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各種不同的表現形式,今天的你,無從證實,是否由多生累世不同的角色或物種,化生成現在的某某。暫借的軀殼,飾演的角色,路經的現世,使我們在這一生中形形役役地勞碌,滿足了日常身體的需求,便無暇思考人生的意義。「我思故我在」,人若不懂得或不嘗試去思考,存在還有甚麼意思?這種人生過客,跑完了日月的定限,還有哪些得著?

有位朋友很喜歡帶著沉重的相機,閒在荒野,靜心欣賞拍攝各類物種。他說:「生命的旁觀者,留住美好,輕忽醜惡,絕不辜負時光。」更說:「有一點的空閒,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其它社交人事上的不快,浪費一秒都嫌多。」而他所選取的美麗,正是自然界的各個物種,卻剔除了自己的物種人類!看他的Facebook 、WeChat ,有大量的鳥類圖片,便問他是否特別喜歡雀鳥,卻原來有一段因緣。

他問:「你信不信有前世今生及化身?」我說:「永遠保持開放態度。」他說:「早幾年,我的媽媽經常身體不好,看了很多醫生,都沒有甚麼頭緒,她總是無精打采。有次她跟我說:不知是不是因為我流產了的BB ?聽了她這麽說,我便找高人為這多年前流產的弟或妹做超渡,然後巧合的事便發生。」我問:「有甚麼奇緣?」

他說:「定了超渡時間的個多星期前,有只小鳥,經常飛到我家,放低幾兩便離開。其實未定超渡前,間中也會有一兩次。但定了超渡時間,小鳥到來的次數就非常頻密。我一向都喜歡自然生物,所以即使牠到我家留低蘇州屎我都不介意,但就是覺得奇怪,牠為甚麼選我家?」我笑說:「你影得牠們的相多,所以才有緣。」

朋友說:「超渡那天,高人便巧合地問我是否有只小鳥經常到我家。我沒有向她提及,更沒有這種聯想。她卻說那只小鳥正是我媽媽流產的BB,也是我的妹妹。我與她前世有緣,故經常化身到來,更使媽媽有點小不適,希望我們能幫她過渡。完事後,媽媽精神狀態好轉,別人就當心理陰影去取,正面科學!但我心中清楚是甚麼事,自身一切的應受,其實都和因果相應,所以我尊重一切物種,誰知牠們的前世今生,和自己有甚麼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