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九零八年晉王李克用病逝,臨終前在病榻上將三支箭交給兒子李存勖,希望他滅朱溫、滅劉仁恭和契丹,為自己報仇。李存勖先後收降了成德和義武藩鎮後,於公元九一四年滅掉劉仁恭、劉守光父子。他多次打敗後梁,令後梁太祖朱溫聞風喪膽,那麼朱溫的結局是怎樣的呢?

◎兩度政變後梁勢衰 魏博藩鎮棄梁投晉

朱溫並不是病死的,也不是被李存勖打敗的,而是被自己的兒子殺死的。這就是朱溫好色惹的禍。

朱溫有幾個兒子,長子朱友裕早亡。二子朱友文非是親生,而是義子,但是朱溫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兒子。按道理來講,朱友文是沒有資格繼承皇位的,畢竟他不是親生的。接下來年齡最大的親生兒子就是郢王朱友珪。朱友珪的母親是個妓女,出身極為卑賤,所以朱溫很不喜歡他,更不想讓他繼承皇位,總不能將來讓一個妓女當太后。朱友珪曾經犯過錯誤,被朱溫狠狠地責打過,所以朱友珪自己對將來能不能繼承皇位,心裏也沒底。再往下還有一個兒子均王朱友貞,這個也是朱溫的親生兒子,但是朱溫也不喜歡他。

朱溫晚年時好色成癖,讓所有的兒媳婦輪流進宮侍寢,其中最喜歡的,恰恰是他最喜歡的那個義子朱友文的妻子王氏。王氏經常在朱溫的耳邊說朱友文的好話。朱友文當時被封為東都留守。這個東都不是洛陽,朱溫在篡位的第二年,就把都城從開封遷到了洛陽,因為開封在洛陽的東邊,所以他的東都指的是開封。朱友文任開封尹(相當於開封市市長)兼東都留守。朱溫病重的時候,把王氏叫到他的寢宮說,你能不能趕緊派人到東都去,把朱友文叫來,我要見他最後一面。這給人的感覺有點像要傳位。王氏辦這個事的時候被張氏知道了。張氏是朱友珪的妻子,她也同樣侍寢。

張氏得知消息後對朱友珪說,郢王啊,現在王氏要去東都找朱友文,看樣子你這皇位是保不住了。兩人一籌莫展,相對而泣。這時朱溫下了一道詔令,讓朱友珪到山東萊州去做刺史,也就是從京城貶到外面去了。在唐朝,通常把一個京官貶到外邊的時候,馬上會有第二批宦官拿著皇帝的詔書追上來,把被貶的人賜死,讓他自殺。

這時是公元912年6月1日,朱友珪感覺自己馬上就要被賜死了,非常害怕,於是他穿上了平民的衣服混到宮裏,去找禁軍指揮使韓勍。韓勍對朱溫也很不滿,因為朱溫晚年時身體不好,脾氣非常暴躁,動不動就要殺功臣、動不動就要打人,所以韓勍覺得自己的地位也是朝不保夕。韓勍一看當時的情況,就對朱友珪說,乾脆咱們就辦大事吧。意思就是發動政變。

公元912年6月2日,韓勍組織了五百禁軍,砍開朱溫寢宮的大門衝了進去。當時朱溫在床上,受到驚嚇後坐起來,大喝一聲:是誰在外面?朱友珪說,不是外人。朱溫說,我就知道是你,你這個逆子,我很後悔沒有殺了你。你幹這種悖逆人倫、違反天道的事情,老天是容不下你的。朱友珪回答說,老賊,你該被碎屍萬段。於是他讓自己身邊的衛士馮廷諤殺死朱溫。馮廷諤一劍刺到朱溫的肚子裏,從前面刺進去,從後面穿出來,一劍就將朱溫刺死了。之後他們在朱溫的寢殿裏挖了一個坑,拿一個毛毯,把朱溫的屍體一裹,埋了進去。然後朱友珪偽造了一個詔書給均王朱友貞,讓他在東都把朱友文和王氏都殺掉。之後還偽造詔書說,朱友文想要造反,帶兵攻入宮裏,幸好郢王朱友珪仁愛孝順,擋住了朱友文,所以將朱友文賜死。但是朕受到這場驚嚇,身體越來越不好,無法處理國家大事,從此之後軍國大事都交給太子朱友珪,朕就安心養病了。這樣朱友珪就開始監國。幾天後,東都回來人報告確認朱友文已經被殺。這時朱友珪才發布朱溫的死訊,自己登基稱皇帝,大赦天下。

殺朱溫的時候,是五百禁軍一起砍開宮門衝進去的,這麼多人在現場,必然會走漏消息,所以一時間滿城風雨。朱友珪一籌莫展,他除了拿錢去賄賂別人、讓別人高興之外,甚麼事情都做不了。

