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六四紀念館,9月被警方查封。但是,在美國加州「自由雕塑公園」,有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六四紀念碑,創作者決定在這裏修建一座共產黨主義受難者紀念館,「這是一個最為理想的地方。」

紀念館的容量和外延更大

旅美雕塑家陳維明眼見香港六四紀念館被封後,即加快建(加州)六四紀念館的工作。圖為他以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為主題的大型歷史雕塑。(徐繡惠/大紀元)
旅美雕塑家陳維明眼見香港六四紀念館被封後,即加快建(加州)六四紀念館的工作。圖為他以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為主題的大型歷史雕塑。(徐繡惠/大紀元)

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六四紀念碑的創作者、旅美雕塑家陳維明先生,10月4日對本報節目《珍言真語》表示,「當我看到香港的六四紀念館被封了,我想中共『港版國安法』要把所有跟它不同意見、不同想法、不同表達的東西都剷除,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加快腳步對(加州)紀念館的推進、建設工作。」

加州「自由雕塑公園」的主題是:民主、自由與人權。陳維明指出,這個紀念館具有更大、更廣泛的容量和外延。「六四是最重要的一個節點,人們開始覺醒的一個關鍵。但是中共的罪惡,最起碼要從中共建政以後開始算起。因為共產黨自從建政以來,對中國人民、對世界的危害從來沒有停止過。現在的病毒、維權、拆遷;還有香港,更早一點的文革、三反五反、反右、餓死幾千萬人……中共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 」

2020年6月3日,數百名海外華人於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參與「六四卅一周年紀念」活動。(自由雕塑公園義工Jonas Yuan)
2020年6月3日,數百名海外華人於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參與「六四卅一周年紀念」活動。(自由雕塑公園義工Jonas Yuan)

陳維明繼續說:「我們還想搞成一個國際性的,就像羅馬尼亞、東歐、前蘇聯等,共產主義給人類造成的災難,確確實實是罪大惡極、不可饒恕,我們都要在自由雕塑公園的紀念館裏面一一呈現出來。」

「自由雕塑公園」佔地36英畝(約218畝),位於加州洛杉磯和三藩市前往拉斯維加斯的主幹道15號公路邊上。陳維明說,不需要做廣告,很多遊客經過這段路時,看到巨大的六四雕塑,都會停下來,進入自由雕塑公園,看看那些雕塑背後蘊藏的意義和歷史的背景。

中共要毀掉所有的文明

2020年6月4日,加州自由雕塑公園舉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館」奠基破土儀式。(徐繡惠/大紀元)
2020年6月4日,加州自由雕塑公園舉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館」奠基破土儀式。(徐繡惠/大紀元)

在陳維明的眼裏,香港是「民主的橋頭堡、對抗專制的最前線,敢於跟專制獨裁做鬥爭、弘揚自由、為六四正名。我是非常認同他們的這種精神。」當警方在9月9日查封六四紀念館時,陳維明感到非常錯愕、震驚。

他從新聞影片中看到,警察從館內搜走的都是圖片、展板和六四紀念館的牌子。他表示,這些圖片、展板和牌子,竟然都被當成違反港版國安法、違反法律、顛覆國家政權的證據 。「簡直是匪夷所思、不可理解,這種東西怎麼可能顛覆國家政權呢?怎麼可能是要分裂祖國呢?」陳維明喟嘆:「任何事情,只要你不同意它的觀點,它就說你是違法。」

2020年6月3日,數百名海外華人於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參與「六四卅一周年紀念」活動。(徐繡惠/大紀元)
2020年6月3日,數百名海外華人於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參與「六四卅一周年紀念」活動。(徐繡惠/大紀元)

由此,陳維明聯想到自己與香港的淵源,開始於紐西蘭辦報紙,經常進出香港、關注香港時事,曾參加司徒華演講,與李柱銘也常連繫。然後,香港支聯會也表示希望將其所設計,為紀念六四事件21周年而製作,目前存放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作品進行展出。

此外,對同樣為紀念六四、由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創作,現存放在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陳維明深表擔憂。在眼下中共和香港當局利用國安法打壓香港民主、自由的白色恐怖時期,這兩個藝術作品難以倖存下來。

「現在我聽到的消息,就是說會被清除掉。」陳維明接著說,「因為共產獨裁專制,比希特拉法西斯更加殘忍,更加沒有任何道理、沒有任何依據,它能做出各種各樣荒唐的、匪夷所思、反人類的罪行。」

他認為,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都捨不得轟炸法國的藝術館。「但是中共,哪管甚麼藝術,所有觀點不一樣的東西,全都要剷除、銷毀,徹底破壞掉。像六四博物館、『國殤之柱』,還有我製作的民主女神像,這些藝術品保留了真正的歷史,同時給予人一種審美、反思的作用,教育後人要引以為戒,千萬勿讓悲劇重演。但是中共就要把真實的歷史全都毀掉,因為它是一個非常邪惡的政權,對所有文明的東西,都一定會毀掉。」

「國殤之柱」

深深烙印於民主自由者內心

代表六四死難者的「國殤之柱」,從1997年至今矗立在港大校園內,日前有消息指稱,校方計劃將它移走。

港大發言人10月2日回覆傳媒表示,不回應揣測性報道。支聯會公司秘書及清盤人蔡耀昌呼籲校方,務必保留「國殤之柱」。

「『國殤之柱』我看了很多遍,它確實是集藝術家的才華和良知之大成於一體,是一種最高藝術境界的呈現,上面那麼多人的掙扎、痛苦,那種無奈、悲憤和抗爭,匯聚在這個雕刻作品上,得到了充份的體現和共鳴。這個藝術作品的價值,絕對不亞於羅丹的《思想者》和《加萊義民》。」陳維明補充說道。

矗立在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由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創作,作品以踐踏人權為題,目的是紀念六四事件。柱子上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徵被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的正面刻有紅字楷書「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背面刻有同義的英文。「國殤之柱」共有五座,另外四座分別被收藏在意大利、墨西哥、巴西和德國。

香港已淪陷

中共反人性政權難長久

香港當局,連六四紀念館的圖片、展板和牌子,都當作顛覆國家政權的證據搜走,陳維明認為「香港的政治、法律已經徹底崩潰。香港,已經不再是一顆璀璨的明珠。」他舉例說,最近一段時間,支聯會、教師工會、還有很多的學生自由民主的非牟利組織都紛紛被迫解散。

他表示,像支聯會的成員,只是聯絡紀念六四,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出發點都是非常美好和善良,根本沒有要讓中共下台的意思,但是,現在除了一個人以外,其餘都被抓到監獄,被當成罪犯上法庭審判。「所以說香港的公民社會團體將不會再存在。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世界也就看著香港一步一步地淪陷。」

陳維明指出,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權是反人類、反人性的,它摧毀香港的民主與自由,所作所為最終令全世界反感。中共也會被全世界愛好自由的人士,包括香港和中國大陸人民所唾棄。

因此,中共政權不會長久。只要全世界愛好自由的人們,包括香港人、大陸人、台灣人、新疆人和西藏人,都團結起來、並肩合作,那麼,自由、民主和愛好文明的中國,就會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