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薇從小燕子到實力派影后的爆紅過程中,結識了中國大陸「上流社會」複雜的人脈,並結識了現在的丈夫黃有龍。

(接上篇)

龍薇系資本布局 在香港結識肖建華

早在2000年,趙薇就開始在資本市場中「摸爬滾打」。

2002年,北京普林賽斯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持股人是趙薇和她母親魏啟穎。2013年趙薇執導的電影《致青春》,普林賽斯便是投資方之一。

2003年,27歲的趙薇出現在重慶路橋前十大股東之列。不過,每當有媒體提及投資相關的事情,她都回應道,「不懂投資,都是家裏人打理」。

她口中的「家裏人」,除了母親魏啟穎,還有兩個重要角色,哥哥趙健,當然,最重要的是丈夫黃有龍。

趙健,唐德影視的股東。2011年,趙薇出資約77萬元入股唐德影視,2015年唐德影視在A股上市後,趙薇持股市值暴漲150倍,增至1.2億元人民幣。

後來趙健和妻子離婚,趙薇嫂子提出5億的分手費,她還曾建議趙薇成立自己的娛樂公司,對趙薇的幫助也不少。

不過,趙薇嫁給黃有龍之後,最大變化就是更多地親自涉入商業和金融業,她開始和丈夫一起成立了很多公司,然後大搞投資,大舉進入資本市場,最終贏得「女巴菲特」的稱號。

2017年4月13日,《中國經營報》發表文章《「貴人」相助:趙薇黃有龍港島資本路線圖》稱,除了大陸公司,趙薇和黃有龍還營造了一個涵蓋數十家香港及離岸公司的龐大資本系:龍薇系。

其中,黃有龍在香港至少設立了27家公司,分為「雲圖組合」、「大漠組合」、「金組合」、「一帶一路」以及部份獨立營運公司。概況來說,這幾十家公司,多數是用來資金騰挪的空殼公司,因為註冊資本1港幣。

而趙薇在香港成立的公司,除雲峰娛樂集團有限公司被曝光之外,其餘公司相對隱秘。

2014年12月23日,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有限公司註冊設立。但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直到2015年7月7日才成立。也就是說,公司先行,協會方才跟進。

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的會長,由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麗新集團主席、寰亞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主席林建岳擔任,趙薇、楊受成等人擔任了副會長。

公開資料顯示,總會成立時,由特首梁振英擔任榮譽贊助人,在15名董事名單中包括香港多名重量級富豪,如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信置主席黃志祥、英皇主席楊受成、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恒大集團主席許家印、鳳凰集團董事局主席劉長樂、明天控股集團(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等人。

2017年1月27日大年三十,肖建華由香港被帶回大陸接受調查。在港期間,肖建華刻意保持低調,目前唯一能透過公開資料確定肖建華擔任董事的機構,只有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肖建華在2015年加入「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任副會長。

趙薇能結交這些香港頂級人物,是因他和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私交密切,網上流傳一張趙薇摟著曾慶淮胳膊的照片。

曾慶淮被視為演藝圈幕後大老,長期控制北京和香港兩地演藝圈,也爆出潛規則為政府高官輸送美女,為曾慶紅和江澤民派系培養勢力、建立海外統戰網絡等。

白手起家資產66億  被稱「女巴菲特」

《新京報》曾經列出趙薇夫婦的富豪朋友們。

比如史玉柱, 2013年5月,史玉柱曾於微博自曝,在「趙薇的親密戰友-龍哥」的帶領下參觀了他們的法國酒莊。

早在2011年12月1日,據法國《西南報》報道,黃有龍以四百萬歐元的價格買下葡萄酒業界的夢洛酒莊chateau Monlot並將其簽在妻子趙薇名下,趙薇成為繼姚明之後第二個擁有法國酒莊的中國明星。2012年,趙薇購入第二座酒莊帕塔拉貝酒莊Chateau Patarabet,並在法國波爾多成立Cellarprivilege葡萄酒貿易公司。

網上流傳一組照片,揭示了龍薇夫婦與曾經的中國首富、萬達集團的王健林家族的關係。在照片上,黃有龍攜女兒與王健林妻子林寧一起吃飯,顯得家常而隨意。

2014年9月,趙薇曾與林寧一同亮相大連參加萬達「一方城堡」開業慶典並留下牽手合照。對於趙薇和林寧的關係,有人猜測稱趙薇老公黃有龍做地產項目開發,與王健林有生意往來。

當然,趙薇夫婦最重要的朋友,是阿里巴巴的馬雲。據公開信息,馬雲和趙薇的關係極為密切。在馬雲舉辦的重要活動中,時常看到趙薇夫婦的身影。

早在2014年底,趙薇和黃有龍就耗資30.88億港元,買入了大約19.3億股阿里影業的股份,持股比例9.18%,一舉成為阿里影業的第二大股東。2015年趙薇夫婦分三次減持,共套現22億港元。

