矗立於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雕塑近來風波不斷。其創造者高志活早前聲明是國殤之柱的擁有者,並已委託律師要求港大召開聆訊,希望能將「國殤之柱」完好運離香港。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昨日接受本報節目《珍言真語》採訪時認為,「國殤之柱」不只是一個雕塑品,更是香港的集體回憶。

錢志健表示,「國殤之柱」代表了「六四」之後30多年的歷史,支持普世價值的國家和公民社會都明白,「六四」代表了一場學生運動,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希望中國走向民主,但最終發生了一場悲劇。

他指,香港曾是一個自由的城市,港大容納了「國殤之柱」20多年。「國殤之柱」是香港的集體回憶,亦是港人和大陸的一個聯繫。但現時要將它摧毀,他認為,整件事做得很差、很「核突」,做得越多,全世界都會覺得港府野蠻。他質疑,這究竟是港府的要求、或是中聯辦,還是其它?

錢志健認為,今次事件很取決於港大校長張翔。「國殤之柱」作者高志活採用正常途徑出律師信給港大,港大是否循正常途徑回覆,體現是否仍覺得港大是值得尊重的、容許多元聲音的學術府邸。

高志活在12日發出聲明,表示已經委託香港律師聯繫港大,要求召開聆訊,希望能將「國殤之柱」完好地運離香港。他在聲明中強調,雕塑一旦被破壞,校方有責任作出賠償。若「國殤之柱」被毀,希望眾人把雕塑的碎片收集起來,碎片象徵著「帝國滅亡,但藝術永存」(Empires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

「港版六四」正發生

錢志健認為,香港正在發生「港版六四」。支聯會被解散,組織的核心人物全部被捕,銀行戶口被凍結,他形容是「殺人不見血」的政治暴力,而且支聯會、李卓人、何俊仁、鄒幸彤被控顛覆國家政權,「這就跟『六四』時候的版本一樣」。他批評政,權很暴力地清算香港過往認為值得驕傲的東西,如果全部被去除,香港只剩下一個空殼。

錢志健提到,有很多人覺得現政權是想人們遺忘兩年前為香港犧牲的人,想改寫、甚至是刪除歷史。他認為現今社會資訊流通,它沒辦法去改寫全世界的歷史。

支聯會、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早前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鄒幸彤等5名支聯會常委被控「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除正就另案服刑的李卓人、何俊仁外,其餘都不准保釋。另外,警方上個月到六四紀念館搜查,帶走大批展品,其後宣布凍結支聯會銀行帳號及物業「六四紀念館」。支聯會已在9月25日通過解散及清盤的特別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