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摺紙是一門簡潔高雅的藝術,行家們都知僅用一張紙完成一件作品並非易事,充滿了挑戰。

來自芬蘭的專業摺紙藝術家尤霍‧肯克萊(Juho Konkkola)自幼便愛好摺紙,2018年因「實在無聊」開始潛心創作一系列精緻的奇幻人物造型。他耗費心血完成的第一件原創作品為一個配戴盾牌和長劍的「俠士」。該作品不是分片黏貼在一起,而是整件用一張紙一氣摺成,三維立體,栩栩如生,令人驚歎。

(從左至右)2018年4月-俠士,第一版;2019年9月-俠士,改版;2020年6月-刺客,第15版;2020年8月-刺客,改版。(由Juho Konkkola提供)
(從左至右)2018年4月-俠士,第一版;2019年9月-俠士,改版;2020年6月-刺客,第15版;2020年8月-刺客,改版。(由Juho Konkkola提供)

今年夏天,精益求精的他又推出俠士第四版——「騎士,2021」。騎士全副武裝,盔甲閃閃發光,長劍在手,盾牌威武,十字紋飾清晰可見。肯克萊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他完成該作品的縮時攝影,證明騎士的確由一張紙摺成,未剪一刀。

真正開始摺造型之前,其實還有大量的準備工作,包括:在練習紙上反覆嘗試,不斷完善摺紙計劃;繪出折疊圖樣;不厭其煩地將紙張摺出無數的橫線、豎線、對角線。


尤霍的縮時攝影。(由Juho Könkkölä提供)

「摺紙藝術的關鍵元素在於紙張和你的藝術構思,如此簡單。」他告訴大紀元,「只需要你的想法、雙手,和用以創作的素材。不過雖聽則簡單,構思這部份可能會很複雜。」

騎士所用為溫州宣紙,長寬均為68厘米,此類紙質不適合折疊,得先用甲基纖維素水處理。宣紙非常輕薄,作品某些部位,例如騎士握劍的手掌需折疊五十次之多,也只有這種紙才能做到。騎士成品高18厘米。

以下是尤霍最令人驚豔的騎士摺紙,盔甲俱全,一紙疊成:

(由Juho Konkkola提供)
(由Juho Konkkola提供)

尤霍說摺紙藝術最具挑戰性的部份是如何突破該藝術形式本身的侷限性。「將你的想法用一張方塊紙摺疊出來並不是簡單的事,這個過程需要多年的錘鍊才能做好。」他補充道。

「我設計時,對這些侷限保持開放的心態,讓它們引導我對造型的想法。最初的設計均為帶斗篷的人物,因為那時我還不會摺頭或臉部。現在練的多了,我越發覺得不再被這方塊紙和藝術形式所限制。」#

(由Juho Konkkola提供)
(由Juho Konkkola提供)

 (由Juho Konkkola提供)
(由Juho Konkkola提供)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