此外,趙薇還購入A股上市的唐德影視與省廣股份兩家公司的股份,成為主要股東之一。

2015年5月,黃有龍和馬雲、虞鋒,以及巨人網絡的董事長史玉柱等人,共同認購瑞東集團股票,該股開盤當天漲幅超過150%。2016年11月,瑞東集團正式改名為雲鋒金融。

2015年11月10日,中國創意控股與趙薇簽訂了基礎投資協議,決定以每股0.39港元的價格向趙薇配售5400萬股股票,總價格2106萬港元,趙薇共持有中國創意4.5%的股份。8天後,該股在香港交易所上市,開市以每股0.4港元開盤,最終收報4港元之上,全日上漲925.64%。當日,趙薇大賺了1.9億港元。

截至2016年底,趙薇及其丈夫黃有龍持有金寶寶控股、順龍控股、雲鋒金融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權,上述股票市值約45.22億元。

此外,當時趙薇夫婦持有的不動產價值約6.6億元,其他股權投資價值約3.18億元;其餘的酒業貿易、4S店、影視等業務資產合計約1.57億元。全部加起來,趙薇夫婦的資產總計約57億元。等到2018年,趙薇登上「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以63億身家進入前100名,被稱為「中國的女巴菲特」。

2020年10月,準備上市的螞蟻集團,以總估值2.1萬億元人民幣,即將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IPO。當時的招股書顯示,趙薇以母親魏啟穎的名義,成為雲鋒基金合夥人,持股市值達到5億元。不過,螞蟻金服最終未能上市,假如能夠上市,趙薇的身價還會增加很多。

馬雲和趙薇亦師亦友?

到底馬雲與趙薇之間是啥關係,外界很好奇。

兩人在2013年7月共同拜會了「氣功大師」王林,在2013年至2016年1月,兩人過從甚密,一起畫畫,一起到美國看籃球,馬更專程探趙薇班,甚至為她的公公高歌祝壽,阿里曾出版《馬雲與他的朋友》亦有談及兩人的交情。更有傳趙薇夫婦的女兒「小四月」認了馬雲做乾爹。

在一本出版於2014年、名為《近觀馬雲》的書中,包括史玉柱、馮侖、任志強、劉永好、江南春、趙薇在內的12名人士,分別從各自的角度記述了對馬雲的觀感,趙薇是其中唯一的娛樂明星。

趙薇用了3600字記述自己眼中的馬雲,其中包括馬雲的衣著外貌、待人接物、脾氣性情。字裏行間不難看出二人過從甚密:趙薇「去馬雲家唱歌」,知道他「擅長蒙古長調」;馬雲則對趙薇的同學聚會邀約呼之即來,並曾親自領著趙薇參觀阿里巴巴。

書中趙薇並未詳述自己結識馬雲的過程,僅表示是通過「一場普通的飯局」。

在公開報道中,黃有龍和馬雲出現在同一場合的時間是2014年6月,阿里巴巴和恒大召開發布會宣布合作,從當時的媒體拍到的照片中,黃有龍就走在馬雲的身後;2014年9月,阿里赴美上市,黃有龍也有份出席;在黃有龍為父親舉辦的八十大壽上,馬雲也作為嘉賓露面。

外界一直認為馬雲和趙薇夫婦是好友,甚至認為馬雲和趙薇是亦師亦友的關係。不過等到趙薇因收購萬家文化出事後,馬雲在2017年12月5日接受《新京報》採訪首度回應事件時說:「我跟趙薇加起來見面也沒超過10次,其中大概至少5次還是因為公益活動在一起。」

不過《蘋果》記者翻查報道發現,兩人最少公開見面18次,私交甚篤。

馬雲又說:「我就好奇為甚麼我們總被人放在一起?我也不明白。我們後來看了新聞才知道,而且證據確鑿,背後有人操縱。」

後來阿里方面透露,京東前新媒體經理陳戰鋒發起的「701計劃」曾明確要求:針對媒體關注的趙薇夫婦被證監會行政處罰一事,「必須讓馬雲、趙薇出現在一起,永遠貼上兩人的合照照片」。 

入股「同一首歌」後 趙薇遭遇滑鐵盧

趙薇夫婦前面幾個投資都比較順利,趙薇也因此有了「女巴菲特」之稱。不過,等到他們投資了中國創意控股之後,雖然賺錢了,但從那以後,他們就像遭遇滑鐵盧一樣,開始走下坡路了。

2015年11月,通過投資中國創意控股,趙薇大賺了1.9億港元。

據大陸媒體報道,中國創意控股最早是靠央視《同一首歌》起家。2000年,中國創意控股主席楊劍以藝術總監身份,參與央視巡迴演唱會《同一首歌》的籌辦及節目製作。2002年,楊和協力廠商成立合資公司——無限印象傳媒。

趙薇在上市儀式上表示,自己入股,基於和楊劍是「認識20年的老朋友」,未來也希望和中國創意有深度合作。而趙薇本人也多次參與《同一首歌》的演出。

大紀元報道披露,《同一首歌》是中共重金打造的洗腦歌,不僅被用於粉飾太平、掩蓋罪惡,還被勞教所廣泛用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故在海內外均被抵制。

