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日,陝西的一樁新聞長時間被頂在微博熱搜,說的是安康市一名沒有病的未成年女生被推上手術台,莫名做了手術。而且手術當中,醫生停下來讓女生想辦法籌錢,但不能給家長打電話,也不能下手術台。

這個驚人消息曝光後,當局成立了調查組,然後發出通報說,涉事醫院不存在虛假手術等問題,只是「醫風醫德不端正」,須停業整頓。

通報稱,停止主治醫生操某某執業活動,約談並責令醫院院長辭職,責令醫院嚴肅處理業務副院長、科室主任和操某某。通報中還表示,患者及家屬已與醫院就糾紛自行溝通協商一致。

女生被迫手術 醫生誘其向花唄借錢

10 月4 日,學生家長許女士反映,放假在家的孩子路某甲瀏覽手機時,跳出一個陝西安康興安醫院的醫生諮詢窗口。當時路某甲剛好身體有點不舒服,就順便點開想諮詢一下。但對方沒有回答路某甲的問題,不斷要求她到醫院諮詢。

17 歲的路某甲來到位於巴山中路的安康興安醫院後,一名醫生開了兩份檢查單。檢查完後,醫生示意護士將路某甲帶到手術室繼續檢查。

被帶進手術室後,那名醫生直接就給路某甲做了手術。而路某甲認為,這是醫生在做例行檢查,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了手術。直到醫生拿來了單子讓她簽字,路某甲才感覺不對勁。

讓路某甲簽字的單子是手術同意書和費用單,驚恐中的路某甲馬上要求下手術台給家長打電話。但醫生不允許她給家長打電話,也不允許下手術台,聲稱下手術台血流不止,會有生命危險,醫生讓路某甲有多少錢趕快交。

路某甲交出了所有的一千二百多元人民幣,但醫生說不夠,讓她趕快給同學打電話借錢。路某甲聯絡了幾個同學,都沒有借到錢,這時醫生讓路某甲在手機上通過「花唄」借錢。並讓她簽一份欠款單,說手術結束後想辦法補齊。

無異常宮頸挨刀 虛假手術只為賺錢?

在電話聯繫借錢當中,路某甲趁著醫生不注意,給同學發信息,請同學告知自己的媽媽。同學也感覺不對勁,因為路某甲借錢數額很大,而且語氣惶恐焦躁,認為路某甲可能遭到了綁架,便電話告知了路某甲的家長。當家長趕到醫院手術室時,醫生才草草結束了手術。

家長當即質問醫生:孩子還是未成年的學生,為甚麼做這麼大的手術不通知家長?孩子要給家長打電話為甚麼不讓打?為甚麼把孩子弄到手術台上中途讓打電話借錢?為甚麼誘導孩子在「花唄」借錢?手術同意書為甚麼不在手術前簽訂?

家長非常氣憤興安醫院的做法,可是當他們看過了檢查報告單後,更是怒不可遏,因為手術同意書上所謂的「贅生物」根本不存在。「贅生物」就是俗稱的「息肉」。

在興安醫院的檢查報告單上有這樣的字樣:「超聲提示:右側卵巢卵泡樣回聲,考慮多囊卵巢盆腔積液」。

大家注意,興安醫院的報告單上只提到「盆腔積液」,並不是「贅生物」,所謂的「息肉」根本不存在。

家屬找到醫院的林院長,林院長要求業務院長來處理。家屬除了提出上面5 個問題之外,還質問院方,為甚麼檢查報告單上沒有「贅生物」還要切開做手術?這種虛假手術是不是只為了多收錢,而不顧孩子健康,視生命為兒戲?

