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709案維權律師家屬王峭嶺、李文足以及維權人士野靖環等14人日前宣布參加北京市基層人大代表選舉,隨即遭到當局威脅和限制,其中楊凌雲、郭啟增等10名參選人被警察軟禁在家中或強制外出旅遊,「直到投票日前一天才能回來」。

2021年的中國區縣人大換屆選舉在即。自10月21日起,14名獨立候選人分別在所屬的居委會、村委會門前開始參選宣傳。

野靖環20日在推文中表示,21日楊凌雲進行選舉宣傳,「各個屬地警察從中午開始打電話。十八里店李海榮和郭啟增的片警說:你要上哪去跟我說一聲。三間房朱秀玲的片警說:明天不許去楊凌雲家,反正跟你說了,你聽不聽就是你的事。安貞劉秀貞派出所所長和片警來家說:不許在這裏進行選舉。新源裏王秀珍的所長和片警來家裏說:不許出門。」(點擊這裏前往相關推文)

709案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也發推文表示,截止到20日晚上10:00,14個獨立候選人中,除了野靖環、李文足、劉二敏和她王峭嶺本人之外,其他人都被警察警告不准參加楊凌雲於21日舉行的競選宣傳。

野靖環21日的推文說,當天上午9:36,她和李文足、王峭嶺到達參選人楊凌雲家小區門口,然而楊凌雲從早上7點就被片警帶到派出所「喝茶」了,大門不讓進,並有很多男士把守,要求她們登記身份證。

一同前往的王峭嶺發推文說,在她們準備離開時,突然出現了一群打掃衛生的環衛工人。

李文足的推文說,「一個人突然大聲指揮著一群環衛工人:趕緊掃!使勁掃!從兩邊往中間掃!」她說這個場景太熟悉了,「2019年我們在臨沂監獄要求會見全璋時,也是掃大街的、灑水車、敲鑼的,試圖趕走我們。沒想到今天在我們選舉宣傳日第一天又一次上演。」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現場一位劉姓旁觀者說,「這些掃地的清潔工和臂戴紅袖箍的女子以及在周圍拍攝的便衣人員都是當地街道辦和居委會、派出所警察派出的便衣人員。他們除了阻撓這幾位人大代表參選人,還拍照記錄現場情況。」

對此,李文足向該台表示,根據中共選舉法的相關條文規定,她們在選舉日前夕進行的宣傳活動完全符合法律。「本來這是一個非常正當與合法的行為,但是就被他們以各種各樣的手段騷擾和阻撓。這是一個非常荒謬和可笑的事情。」

此外,野靖環21日發推文表示,22號是另一位獨立候選人劉秀貞選舉宣傳的日子,但是派出所所長堅決不讓劉秀貞進行活動,並派保安在劉秀貞家樓下看守,不許劉秀貞出門,劉秀貞的宣傳活動因此被迫取消。

22日,王峭嶺進一步發推文說,劉秀貞從早上6:30就被帶走「旅遊」。在另一則推文中,她還說,候選人李海榮家21日早上一開門,一輛「豪車」已在家門口等候。

另據一位知情人透露,候選人郭樹梅21日大半夜也被片警拉到郊區平谷「旅遊」。片警對她說,如果不願意跑遠路,也可以在附近找賓館住下,「反正不能在家,不能出一點問題」。儘管郭樹梅質疑「在家睡覺能出甚麼問題」,但最終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同意去了平谷。

野靖環21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有些人可能要到11月4日或5日才回,也就是投票日前一天才能回來。」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開始在多達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或是約談一百多名維權律師、異見人士以及他們的親屬。「709」律師被吊銷執照、斷絕生活來源,他們的家屬也遭到騷擾、逼遷,甚至孩子都受到株連,不能上學、不能出國。

今年10月15日,北京709案維權律師家屬李文足、王峭嶺以及維權人士野靖環、楊凌雲等14人宣布參選人大代表,並發表《聯合宣言》。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在709案維權抗爭的6年中,他們居無定所,每次租房都被逼遷,連孩子都被學校趕出來4次、辦護照3次遭拒,自己的丈夫被秘密失蹤3年多,想找人大代表反映情況根本找不到人,因此「想做一個讓別人找得到、全心全意為選民辦實事、說實話的人大代表」。

就21日被阻撓進行選舉宣傳一事,王峭嶺22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這跟「我們在整個709案當中所遇到的好多事情很相似,我覺得很荒謬。我們去的那個小區本來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區,出入都沒有人管的,但昨天一些西裝革履的人在那兒,讓我們登記身份證,就跟警察查我們的身份證一樣,但他們又不是警察」。

她說,「因楊凌雲前天生病,所以我們就帶著水果去看她,並觀摩她選舉宣傳的事情,結果演變成了好像很大的一個事情,不讓見,水果也只能放在門口的警務亭。」

「當我們在楊凌雲家樓下等待朋友到來時,據李文足估計周邊盯著我們的人就約有100人,有的拿著攝錄機,有的腰間掛著對講機。當我們在路邊接受記者採訪時,來了一群環衛工人,推著小型灑水車,一個領導模樣的人還叫『使勁噴』。」這一舉動讓她想起野靖環之前參與過的3次獨立選舉中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情。

她說,「2011年的時候,是警察出面,她們被帶到派出所,被推搡、被打;2016年的時候,在警察的旁觀下,一群『朝陽大媽』對她們推推搡搡;現在是變成了便衣觀看、環衛工人來掃我們,要把我們從這個地方趕走,這麼多年打壓一直在持續。」

對此,維權律師王宇的丈夫包龍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出,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一個公民最基本的一項權利,每個公民都有權選出自己的代表,表達反映自己的意見,而選舉人大代表就是主張自己權利的一個途徑。

他說,選舉人大代表應該是表現民主的一個方式,但「我昨天在現場看到是明顯的騷擾,一幫清潔工掃地,其實就是驅趕,『朝陽大媽』戴上紅袖箍那種卑劣的表現亦令人噁心」,他感嘆,「說是民主,哪有啊,根本就是限制你,不讓你做任何事情。」

遼寧一位維權人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我一直在關注這個事情。當局採取一些手段打壓這14名參選人是大家意料中的事。當局會想盡一切辦法不讓她們進入到選舉程序裏成為獨立候選人。」

維權人士說,「習總書記不是向全世界宣布『中國(中共)的民主是最好的,全方位全過程全民參與』,我想大家都可以嘗試一下。而她們(14人)這樣做重要的意義在於敢站出來公開參選,這是對國家、對社會有意義的事。雖然結果已在預料之中,但這不重要。」「我身邊多數人都是支持的,只是因當局禁言不敢說而已。」

中共憲法第57條規定,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掌握立法權、任免權、監督憲法的實施等重大事項決定權。

不過,據德國之聲18日報道表示,全國人大的代表人數接近3000名,是全球最大規模的議會機構,但其卻時常被外界稱為橡皮圖章或紙老虎。#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