇島買到的少之又少。有「煤販子」表示,自己有1.8萬噸低硫煤,價格在2,700元/噸。

與往年相比,全國進口煤炭卻在減少,根據中共統計局數據,前三季度中國進口煤炭2.3億噸,同比下降3.6%。一名從事煤炭交易的專業人士說,之前一些企業用澳洲煤和印尼煤,現在進口減少了。

今年8月份以來,中國多地重現2020年12月的限電、停電狀況,而此次電力供應緊張涉及的範圍更廣,涵蓋大約20個省市。

中共當局近日放寬了對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的上下浮動範圍,同時要求推動燃煤發電和工商業用戶進入電力市場,建立一個電力價格「能跌能漲」的市場機制。

香港財經分析師蔣天明(Katherine Jiang Tianming)對大紀元表示,發改委此舉有助於燃煤發電廠在一定程度上將飆高的燃料成本通過提高電價而傳導到用戶端,從而緩解今年以來大幅上漲的煤價對電廠利潤的擠壓。但是,這卻會推高工商業用戶的用電成本,對經濟發展帶來嚴重阻礙,讓已經回落的生產活動進一步雪上加霜。#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