公元913年2月,均王朱友貞聯絡魏博節度使楊師厚發動兵變,同時也煽動洛陽的禁軍跟他們一起造反。朱友珪發現禁軍也反對他時,自知走投無路,於是對馮廷諤說,我想自殺,但是我下不去手,我也不敢。你先殺皇后,再殺我。馮廷諤遵命先殺了皇后,再殺了朱友珪,之後馮廷諤自殺。

接下來皇位就落到了均王朱友貞的手裏。後梁一共有三個皇帝,朱友珪只做了八個月皇帝。朱友貞將都城從洛陽又遷回了開封。這時後梁的勢力已經非常衰弱了,河北幾個鎮已經完全都歸了李存勖,只有魏博鎮還屬於後梁的地盤。但是後梁做了一個極為錯誤的決定。

公元915年,魏博節度使(這時已改稱天雄節度使)楊師厚病逝。因為魏博太大,所以朱友貞想「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就是想把這個藩鎮拆開,結果藩鎮的牙將不同意。甚麼叫牙將呢?我們之前曾經說過,在「安史之亂」以後,藩鎮靠士兵、靠軍隊來維繫秩序。士兵中最精銳的稱為牙兵,牙兵的統帥就是牙將。牙將不同意將魏博藩鎮拆分,於是他們發動了叛亂,投降了李存勖,至此整個黃河以北四鎮全部歸了晉國。

李存勖佔領天雄戰區後,形勢對他已經非常有利。李存勖也準備整頓大軍,渡過黃河,滅掉梁國,實現他父親讓他報的第二個仇。就在此時,他背後的幽州城卻遭到了契丹的猛烈攻擊。

◎天皇帝計殺七首領 開疆拓土契丹建國

我們在上一章談到契丹建國的時候,說到耶律阿保機被選舉為八部大人,他自己自稱天皇帝,因為他想像漢人皇帝一樣,做終身制的皇帝,還想把皇位傳給自己的兒子,也就是廢除選舉制度,同時採取世襲的辦法,在家族內傳皇位。他這種改變觸怒了契丹舊的貴族,在他自稱天皇帝五年後,他的弟弟們發動了叛亂。公元911年、912年、913年連續三年有諸弟之亂。耶律阿保機對他的弟弟們還是很客氣的,並沒有處罰他們,只是處決了一些參與叛亂的將領。耶律阿保機的這些想法和一個漢人有很大的關係,這個漢人名叫韓延徽,是歷史上一個很有影響的人物。

公元907年,劉守光囚禁了父親劉仁恭以後,想取得契丹的認可和支持,於是派韓延徽為使臣,到契丹去見耶律阿保機。耶律阿保機將韓延徽任命為謀士,很多事情都向他請教。韓延徽幫契丹做了一系列重大的制度改動。契丹是一個遊牧民族,不知道如何治理漢人,所以韓延徽建議契丹採取番漢分治的辦法,北面實行契丹的遊牧制度,南面讓漢人農耕。韓延徽還勸耶律阿保機建都城,署置百官,即建立一套成熟的政治制度,同時建立城郭、市場,農、商、政各個方面都仿照漢人管理國家的方式。耶律阿保機採納了韓延徽的主張,這就是契丹漢化的開始。契丹的漢化是非常深的,它的政治、法律等很多方面都是跟漢人學的,包括契丹的文字也是從漢字演變過來的。

大賀氏有八個不同的部落,其他部落首領也想有機會當八部大人,於是他們聯合起來逼迫耶律阿保機退位。耶律阿保機決定以退為進,他說,我可以退位,但是我現在治下的漢人很多,希望能給我權力到漢人住的城市中去治理漢人。七個部落同意了。

耶律阿保機待的這個地方有鹽池,當時鹽、鐵都是利潤很高的產業,所以他用鹽和其它七個部落交換商品。各部落吃鹽都要靠他,因而對他很感激。後來耶律阿保機對七個部落的人說,我有鹽池之利,你們吃了我的鹽,為甚麼不來感謝一下鹽池的主人呢?於是七個部落的人帶著牛羊來感謝他。結果在宴會之上,耶律阿保機將七個部落頭領全部殺死,這樣就再也沒有人挑戰他的地位了。

隨後耶律阿保機開疆拓土,東面征服了室韋和女真(今吉林甚至黑龍江一帶);西面佔領了東突厥的故地,一直打到金山(今阿爾泰山),佔領了突厥的全部領土;南面又攻擊沙陀、吐谷渾(今青海)和黨項(今寧夏),建立了一個東西跨越萬里的龐大國家。他的國土面積比後來的北宋還要大。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機稱帝,建年號神冊。公元918年,耶律阿保機建立了契丹的第一個都城,稱為上京臨潢府(今內蒙古巴林左旗)。契丹的實力發展到如此強大的時候,當然想要窺伺中原,所以契丹的軍隊屢屢南下。(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