2000年初,中共首先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開始利用《同一首歌》對法輪功學員洗腦。《同一首歌》被要求在勞教所反覆唱,後來特務機構「610」辦公室和勞教系統就把《同一首歌》當作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的工具推廣開來。

據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進勞教所或洗腦班後會得到一張《同一首歌》唱片,被逼唱此歌,若不張嘴唱就被打;中共警察還會讓一群犯人圍著法輪功學員反覆唱這首歌,而那些被酷刑折磨得難以承受、被逼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人,他們一旦表示放棄修煉,接下來就被強制要求與獄警齊唱《同一首歌》。

於是,《同一首歌》成了對法輪功學員洗腦的標記,成了迫害好人的幫兇。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表示,《同一首歌》在他們的記憶中是和一整套的恐怖罪惡聯繫在一起的,不少人在離開勞教所之後很久,一聽到這首歌仍然不寒而慄。

2013年8月13日,《同一首歌》被停播,官方給出的表面理由是「制止豪華鋪張」。據《三聯生活周刊》2006年的報道披露,「《同一首歌》一年策劃演出四五十場,如果以每場演出500萬元計,40場就是兩個億。」2006年,中共還將《同一首歌》推向海外。

值得留意的是,趙薇口中的老朋友楊劍,據大陸媒體《介面新聞》2015年一篇名為《他讓趙薇1分鐘賺2億 為甚麼卻在搜尋引擎中隱形?》的報道中披露,在搜尋引擎中查不到「楊劍」此人,卻發現和中國創意控股兩名股東有交集的嘉華麗音老闆楊健,和「楊劍」是同一人。楊健和總導演孟欣,合作打造了《同一首歌》。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喉舌媒體也被操控瘋狂誣衊法輪功,不少媒體人,尤其是央視多個主持人參與其中,製造謠言嫁禍法輪功,這些人中有不少結局淒慘。

中共央視播音員羅京作為央視新聞聯播的主持人,播報了許多誣衊、攻擊法輪功的內容。2008年,羅京被查出患上淋巴癌,一年後死於北京腫瘤醫院。

趙薇似乎也是從參與《同一首歌》後開始走霉運。在投資中國創意之後,趙薇夫婦接下來就準備投資萬家文化。

萬家文化玩50倍槓桿 兩人被罰禁

趙薇在2017年1月底擬斥資30億元收購萬家文化29.13%股權,經過上交所多番詢問後,趙薇披露自己出資僅6000萬元,借款約15億元,還拿未到手的萬家文化股票質押融資再獲得約15億元。

這意味著趙薇方通過6000萬元的自有資金,用50倍的槓桿,撬動了一家市值約100億元的上市公司,如此蛇吞象的操作手法,令輿論譁然。

多家媒體質疑15億元借貸來自於肖建華旗下的西藏銀必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肖建華被從香港帶回大陸調查後,2017年2月13日晚,萬家文化發公告稱,就2016年12月已經簽署的協議作出調整,將轉讓給龍薇傳媒的股份總數從原先的1.85億股調整為3200萬股,收購金額從30億元減至5.29億元。

針對萬家文化股份轉讓交易數量發生如此大的變動,上交所發出問詢。2月15日,龍薇傳媒回應稱,由於某銀行總行未批准融資方案,融資計劃無法按期完成。

3月31日晚間,萬家文化發布公告稱,經友好協商,萬家集團與龍薇傳媒決定終止本次股份轉讓事項,並簽署解除協議:雙方約定互不追究責任。趙薇方面無需繳納1.5億元違約金。

雙方交易終止後,萬家文化收到中共證監會浙江監管局監管函,其中質疑:萬家集團主動放棄1.5億元違約金,是否與此前協議中的「違約責任」相矛盾?雙方是否串謀製造假消息、炒作萬家股票?

據財新網報道,4月12日,萬家文化回應稱,交易雙方於2月13日簽訂了股份轉讓補充協議,履行截止日期是2017年4月5日。在履行期限屆滿前,雙方經過協商解除了協議,互不構成違約,故在解除協議中約定雙方互不追究違約責任。3月31日,雙方簽署解除協議。

11月8日,中共證監會公布《告知書》指,趙薇夫婦收購萬家文化29.1%股權共需30億5990萬元資金,自有資金6,000萬,剩餘資金均為借入,槓桿比例高達51倍;且收購方「龍薇傳媒」註冊資金僅200萬元,於收購前僅成立一個多月,資本運作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及重大遺漏」等問題。

證監會對萬家文化、龍薇傳媒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孔德永、黃有龍、趙薇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並且五年內不得再次涉足證券市場。

據財經網站報道,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表示,其實監管層所針對的並不是交易本身,「如今正是政策與監管嚴打的時期,龍薇傳媒則屬於頂風作案,因此這起交易才會受到這麼多的關注」。@

(待續)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