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串流媒體平台Netflix獨資拍攝的韓劇《魷魚遊戲》(Squid Game)火爆全球,成為該平台有史以來最受歡迎劇集,開播僅23天點擊量突破1.32億,全球90多國觀看量排名第一。韓國紀錄導演崔工在表示,韓國有希望能抵制中共資本。

《魷魚遊戲》講的是456個因欠高利貸而走投無路的人,被黑暗勢力設局被迫參加血腥暴力的殺人遊戲,因為勝利者能得到一筆鉅額獎金。該劇自9月17日開播後僅僅23天,其點擊量即高達1.32億,佔了Netflix一半多的用戶。

Netflix公司10月12日表示,《布里奇頓》(Bridgerton)曾在首播28天內創下8,200萬家庭觀看的紀錄,但 《魷魚游戲》在短時間內就超過了這一數字。該劇在Netflix全球94個國家10大榜單上排名第一,並且是該平台第一部在美國排名第一的韓劇。截至10月12日,點擊量突破1.11億。

Netflix將因此獲得一筆意外之財。據估算,《魷魚遊戲》將為Netflix創造近9億美元的價值,而該劇的製作成本只有2,140萬美元,這僅僅是《魷魚遊戲》第一季的數據。

Netflix亞太地區(除印度外)內容副總裁金敏英(Minyoung Kim)表示,自2015年開始投資韓國電視劇和電影以來,《魷魚游戲》超過了他們「最瘋狂的夢想」,給了Netflix更多的信心。

《魷魚游戲》約95%的觀眾來自韓國以外。Netflix表示,該劇集已被翻譯成31種語言,並以13種語言配音。

Netflix於2016年開始其韓國業務,迄今已引進80多部韓國電影和電視劇。過去兩年裏,觀看韓劇的美國人數量翻了一番。從 2015 年到 2020 年,Netflix為韓國市場投資約 7 億美元,今年計劃再投5 億美元。

韓國有望抵制中國資本

韓國紀錄片導演崔工在(Deckard Choi)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對於韓國來說,《魷魚游戲》的成功是非常幸運的事情,這樣一來,韓國就有了可以對抗中共勢力的新實力,《魷魚遊戲》的成功使他看到了抵制中國資本的希望。

「我認為這個《魷魚游戲》已經證明,韓國的未來是比較明朗的。 」崔工在告訴大紀元記者,「其實韓國文化市場完全由中國資本支配,即便說只靠中國資本也不為過。」

談到《魷魚遊戲》的成功,崔工在認為,《魷魚遊戲》提供了一個契機,適應了一種需求,因為觀眾已經厭倦了韓國公共電視台播出的狗血劇,觀眾的欣賞水平在提高,韓劇需要變化,而《魷魚遊戲》走的是國際路線,對大眾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魷魚遊戲》提供的就是這種變化的契機。

關於《魷魚遊戲》風靡全球的原因,崔工在認為,一方面,《魷魚遊戲》講述的是非常現實的故事,太富的人和太窮的人都感到生活沒意思;另一方面,這部戲雖然以非常國際化的形式呈現,但內容卻非常具有韓國特色,帶有韓國文化基因,這是這部戲在海外受歡迎的主要原因。

資本主義制度有「善」的自由

《魷魚遊戲》編劇兼導演黃東赫(Hwang Dong-hyuk)表示,他想寫一個關於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寓言故事,描述一種生活中的極端競爭,但他想用生活中的真實人物來呈現,且描繪的遊戲要簡單易懂,這樣觀眾就可以將註意力集中在角色上。

不過,黃東赫的《魷魚遊戲》劇本被擱置了10年左右,韓國影視公司認為故事情節荒誕,沒有商業價值,因此拒絕拍攝。

黃東赫認為,《魷魚游戲》在海外獲得成功的兩個因素是「簡單」和「容易引起共鳴的角色」。歐美觀眾在該劇極端感官刺激的表現手法下,感受到了資本主義的貧富差距和露骨人性,而亞洲觀眾則看到了現實中自己身邊的人物。

韓國專欄作家黃善宇。(圖/新唐人)
韓國專欄作家黃善宇。(圖/新唐人)
《魷魚遊戲》轟動全球後,朝鮮指該劇暴露了韓國資本主義社會「弱肉強食」的「殘酷現實」。對此,韓國專欄作家黃善宇(Hwang Sun Woo)對大紀元說:「在我看來,資本主義本身並不一定是善的,但在資本主義體制下,才有善的自由。」

黃善宇表示,文化會帶來很多無意識的影響,如果電視劇中有錯誤的世界觀,導演實際上會以這樣的世界觀為基礎來呈現,所以人們不應該一成不變地接受,而是應該過濾地接受。

他以《魷魚遊戲》為例說,「這部戲中有很多種世界觀,其中就有批判資本主義的邏輯,如果你接受這個立場,你就會認為資本主義是不好的。因此我會站在中間立場來評價這些,告訴人們正確的事情。」@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