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不是講英文的美國戲劇,而是講韓文的韓劇,但是卻能夠在全世界獲得熱烈迴響,確實是破天荒。也因此,《魷魚遊戲》成為國際媒體爭相報道的焦點,包括南韓巨星李政宰等4名主要演員還登上美國知名的吉米脫口秀,受到國際矚目。

表面上,《魷魚遊戲》的劇情很單純,描述一群社會底層、走投無路的弱勢者,忽然接到神秘的邀請,參加一場看似簡單、卻競爭激烈的生存遊戲,一起爭奪456億韓圜的巨額獎金,整部戲的故事就從這裏展開。

編劇兼導演黃東赫告訴媒體說,這部劇拍的就是一群「輸家」、也就是losers的故事,他拍的是一個關於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寓言故事,所以我們看到很多評論文章跟影片,都在討論社會現實以及人性的光明與黑暗。

資本主義少數權貴精英 想要帶人類走向共產主義

不過在我看來,導演說他拍的是資本主義的寓言,但我認為這部片可以說是一部描述資本主義的少數權貴精英,想要帶領人類走向共產主義的「預言」。我不知道導演有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我看到這部電視劇確實有傳達這樣的內容。

有不少人在警告,有一批非常有權勢的政商權貴,正在國際上推行「大重啟」或「大重構」計劃,目的是要建立「世界大政府」,推動類似共產主義的極權統治。(影片擷圖)
有不少人在警告,有一批非常有權勢的政商權貴,正在國際上推行「大重啟」或「大重構」計劃,目的是要建立「世界大政府」,推動類似共產主義的極權統治。(影片擷圖)

簡單說,我認為《魷魚遊戲》揭露了至少兩大重點:第一,共產黨是怎麼樣把正常人逐漸改造、扭曲,最後變成了道德淪喪、失去人性的「非人」。第二個重點,它揭露了當代社會有一批資本權貴,想要把人類帶向共產主義的極權體制,讓全世界集中控制在他們的手中。

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嗎?我們現在就分三個層面來說。

層面一:遊戲體制與規則 與共產黨高度相似

首先,《魷魚遊戲》給許多觀眾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遊戲建築很華麗壯觀、服裝色彩很鮮豔,但是遊戲背後卻藏著巨大的謊言、鬥爭與殺機。這一點,正好隱喻了共產黨的「假大空」與造假欺騙。

大家看看中共,是不是經常用假大空的數據來吸引外資投資?是不是常帶媒體與外賓去看華麗的建築或者樣板城市,來欺騙人們相信共產黨?去年疫情期間,共產黨是不是常用美好的「正能量」報道,來為黨歌功頌德,同時掩蓋疫情的風險?所以說,華麗的遊戲建築與服裝其實呼應著共產黨的假大空。

接著,所有參加遊戲的人要簽一張「同意書」,要服從三項遊戲規則,前兩條是「參加者不得任意中斷遊戲」,以及「拒絕進行遊戲的參加者將視為淘汰」。

其實這就隱喻著加入共產黨的宣誓儀式,只要你加入共產黨組織,你就得無條件地聽黨的命令來行動,隨時準備為黨犧牲一切,不能有自己的意見或主張,即使是做殺人放火的事情也不能抗命,否則就會被「淘汰」,在遊戲裏頭就是會丟了命。

少數的權貴精英制訂規則,再強制加到參賽者身上,但卻又聲稱這是「民主」與「平等」。這一點是不是跟共產黨很像?(影片擷圖)
少數的權貴精英制訂規則,再強制加到參賽者身上,但卻又聲稱這是「民主」與「平等」。這一點是不是跟共產黨很像?(影片擷圖)

另外,遊戲裏的管理者,經常跟參賽者說他們會維持整個遊戲的「民主」與「平等」,但其實只是幌子,因為整個遊戲規則根本就沒有讓參賽者來參與制訂。實際上,規則是少數的權貴精英制訂的,再強制加到參賽者身上,但卻又聲稱這是「民主」與「平等」。這一點是不是跟共產黨很像?

