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上旬開始,中共「能耗雙控」突然升級,多省各地區企業相繼收到強制限電、限產、停產通知,限電時間至9月末或至10月中旬不等,甚至可能持續到年底。中共突然限電這背後是甚麼原因?會帶來哪些影響?

中共國家發改委8月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稱,江蘇、廣東等9個省(區)能耗強度不降反升;浙江、安徽等十多個省的能耗強度降低率未達到進度要求。

廣東一傢俬企員工程海(化名)26 日告訴《大紀元》,東莞、中山、惠州、佛山地區停電嚴重,很多工廠被迫限產停產,「我們東莞的工廠白天不許上班,晚上上班,一直以來都缺電,只是現在這段時間特別嚴重。我中山的朋友說,他們廠已經連續停電9 天了,還不算星期天,而且工業區停電,住在附近的生活區用電也都停了。」

湖南商人李文(化名)23日對《大紀元》表示,他們當地8月就開始停電了,但沒有公開宣布,「因為規模不是很大,它就不明講,幾個高新產業園區輪番停電,外面不知道。工業大省用電比較大,要節能減排,沒辦法它就下個文件,湖南是農業省份,不下文件,電力部門跟某個區打電話,內部傳達。」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23日對《大紀元》表示,南方超期高溫,用電加大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要保證在建工程用電。他認為,煤炭庫存減少也是一個原因,「今年7月、8月、9月一直電力都比較緊張,7月、8月廣東電力緊張是因為煤炭庫存減少,大家都在搶煤。這樣持續下去會延續到最後一個季度。現在也進入枯水期,水力發電沒法進行。」

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有另外的看法,他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的發電機的發展速度一直比電的生產量發展速度要高很多,最近幾年電力需求沒有這麼快,找不出它電力供應(為何)不夠。他認為,它的目的是為了電費漲價,「它說煤炭不夠那電就不夠了,那就得漲價來促進這些企業的生產。它動不動就躺平,利用壟斷地位收取暴利。」

王維洛說,11月要召開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中共是要做出一個姿態來,「現在拿這個理由把那些民營企業關掉,那就是做給別人看的。」

「這不是一個要見到效率的政策,這個事情明擺著就是作秀。但問題關鍵是中共政府沒錢了,它只有通過漲價來收取更多的錢回籠,以前是房價漲,現在房價不漲了,那麼,現在一般的消費品就得漲。」

天鈞政經研究員任重道23日對《大紀元》表示,突然限電的外在原因是為降低國際減排的壓力,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大宗商品的不斷上漲。中共制裁澳洲,不進口澳洲的動力煤,而這種煤炭的發熱量值比較高,專門用於發電。

「當前中國的煤炭價格和供應都是很緊張的,火力發電是中國70% 的一個份額,火力發電的每度電價是人民幣四毛多,但發電成本已經達到了將近人民幣六毛。」

限電或導致很多人失業

程海表示,如果「能耗雙控」的限電持續下去,可能到年底都會停產,會有很多人失業,「(工人收入)主要是靠加班,如果減產,收入會下降,停電減產,現在停產半個月,都已經有人準備找別的工作了。」

他說:「昨天東莞有一個老闆發訊息說,剛好從東南亞轉過來一張出口到外國的外貿大訂單給他工廠,正高興,第二天政府就發通知要停電,有單都做不了,如果這樣(下去),不說打工的人,老闆也頂不下去。」

李文說,如果持續到年底,會影響到老百姓過年,「一般企業年底都要發獎金,如果那個時候還停電停產,老百姓會很難過,收入減少,逐漸很多人會陷入困難,家庭生活陷入被動局面。」

任重道表示,廣東和浙江是外貿大省,限電導致停工停產,對以外貿拉動經濟的中國是一個打擊。

中共政策外界無法理解

王維洛表示,中共採取的措施都是前後矛盾的,如減低能源消耗量是一個長遠目標,但在經濟下滑的時候,它可能是一個次要的目標。

「像小水電本來是一個最好的利用自然環境發電,提供的電力電費很便宜,但它砍掉了幾千座小水電去保大的水電,比如,四川小水電才0.17元/度,而三峽上網電費要0.26元/度,一邊高調說提高能效,另一邊卻把電力生產便宜的砍掉,保留貴的,政策是矛盾的。」

王維洛說,中國經濟目前最重要的是保就業,「但中共最近出拳都是把就業位置給消滅,據說整頓教育培訓打掉3,000 萬就業位置,這是不適宜的,只要社會有需求,就應該讓它發展存在。」

「所以,它所制定的政策都是前後矛盾。這是中共政府經濟政策中最要命的東西。

而一出現問題就一刀下去,它就這麼做,讓人理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