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北京畫家許娜在內的11名法輪功學員因發送北京的疫情照片給網絡媒體被中共非法拘押。10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對他們非法開庭。而律師和家屬都遭到中共公安嚴控打壓,被禁止參加庭審。

15日早上8時,許娜的辯護律師梁小軍在推特上發帖表示,許娜等11人案今天開庭,他將在庭審中做無罪辯護,他寫道:「今天,北京東城區法院,因在《大紀元》網站上發疫情期間北京一些地方的照片,許娜等11人被定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將開庭一天,擬依據《世界人權宣言》作無罪辯護。」

《大紀元》早前報道,在2020年2月至6月疫情期間,許娜、李宗澤等11人向媒體和互聯網披露真實訊息,被北京東城公安分局以涉嫌破壞法律實施罪名刑事立案拘留。之後,東城檢察院以同一罪名提起公訴,但庭審多次被無故取消、延期。

16日早上,就許娜等人開庭情況,《大紀元》記者致電梁小軍律師,電話接通後,他回答:「現在我不方便、現在不方便,謝謝。」隨後掛斷電話。

中國人權律師謝燕益告訴《大紀元》:「(辯護)律師估計也被維穩到現在不敢說。」

謝燕益律師是許娜之前唯一指定的辯護律師。今年8月,他公開致信北京市政法委書記等人,批評東城法院非法剝奪他作為律師對許娜、李宗澤的辯護權,要求該案回到法治軌道,並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

謝燕益表示,因15日許娜案開庭,14日中午,他已被國保叫去「喝茶」。而當天半夜之後,他們整個家庭也被當局嚴防死守,警察全天候上崗。「專門有一個麵包車,不知道有多少人,全天候的輪班守候,連小區的後門都給封死了,就足見他們對這個案子是多麼害怕、多麼恐懼。」

謝燕益妻子原珊珊15日一早在推特發出帖文和影片,披露當局為阻止謝燕益到庭,對他們家進行24小時的全方位監控。她寫道:「今天早晨6時30分出門,知道我家又被24小時監控,原因是謝燕益代理的許娜案件今日開庭,本就不能出庭辯護,家裏還被來這招數,這都不是人權問題了,法律的尊嚴還有嗎!」

「2021年10月15日早7時30分,因謝燕益代理的許娜案件,我家又被全方位監控跟蹤……這就是生活。」

謝燕益15日凌晨也在推特發帖說:「儘管目前看來我和李宗澤的父親李志強先生明天到達現場為許娜、李宗澤辯護的希望渺茫,但心中還是祈願案件能有一個不太壞的結果,因為僅從法律上來看無論是因為疫情、還是信仰的原因如果最終對當事人作出有罪判決都顯然構成反人類事件,這不單是蒙冤者的不幸,對於冤獄製造者恐怕也是沉重的歷史包袱。」

當事人父親被攔截

另有知情人15日對《大紀元》披露,因15日開庭,從13日晚6時,山東德州當地派出所多人到李宗澤父親李志強家維穩。

「北京公安因為害怕宗澤的父親控告,害怕旁聽、害怕辯護,讓德州當地的公安威脅宗澤的父親,說是去北京就抓起來。然後德州天衢辦事處人員聯合派出所組成了攔截,動用了十幾人,警車停小區門口,從13日晚6時,派出所人員就開始敲門騷擾到14日晚,瘋狂敲門,並找來兩撥開鎖公司開門、撬鎖。」

知情人說,從15日凌晨2時到15日當晚,李家屋門口一直有人監視,「他們甚麼也不說,也不說自己是幹甚麼的,有甚麼公務,就是想私闖民宅,入戶搶劫,甚至想綁架,就是想威脅李宗澤的父親。」

知情人還表示,李宗澤的母親早上去法院,也遭到德州天衢辦事處和派出所專人攔截照相,從早到晚寸步不離地跟蹤。

「宗澤的父親作為宗澤的直系親屬,按照法律規定,完全有資格作為親友參加辯護,但法院非法拒絕,不僅不讓辯護,連旁聽都不讓。」知情人說。

謝燕益也表示,孩子開庭,連父母去法院旁聽都不讓,可見他們有多恐懼,「人們能夠見證這場罪惡的發生,見證他們是如何地製造冤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