共產黨也經常喊著「民主」、「平等」、「人權」的口號,把自己打扮的跟國際主流大國一樣,好像都講究這些普世價值,但實際上卻自己偷換概念、扭曲這些價值的內涵。比方說把民主硬改成「民主集中制」,集中在幾個權貴手裏;還把人權說成是「過上好日子」,抹殺了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重要。

所以說,遊戲裏的管理者跟共產黨一樣,都喊著民主、平等這類「政治正確」的假口號來迷惑群眾,再把群眾一步步帶入自我毀滅的深淵。

而且,諷刺的是,當管理者嘴上喊著這些普世價值的口號,但行為上卻是殘暴無人性、殺人不眨眼,造成多少人員死傷都不在乎。這一點,是不是又跟共產黨一模一樣?嘴上喊著要建設自由、民主的新中國,結果卻發動一連串的政治鬥爭與屠殺,造成幾千萬人死亡也不在乎。

最後,遊戲體制還有一點跟共產黨非常相似,就是體制為了達成黨的意志、達成領導人或者權貴的目標,可以不惜一切地犧牲人命,還可以縱容手下任意腐敗,只要能達成領導的目標就好。

在戲裏頭,有基層士兵偷偷地把還沒死去的參賽者送去活摘器官,再把器官賣掉,牟取暴利,這跟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是一模一樣。但是當遊戲的管理者發現這個問題之後,他竟然說他不在意他們盜賣器官,重要的是不要破壞他玩遊戲的規則。

說穿了,遊戲的管理者並沒有人性可言,這一點跟中共是一樣的,只要能達成黨的目標、不違抗黨魁的意志,底下的人再怎樣沒人性都沒關係。舉個例子,中共從1999年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直到現在二十幾年了,都換了兩個黨魁,但活摘器官還在繼續,這就是很典型的案例。

層面二:極權鬥爭扭曲人性 將人變成「非人」

無止盡的鬥爭,是共產黨奪取政權的武器,也是共產黨用來維持極權專政、壓制人民的利器。這些鬥爭的手法與過程,正好在《魷魚遊戲》裏有著相當生動的刻畫。我們舉幾個鮮明的鬥爭手段來看看:

手段一:不斷分化 製造內鬥 摧毀信任

階級鬥爭是共產黨的政治哲學,而要發動階級鬥爭前,要先把階級劃分出來,也就是把人民劃分成不同的群體,再來發動鬥爭,也就是要先「分化人民」,再挑動「群眾鬥群眾」。群眾鬥群眾,不但可以消滅黨的敵人、削減群眾的整體力量,最重要的是還可以摧毀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讓群眾失去凝聚力。

比方說,遊戲裏頭,不斷地把參賽者「分組」,其實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劃分群體、分化群眾。像「拔河」遊戲,十個人為一組,就是把人們劃分成不同的大群體,相互鬥爭,讓一群人彼此合作,對外鬥垮另一群人,這是屬於「外鬥」。

遊戲規則要兩人彼此互鬥。這樣就讓兩個原本彼此信任的朋友,突然間翻臉,變成你死我活的敵人。(影片擷圖)
遊戲規則要兩人彼此互鬥。這樣就讓兩個原本彼此信任的朋友,突然間翻臉,變成你死我活的敵人。(影片擷圖)

但是接下來,遊戲改成玩彈珠,兩個人為一組,但這次的規矩卻改成兩人要彼此互鬥,就變成了「內鬥」。這樣就會讓兩個原本彼此信任、組成團隊的朋友們,突然間翻臉,變成你死我活的敵人。這樣一來,不但會摧毀人與人間的信任,還會讓人們失去人性的底線。

