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中國浙江省首次從哈薩克斯坦採購煤炭。此事被媒體披露後,受到多方關注和討論。作為中國清潔能源示範省,浙江省還制定2030年實現「碳中和」的行動方案,比當局製定的目標提前了30年。

浙江省能源集團(簡稱浙能集團)所屬的富興燃料公司(簡稱富興燃料)自夏季缺煤起,首次採購了哈薩克斯坦和美國的煤炭。截至目前,富興燃料共購得6000大卡的低硫、低灰哈薩克斯坦煤27.2萬噸,和6000大卡的美國煤13萬噸。

看到此新聞,許多網民考慮長途拔涉費用高,還替富興燃料操心是否能減免關稅。還有人問海關律師吳國雄,來自哈薩克斯坦的煤,這麼長的運輸距離,運費也貴,現在正是全國緊缺電煤時節,海關徵收關稅時能否豁免?吳律師的答覆是:「除非中央有明確的政策,否則進口貨運的運費是仍需計徵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

富興燃料是浙江省最大的煤炭購銷企業。 10月2日,MV CARO號(卡羅)貨船在舟山六橫煤炭中轉碼頭卸載了其購買的13.6萬噸哈薩克斯坦煤。這些煤炭跨過了小半個地球,航行8501海裡(約15,700公里),歷時30天才到達舟山。

對進口煤炭的作用,浙能煤炭分公司資源採購分管經理說:「進口煤不僅是電煤供應的重要來源,還是對衝內貿煤風險的『穩定器』。」

作為中國清潔能源示範省,在今年電荒高壓下,浙江省要如何應對的呢?

浙能集團是浙江省的大型國企,旗下有電力、石油、天然氣、煤炭運輸等九大產業塊,在能源發展上雄心勃勃,目標是「『十四五』末邁入世界500強」。據公開的數據,浙能集團所屬省內電廠今年7月日耗連日破20萬噸,月耗煤量從515萬噸增長至8月的556萬噸,創下浙能集團成立以來省內煤機單日及月度耗煤量最高紀錄;9月,電煤平均日耗量仍超過18萬噸,同比增幅為62.4%。

中共官媒在報道中強調了浙江省購買的哈薩克斯坦煤「高熱低硫低灰」,但這些煤作為燃料並不能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智庫去年主辦了《中國煤電發展之路辨析》系列沙龍,去年12月份製作的最後一期對曾涉及的重要問題做了回顧,包括對低排放的誤解。

「一些污染控制和電力部門認為,我們現在是超低排放的,是超臨界的,所以我們是高效率、低碳的,」生態文明研究智庫常務副理事長潘家華在節目視頻中說。

「通過討論讓他們認識到確實是超低排放,但超低排放是什麼超低排放?是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和細微顆粒物,這是超低排放量,這一點沒問題。但二氧化碳沒有在超低排放之列,是屬於全額排放,並且其實更高碳了,因為脫硫、脫硝、去細微顆粒物,都要耗電,都要耗能源,那麼實際上有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出來。」 

可見遠道而來的哈薩克斯坦煤「高熱低硫低灰」煤炭無助減少碳排放,這些電荒下的「穩定器」會讓浙江省早日實現「碳達峰」,即碳排放量到最高峰值,但峰值越高,實現「碳中和」難度更大。

對於中國煤電的未來,潘家華說:「其實我們去從煤電入手,就是要告訴大家,這個煤電是必須要去的。如果煤電不去的話,我們這個低碳是實現不了的。」 

浙江省今年用電量飆升是疫情後的經濟復甦引起的,但潘家華曾強調,即便疫情經濟復蘇下,也不能放開手來用煤。

潘家華說:「生態文明建設要有定力」,疫情對我們確實衝擊很大,「我們需要復蘇,但這個復蘇並不是我們高碳的藉口」;「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需要就中國的低碳發展,加速棄煤的進程」。 

事與願違,近期的電荒以及國企環球採購煤炭應急和中共智庫指出的方向背道而馳。不只如此,中共近期出台的政策不乏矛盾之處。

10月6日,中共國務院的直屬黨報《經濟日報》發文要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煤電是要被排查的幾大行業之一。而中共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於9月30日部署今冬和明春的能源電力供給時,要求各地迅速排查不合理的對電煤的行政性限產措施,落實「千方百計增加電煤供應」。

因省內煤炭資源貧乏,浙江省一直在積極發展新能源,2014年首個提出創建國家清潔能源示範省。 2020年,浙江全年使用清潔能源達1,898億千瓦時,接近全省社會用電量的四成。並且浙江省於2019年7月把最後一個煤礦長廣煤礦移交給安徽省後,從此省內煤礦清零。

為什麼自己缺煤還把長廣煤礦給鄰省安徽,浙江省是出於環保考慮嗎?答案是「否」。

長廣煤礦背景特殊,是1957年12月30日由安徽省下文,將廣德縣的大小牛頭山、查扉村煤田併入長興煤礦,改名長廣煤礦後給浙江開採,因此該地區是「地面安徽管,地下浙江挖」。早在2013年,長廣煤礦因資源枯竭,地質條件複雜,剩餘礦井存在重大安全隱患而徹底關閉。此後浙江省的煤炭供應長期主要依靠海運,即把中國北方的煤炭運至秦皇島等渤海港口,然後海運至浙江沿海港口。

如今浙江省政府按國家部署,提出了2025年和2030年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的「科技創新行動方案」。該方案要「實施關鍵核心技術創新工程」,重點突破的關鍵技術中提到了太陽能、風力和海洋能發電等。

浙江屬亞熱帶季風氣候,年平均氣溫15度至18度;最冷月是1月份,平均氣溫是3度至9度,最熱月份是7月,平均氣溫為26度至28.8度。從多年平均氣溫上看,浙江省的氣溫比美國德州首府奧斯汀低。

德州基本屬於溫帶氣候,南部的部分地區屬於亞熱帶氣候。今年2月,德州遭遇了極端天氣,導致480多萬戶家庭和企業數天無電,官方統計151人喪失。

德州電力可靠性委員會(ERCOT)在今年9月發布的《2021年2月極寒天氣事件中發電機停電和降額原因的初步報告》中,分析了天氣相關的斷電和降額因素。報告說,這些因素不僅包括凍結的設備,如凍結的傳感線、水管和閥門,還包括風力渦輪機葉片積冰,太陽能電池板被冰雪覆蓋,氣溫低過風力渦輪機的低溫極限,以及冰雪融化導致設備浸水。 

浙江省作為中國的新能源示範省,為避免在極端氣候下遭遇德州似的災難,或應看看不同專家對新能源定位和可靠性的評價和展望。

中國能源網9月30日刊登的《拉閘限電,重新審視新能源的定位和發展》中提到:「火電仍是存量重點,新能源只是增量重點」,並點明「無論是光伏,還是風電,穩定性不足是先天因素」,需要外部配套來提升穩定性。

另據財新網報道,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認為:由於可再生能源發電具有隨機性、波動性和間歇性的特點,在「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背景下,伴隨高比例新能源接入電力系統以及需求側電氣化程度的提高,電力負荷峰谷差勢必逐年增大,「尖峰負荷」現象將更加顯著,預計「十四五」期間,更大範圍、更深程度的缺電現象將頻現。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