面對家屬的投訴,x業務院長輕描淡寫地

表示,會對醫生手術不規範的問題進行處理,該罰款的罰款,該開除的開除。但隻字不提醫院應該承擔的責任。

第二天(5 日),家長把孩子帶到了安康市中醫院,重新做了一次檢查。發現興安醫院檢查報告單上所說的症狀根本沒有。

安康中醫院的超聲報告單上寫道:「子宮及雙附件區聲像圖未見明顯異常」。下面還有檢查醫師「李娟」的簽字。

我諮詢了一位身邊以前從事醫生職業的朋友。

朋友告訴我,「未見明顯異常」是比較嚴謹的說法,醫生不會百分百告訴患者沒有問題。但實際上,「未見明顯異常」就是通常所說的「一切正常」。

我也注意到一位疑似婦科醫生在網上寫下一段話:盆腔積液是很多不良醫院嚇唬患者的手段之一,因為病理性的盆腔積液確實意味著婦科病,也可能影響生育力,但其實出現少量盆腔積液是正常的。

這位醫生表示,出現盆腔積液通常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部份正常女性,在月經期或排卵期會有少量的盆腔積液;另一種是便秘患者,由於腸蠕動不正常,可能會引起少量腸液滲出,導致盆腔積液。

這位醫生特別表示,盆腔積液「量少,積液在1 厘米以內,屬於生理性的,過一陣子就消失了,生理性的盆腔積液是不用治療的」。

綜合上面的多方信息,顯然17 歲的路某甲很無辜。在檢查沒發現問題的情況下,宮頸挨了一刀。身體受到傷害不說,更主要是醫院先做手術,手術中要求路某甲簽手術同意書,並且要求她四處借錢。

我注意到網友在微博上的各種留言,有的說那名醫生是「無良醫生」,有的說興安醫院是「無良醫院」,還有的說「謀財害命」、「喪盡天良」等等。

興安醫院劣跡多  莆田系又作惡?

興安醫院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家醫院呢?有網友表示,「好傢伙,這是手術啊,我還以為是無良莆田醫院搶劫呢。」另一位網友說,「有生之年能看到莆田系醫院全部斬草除根嗎?」

那麼興安醫院是不是莆田系呢?《中國經營報》查詢了這家醫院的股東名單和法定代表人,沒有區分出這家醫院是不是莆田系。

但是報道中提到,從興安醫院和安康市福建商會官網發布的歷史信息可以知道,興安醫院董事長為林向陽。林向陽有多個身份,他同時還是安康市福建商會副會長、安康華興婦產醫院董事長、安康市工商聯第四屆執委。

企查查數據顯示,興安醫院在2018 年12 月成立,目前有三個股東,分別是林玉騰、吳劍波和陳國明。這三人的持股比例分別是67%、20% 和13%。

《中國經營報》的記者了解到,興安醫院與安康華興婦產醫院有著密切聯繫。根據企查查官網顯示,華興婦產醫院的法定代表人是林向陽。這家公司也有三位股東,分別是林向陽、蘇慶雲和陳國明,持股比例分別為38.46%、38.46%、23.08%。

在林向陽曾任法定代表人的關聯企業中,「安康興安醫院」現已註銷。2016 年,這家企業的名稱從「安康協和醫院」變更為「安康興安醫院有限公司」,現在一直經營。2019 年,林向陽曾以公司董事長的名義,參加興安醫院的新年晚會。同年5 月,還參與接待了政協委員的調研。

從以上信息可以看出,雖然沒有明確信息表明興安醫院是莆田系,但林向陽的身份已經說明了問題,很可能這又是一家莆田系醫院。

大家應該還記得,2016 年有個魏則西事件。他根據百度推薦的廣告,去了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腫瘤中心嘗試所謂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在付出二十多萬醫藥費和時間後,卻沒有任何效果,最終不幸離世。而這個武警第二醫院是被莆田系承包的。

《中國經營報》報道中還指出,林向陽旗下的醫院多次受到行政處罰和被起訴,原因多是因為醫療糾紛。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相關判決書中顯示,患者胡某2018 年到興安醫院做無痛人流手術,手術中出現大出血,緊急搶救後轉入安康市中醫院繼續治療。根據醫療損害司法鑑定意見,興安醫院存在過錯。患者後來被定位十級傷殘,興安醫院要承擔責任。最終法院判興安醫院承擔胡某術後治療損失11.53 萬元的65%,也就是7.49 萬人民幣,賠償胡某精神撫慰金4,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