而在歷史上,共產黨就是擅長這樣的分化人群、挑撥內鬥,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逼得許多至親好友彼此相互批鬥、相互揭發,整個社會誰也不相信誰,結果人人都變成了一座孤島,正好消除了共產黨對群眾抗爭的擔憂,也方便共產黨對每個人進行各個擊破。

手段二:誘導貪婪人心 用利益煽動鬥爭

在遊戲裏,管理者用巨額的獎金吸引參賽者加入體制,相互鬥爭,最後達成了相互毀滅的結果,456個人只剩下一個人存活。這就是利用利益來刺激人心的貪婪,從而煽動殘酷的鬥爭。

現實生活裏,共產黨也一直是這樣做,他們通過大量的金錢、名利、權位來收買人群,煽動鬥爭,比方說台灣的親共媒體與親共組織,他們就是收了中共的資金,來負責對台灣進行宣傳統戰和輿論鬥爭。

手段三:製造高壓恐懼 迫使人們為自保而害人

製造大規模的集體恐懼,是全世界各個極權體制慣用的統治手段,用恐懼來迫使人民、百姓聽話,不敢抵抗。但是恐懼,也是誘發人心的「惡」與「私」的催化劑,是一把摧毀道德與人性的利斧。

在遊戲裏,管理者用「死亡」來製造集體恐懼,迫使參賽者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得想方設法贏過別人,甚至害死別人。像在「玻璃橋」的遊戲裏,許多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命,相繼把別人推下橋去,即使原本善良的人,也因為恐懼、為私而變得兇惡起來,甚至害人。

而在中共統治期間,不論是土改、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還是文革等等政治運動,都是一貫地先通過殺人,製造大規模的集體恐懼,恐懼就會迫使人們主動地去出賣別人、栽贓別人、傷害別人,目的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但是人的良知與道德,就會在這痛苦的過程中逐漸消滅。

手段四:製造生存矛盾 挑撥仇恨內鬥

在遊戲裏頭,管理者故意在晚餐時段,只給參賽者每人一顆雞蛋、一瓶汽水,讓參賽者為了搶食物而打起來,目的就是要通過糧食的短缺,來製造人與人之間的生存矛盾與仇恨,最後釀成了半夜裏的一場生死鬥爭,參賽者自相殘殺。這個手法跟中共是一模一樣。

舉個例子,當年「六四」天安門學運期間,中共刻意不讓軍人看新聞信息,看不到事件真相,再不斷地灌輸軍人說「學生暴打軍人」,用假消息來煽動軍人對學生的仇恨與矛盾,最後軍人出動,武力鎮壓,釀成天安門屠殺的悲劇。所以說,製造矛盾、挑撥仇恨,中共的手法跟遊戲裏是如出一轍。

手段五:煽動害人 消滅人性、良知與倫理

整場遊戲,就是一場人與人之間的生死鬥爭,在體制的暴力威脅下,人人為了自保,被迫去傷害別人,參賽者不管是夫妻、情同父子、情同兄弟的人,都被迫傷害對方,好讓自己殘存下來。

這個過程其實是當權者用來消滅人性、消滅良知與倫理的清洗手段,當人們在這種極端殘忍、泯滅良知的行為裏,選擇順從了體制、違背了道德良心,那麼這些人就會越來越失去人性,也越來越不理性。

像劇中的男二號曹尚佑,原本是幫助大家闖關的靈魂人物,到了後來為了自己過關生存,就開始欺騙兄弟、傷害對手,完全失控、失去人性,為了一己之私,甚麼壞事都幹。

中共也是這樣,比方說,在文革期間,許多人為了保命,相互揭發、相互批鬥,就連學生跟老師之間、父母跟子女之間也都被迫內鬥,許多人失去了人性、道德與倫理,最後還發生了酷刑殺人、甚至人吃人的荒誕亂象,令人髮指。

