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之柱」雕塑創作人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向傳媒發聲明稱已聘請香港律師,向港大發出律師信,要求就搬離雕塑一事召開聆訊。他強調,如果雕塑因此損毀,港大有責任賠償,同時希望保留碎片,象徵「帝國滅亡,但藝術永存。」

若作品損毀 象徵帝國滅亡

港大日前去信支聯會,要求在今日(13日)下午五時前移走雕塑「國殤之柱」,否則視為放棄。「國殤之柱」的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在週二(12日)向傳媒表示,他已經成功聘請香港律師,12日上午11時向港大發出了律師信,要求召開聆訊(hearing)。

高志活表示,將與律師力求妥善處理事件。同時,希望其對作品的擁有權得到尊重,有序地將「國殤之柱」運離香港,確保沒有任何損毀。

他強調,一旦雕塑因此被破壞,校方有責任作出賠償。他表示,萬一「國殤之柱」被毀,期盼眾人把雕塑的碎片收集起來,越多越好,將來可以把碎片用作象徵「帝國滅亡,但藝術永存」(Empires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

他表示,已聯絡多位丹麥議員對事件表達關注,並敦促丹麥外交部長聯絡中共大使館,要求中方保護丹麥的資產。

此前高志活曾經推算過,如果重新製作雕塑,至少要120萬歐元,約值1,000萬港元,然而「國殤之柱」具有的重要歷史價值,無法用金錢衡量。

移除雕塑等同拿走香港的靈魂

高志活在12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對港大的決定感到驚訝和憤怒,一旦北京拆走「國殤之柱」,意味著香港從此再也不能自由討論及紀念六四,如同拿走香港的靈魂。

而他最擔心的,是校方會在期限屆滿後,快速、粗暴地拆除「國殤之柱」。他表示「國殤之柱」是極珍貴的藝術品,經歷二十多年風霜後,已變得相當脆弱,若非由處理藝術品的專家移除,極可能造成無法修補的損毀。而他最希望爭取時間親身赴港,或委託專人處理移除事宜。

高志活曾在11日發表聲明,指出他沒有收到相關官方通知而感到困惑,批評港大給搬離「國殤之柱」定下極短時間的死線,做法殘忍及近乎犯罪(almost criminal),與意大利黑手黨如出一轍。

他表明,向香港借出「國殤之柱」作為永久展示之用,以紀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而港大的決定是對歷史的褻瀆。

港大發言人回應稱,校方仍就此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將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

28團體呼籲港大取消決定

港大要求支聯會搬走「國殤之柱」的消息傳出後,引發外界關注。來自世界各地28個民間組織及許多不同行業的人士,11日聯名向美國芝加哥的全球律師事務所孖士打(Mayer Brown)發去公開信,要求孖士打撤銷代表香港大學試圖移除「國殤之柱」的協議。

公開信中寫道:「這座雕塑在港大校園內已有二十多年歷史,一直都沒有大學官員和學生團體反對,如今孖士打律所卻要求將其移除,這表明律所已違反其既定使命。」「我們期望孖士打律所通過撤銷與港大的協議,維護其在捍衛言論自由方面的聲譽和誠信。」

而孖士打律所董事會主席喬恩·范戈普(Jon Van Gorp)在回覆大紀元記者的郵件中表示,對此事不予置評。@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