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在東南亞國家出生的女嬰體重如同一個蘋果,被認為是世界上最輕的早產嬰兒。她在醫院為自己的生命奮鬥了13個月後,終於健康地和心懷感恩的父母一起回家了。

郭玉軒(Kwek Yu Xuan)於2020年6月9日在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NUH)出生,她在母親的腹中只待了24周零6天。出生時,體重僅為212克(0.46磅),比愛荷華大學記載的最小嬰兒登記冊上的最小倖存者還要輕。

「在我22年的護士生涯中,還沒有見過這麼小的新生兒。」作為玉軒護理團隊的一員,臨床護士張蘇荷(Zhang Suhe)告訴《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

據NUH報道,早產四個月的嬰兒存活率約為70%,大多數會在住院四到六個月後出院。然而,玉軒不僅是最輕的嬰兒,而且是在醫院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中停留時間最長的嬰兒,在護理團隊的關注下度過了一年多。

她於2021年7月9日出院,體重6.3公斤(約13.9磅),十分健康。

在一份新聞稿中,NUH對這名「COVID-19嬰兒」鼓舞人心的毅力極為讚賞,稱她的生存是「動盪中的一線希望」。

嬰兒的父母、35歲的保險行政助理黃美玲(Wong Mei Ling)和技術員郭維良(Kwek Wee Liang),在新加坡擁有永久居留權。他們在回到馬來西亞等待女兒出生之前,黃美玲就進入了分娩狀態,這對夫婦有一個4歲的兒子和他的祖父母住在一起。

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的小玉軒。(郭玉軒父母提供)
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的小玉軒。(郭玉軒父母提供)

這位準媽媽經診斷患有子癇前期(懷孕期間的高血壓),這是一種可能致命的疾病,需要緊急剖腹產。

「沒想到這麼快就生了,玉軒出生時這麼小,我們非常難過。」她說,「但由於我的情況,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只能希望她繼續成長並保持健康。」

由於太小,玉軒的肺無法獨立運作,需要呼吸機才能生存。使用探針監測她的生命體徵是一個危險的過程,因為將探針留在她薄而細弱的皮膚上太久會導致開放性傷口,使她容易受到感染。

由於進口的微型早產兒尿布價格太貴,玉軒的護士們將大的紙尿褲剪成小的尺寸,並剪掉了可能會傷害嬰兒皮膚的化學性吸尿條。

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的小玉軒。(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的小玉軒。(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新生兒高級顧問Yvonne Ng博士說,玉軒的頭兩周的日常護理至關重要。「我們需要創新並找到一些臨時的方法來護理這麼小的嬰兒,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這麼小的孩子。」她解釋說,「她太小了,甚至藥物的計算也必須精確到小數點。」

然而,儘管這名女嬰經受了不少磨難,玉軒的護理團隊稱她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嬰兒,她喜歡奶嘴,喜歡人和她說話,並對自己的名字有反應。

幾個月過去了,玉軒的情況有所好轉。她的母親在NUH的「麥當勞叔叔之家」獲得了免費的臨時住所,在女兒住院期間,她可以在那裏遠程工作。

小玉軒和父母。(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小玉軒和父母。(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我必須感謝護士們這麼長時間對她的照顧」,黃說,「我們很高興每個人都能參加她的出院儀式,這個團隊就像家人一樣。」

在玉軒即將與快樂的父母回家時,每天照顧她成長的護士們,在休班時甚至來到現場和他們一起合照留念。

NUH新生兒科高級顧問Zubair Amin副教授說:「這是一個團隊的努力,體現了關懷和愛護的精神。」

小玉軒和父母。(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小玉軒和父母。(新加坡國立大學醫院提供)

現在15個月大的玉軒和她的父母留在新加坡接受醫院的後續護理。她正在學習用奶瓶喝奶,現在可以自己翻身了。

她仍然患有慢性肺病和肺動脈高壓,這兩種疾病與早產有關。此外,玉軒在家中使用了從國立大學醫院借來的氧氣呼吸機。

她在醫院的費用總額約為20萬新元(約合14.8萬美元),由「給予亞洲」(Give Asia)籌款活動慷慨地幫助解決。玉軒的父母承諾在達成目標後,將剩餘的資金捐回「給予亞洲」,幫助其它有需要的家庭。#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