手段六:改造思想 灌輸黨性 將人變成「非人」

在遊戲裏,參賽者為了生存而傷害別人,從一開始的不敢害人,到最後變成「習慣成自然」,而管理者還不斷說恭喜他們成為贏家,獎金有多少,完全不把死去的人命當作一回事。這個利誘與宣傳的過程,就是改造人們思想的手段,他們用這些手段來扭曲人的價值觀,把參賽者的害人行為「合理化」。

說白了,這種改造思想、消滅人性的過程,就是把人變成「非人」的過程,就是把人變成不是人了,因為沒有人性跟良知了嘛。取而代之的,是組織灌輸給他的另一套價值觀,比方說要服從組織、要不擇手段、要自私自利才能生存等等。

這一套來自組織的變異價值觀,叫做「黨性」,用黨性替換掉人性,這樣這個人就會失去自己的判斷能力,凡事都會按照黨組織的想法去做,像個機械人一樣,當然也就會無惡不做了,因為沒有人性了。

其實,中共長年來就是這樣地對中共黨員和中國人民灌輸黨性,取代人性,他們叫做「灌輸紅色基因」,不斷地強調「要跟著黨走」、「要聽黨的話」、「要勇於鬥爭」,不聽黨的就會被鬥垮或抓捕。黨要你反美國就要反美,黨要你攻擊誰就攻擊誰。

簡單一句話,不論是遊戲還是共產黨,就是要通過各種極端的手段來消滅人性、灌輸黨性、改造思想,最後把人變成「非人」,變成沒有自主思想、方便共產黨指揮操控的「行屍走肉」或者「人肉武器」。

所以啊,即使是活到最後的所謂「贏家」,其實也是輸家,因為他已經輸掉了原本的人性、良知與理性。

層面三:權貴集中財富權力 推動世界共產極權

我們在一開始提到,我認為這部電視劇是一部描述少數資本權貴要帶領人類走向共產主義的「預言」。這個部份,戲裏說的比較隱誨,但是大家最後可以看到,這場遊戲其實是一場用來取悅一群VIP的賭局,就像賽馬一樣。

這群VIP的身份相當神秘,人人戴著面具,但卻非常富有,意味著他們就是資本家。但這些資本權貴,卻打造一個跟共產黨非常相似的極權體制來關押人群,這個體制裏只有權貴才有自由,所有參賽者都像賽馬一樣,生命不被重視。

而且這些權貴、這套遊戲體制,表面上對參賽者說是要「幫助弱勢」、幫助他們,實際上卻是利用他們來競賽取樂,同時通過相互毀滅的方式來銷毀參賽者。說白了,參賽者只是用來取悅權貴、服務權貴的奴隸。

那麼這群權貴到底是誰呢?我們不清楚,但是導演似乎想給一些暗示。首先,在管理者的豪華電梯上,有著特殊的圖案,大家看看這個圖案是不是跟某個組織的標誌有點像?

還有,當遊戲的最後三名參賽者一起吃飯時,餐桌的設計是一個大的三角形,這個三角形,是不是也跟某個神秘組織的「全知之眼」很像,而且在一美元的美鈔背後,也有這個圖案。是不是很巧呢?當然,導演可能只是想借用這些神秘標誌來增加戲劇效果,不一定是暗示這些組織就是幕後的權貴集團。

但是在我們的現實世界裏,確實有不少人在警告,有一批非常有權勢的政商權貴,正在國際上推行「大重啟」或「大重構」計劃,目的是要建立「世界大政府」,來壟斷世界的權力,推動類似共產主義的極權統治。所以,我認為整部《魷魚遊戲》,從某個角度看,是在揭露共產黨是如何迫害人類、消滅人性、把人改造成「非人」的過程,同時也是一部預測少數資本權貴將世界帶往共產主義的預言。

我們今天聊《魷魚遊戲》,不是要推薦電視劇,而是通過這部劇來揭露共產黨,特別是指出共產黨經常用來鬥爭敵人、改造人類的常見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