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官媒高調發文稱,中共為黨員民營企業家舉辦研討會,接受紅色教育。分析認為,中國民營經濟盛衰全憑黨一句話,民營企業家被要求聽黨話,沒有自由。

黨媒新華財經日前發文稱,中共黨員民營企業家舉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研討班,還特地選在浙江嘉興結業。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李兆前出席講話。

參加者全是來自各地的一流民企負責人,包括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江蘇萬順機電集團董事長周善紅、杭州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江蘇永剛集團董事局主席吳耀芳、中企萬盟董事長田源、泰康保險董事長陳東昇等。

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的時事評論人郭寶勝對自由亞洲說,中國已進入「國進民退」時期,需要一批黨員身份的民營企業家帶頭回顧黨史,「使其成為黨的附庸。」

新華財經的推文下方有網友表示,「企業做小了是個人的,做大了就是國家的。是時候表忠心了」,諷刺意味十足。

分析:走在「消滅私有制」路上?

15日,新華社再發習近平的「共同富裕」說,文章提出了中共實現「共同富裕」的時間表。2035年,「共同富裕」將取得實質性進展,2050年「基本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然而,「共同富裕」自今年8月習近平提出,就引起一番恐慌。企業家們紛紛火速捐錢免災,騰訊馬化騰「助力共同富裕」捐了1,000億元人民幣,阿里巴巴的馬雲投資1,000億,據彭博社統計,二周內至少有73家公司響應。

日前,螞蟻集團又響應號召將持有的財新傳媒股份全部賣出;此前阿里巴巴遭約談調查整頓,被罰182億元人民幣,馬雲壯年退休甚至一度失蹤;當局下手之狠令人膛目。

在馬雲退休後,民營大佬們掀起卸任潮,38歲的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41歲的拼多多集團董事長黃崢,還有螞蟻金服董事長井賢棟、騰訊馬化騰、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等先後卸任。

這一波是「共同致富」還是「殺富濟貧」?或是「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再進一步?民營企業家的命運備受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家資本入股民營上市企業。今年以來,包括國資委、地方國資委、中央事業單位在內的「國資系」正在參與或已完成20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權交易。「在國資作為受讓方的股權轉讓中,近六成轉讓方式為無償轉讓或行政劃撥。

除了收錢外,中共還在打壓民企,如整治教培行業,摧毀創造上千萬個就業機會;整頓大型科技企業,迫使其聽命中央,切斷民企染指銀行、新聞、教育等政治敏感行業;並提倡「混合所有制」,就是要國企對民企滲透和控制。

民企從零崛起 鄧小平「開放」

外界關注,習近平是在摒棄鄧小平路線的「國退民進」?

民營企業興起源自1980年代,文革後的中國經濟頻臨崩潰。鄧小平提出讓一部份人、一部份地區先富起來的口號。「改革開放」政策讓民企迅猛發展,經濟騰飛。

到40年後的今天,官媒2018年報道,「我國中小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徵,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生力軍。」

事實上,民企得不到政府的關愛,中國銀行業對國企與民企差別待遇明顯,2016年企業新增貸款中,高達78%流向國企。中國經營報曾報道,民營企業若想從銀行獲得貸款,需要比國有企業多付出至少10%~15%的利率。

在這種不合理的資源分配下,中國形成新的權貴階層,貧富差距擴大,社會矛盾加劇。民營企業家自嘲是「共和國的養子」,而國有企業才是「親生兒子」。

2013年習近平上台後明確提出,實行國資、集資、民資等交叉持股的混合所有制經濟,作為深化經濟改革的重要原則,被認為是走毛澤東「公私合營」的老路。

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的時事評論人郭寶勝對自由亞洲說,當局現在採用毛澤東時代的管理方式對待民營企業家。

民企歸零 毛要其「絕種」

50年代的「公私合營」運動跟農村土改運動類似,先在私營企業發展黨組織,輿論抹黑資方,再煽動工人批鬥和孤立資本家,最後逼迫資本家「自動」交出資產。「日裏敲鑼打鼓,夜裏抱頭痛哭」就是當時的寫照。

在建政前,中共把民族資產階級當作統戰對象,搜狐「歷史會客廳」節目透露,當時毛澤東說「不主張沒收資本家的產業」,打動了一幫「實業救國的理想主義者」,「共產黨描繪了一個非常美好的藍圖」,很多人不走了,「做一個中國夢」。

在建政後,中共剛剛進城一無所有,安撫資本家,在韓戰爆發轉為戰時體制後,政府控制了所有重要的戰略物資,加之土改沒收地主資產,民營經濟空間已大為縮小。中共還發動了「三反」、「五反」運動,讓人心生恐懼。

到1953年開始的「公私合營」運動,中共強行將資本家私人財產劃歸國有,只給一點股息紅利,到1966年停止。

1956年2月,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陶鑄總結:「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資本家的全部財產拿過來,約計全省私營工商業的資金有1億九千多萬,國家發了一筆洋財。」

不過「發洋財」的背後,上海出現了資本家喝硫酸、飲毒藥、跳樓、投江、上吊等自殺高潮,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主辦的民間歷史欄目說,短短幾個月,被逼自殺的上海資本家竟然多達好幾千人。以致上海市長陳毅經常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

例如著名企業民生公司(民生銀行)創始人盧作孚、冠生園品牌創立者冼冠生不堪凌辱自殺等。

毛澤東提出要讓「資本主義絕種,小生產也絕種」。幾乎就在實行定息贖買政策的同時,毛澤東1955年在中共七屆六中全會上明確提出要讓資本主義馬上「絕種」。

這種狀態持續了30年,一直到80年代,民營經濟這一經濟類型已不存在。

民營經濟「窮途末路」?歷史重演

多位專家警告北京不要走回老路。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張維迎說,在追求「共同富裕」的過程中,政府不要對市場進行過度干預,針對富人和企業家只會使國家重新陷入貧困。

前北大教授、經濟學者夏業良夏業良對美國之音說,民營經濟在中國已經「走入窮途末路」。他也警告,中國或許會倒退至改革開放以前的時代。因為發展的環境和潛能已經被中共「大一統」的思路遏制了。

中國經濟的可怕就在於此,民企歸零源於毛時期的「絕種」;興起是鄧小平的「開放」;如今「混合」是習近平的主張,就是說,民企興衰全憑中共黨魁一句話,民營企業家戰戰兢兢求生存。

旅美中國作家郭寶勝說,打著「共同富裕」旗號,逐漸削弱民企作用,進而強化國企及強化中共領導。若長此以往地把民企變成「紅色企業」,中國的民營企業會走向沒落,整個市場經濟也會走向沒落。#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