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近日爆出一個大動作。9月20日,該所公布了一份詳盡揭露中共如何對外搞統戰的大報告——「中國(中共)影響力行動」。

調查報告長達646頁,分四個部份詳細地披露中共如何試圖擴大其對外影響力的行動,其中有大量篇幅穿插性地揭露了中共誣衊和迫害法輪功的手段。

報告的第四部份,分國家列舉了中共在海外實施影響力的行為。第五章(533-580頁)是加拿大。在這些實例中,披露了中共在加拿大迫害法輪功的種種行為。

續上文:法國重磅報告披露中共迫害法輪功(1)

綁架加拿大公民事件

早在兩位同名邁克爾(Michael)的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政府綁架之前,已有先例,其中包括加拿大公民(譯註:法輪功修煉者)孫茜於2017年在北京被當局綁架。此外還有中共在第三方國家綁架維權人士的案例,其中至少有一例值得一提,即加拿大籍維族維權人士玉山江(Huseyincan Celil)被中共綁架的案例。

2001年玉山江和家人一起逃亡到加拿大,而後成為加拿大公民,2006年他和妻子去烏茲別克探望婆家時,被烏警方逮捕,並遣返回中國。儘管加拿大提出抗議,但中共仍咬定他是東突組織成員,並以恐怖主義罪名判處他有期徒刑15年。(譯註:也有報道說玉山江被判無期徒刑。)

北京還曾一度針對加拿大實施貿易制裁,幾乎禁止了所有來自加拿大的油菜籽貿易,受制裁影響的貿易產品還包括大豆、青豆、豬牛肉。最終矛盾升級到中共政府因為孟晚舟事件,抓捕並關押了多名加拿大公民,其中包括:謝倫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被以走私毒品罪判刑15年,後來突然又被改判死刑,幾個月後被處死的另外一位加拿大公民,范威的遭遇與前者同出一轍。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加拿大法輪功修煉者孫茜在北京被捕後被(非法)關押3年,而後又被重判8年有期徒刑。

在這次中、加之間的外交危機中,中共駐加國大使盧沙野(後於2019年7月調任駐法國大使)表現得極其橫蠻(見517頁),與中共駐斯德哥爾摩大使的作風如出一轍。然而這兩位無一例外,都扮演了中共「戰狼」外交政策的風向標的角色,關於「戰狼」外交我們在前文第三篇章提到過(見220頁)。

比如在2019年1月,盧沙野曾在加拿大《國會山時報》抨擊了「西方社會的唯我獨尊和白人至上」,並詬病加拿大政府對華政策的雙重標準,因為當時加拿大政府要求中共釋放兩名加拿大公民,他們都是中共為了報復加拿大逮捕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而受害的犧牲品(與兩名被中共關押的人質不同,其實孟當時早已依法得到假釋)。

然而盧沙野並沒有說服加拿大人,恰恰適得其反:從兩國外交危機開始,(中共政權下的)中國在加國人民眼中的形象已經一落千丈:根據2018年12月30日到2019年1月5日進行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80%以上的加拿大人不喜歡中國(中共)領導人。

讓異見人士噤聲

北京當局針對加拿大公民和居民的騷擾和恐嚇比比皆是,並且有據可查。這些加拿大人被中共政權視為異見人士,或者是一種威脅。他們往往都與中共眼裏的「五毒」組織多少有些關聯(這些組織分別是維吾爾人、西藏人、法輪功成員、民運人士和台獨人士)。

早在2009年,法國記者皮埃爾伯格(Fabrice de Pierrebourg)和加拿大安全情報局高級官員居諾卡蘇亞,就曾這樣寫道:「多年來,在加拿大境內,中國(中共)都在致力於控制與異己勢力相關的一切。它的情報部門和外交官們狼狽為奸,耗費時間、精力、金錢,去抹黑甚至恐嚇異見人士。並通過非法手段滲透,並控制一些民運團體、僑團,以及學生會。」

事實上,過去的這些年間,諸多案例都揭示了中共的外交官在監視、滲透和騷擾海外異見人士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特別是針對法輪功信眾。比如在2004年,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因為詆毀一名從商的法輪功修煉者被司法審判。

加拿大警方還在卡加利(Calgary)親眼見到,兩名中領館的工作人員在阿爾伯塔大學宣講活動現場散發「仇恨言論刊物」:兩份小冊子,其中一份直截了當地命名為《法輪功是XX》。(並且配有自焚的血腥圖片,犯罪和自殺的畫面。)

竊取身份

攻擊者特別假冒法輪功成員向部長和議員發送侮辱性電子郵件,以詆毀他們。這是一種普遍的做法,不僅限於加拿大,正如一名加拿大法輪功協會成員所解釋的那樣:「許多國家的各級政府官員都系統地、反覆地被謊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人設為目標,向他們發送偽造的電子郵件。

發件人往往是強迫症式的、非理性和粗魯的,從而使中共稱法輪功對社會構成威脅的說法具有合理性。其中一些電子郵件的IP地址來自於中國」。

在加拿大,這種帶有冒犯性、甚至是威脅性的信件,由這些謊稱是法輪功的人發送給了政界人士,其中議員Judy Sgro於2017年12月收到,議員Peter Julian於2019年3月收到。

總之,「攻擊手段從午夜的辱罵性電話到社交媒體上的(虛擬)謀殺,再到恐嚇在加拿大大學就讀的中國學生,在中國劫持加拿大持不同政見者的家人和入侵持不同政見者團體的通信網絡。所有這些,目的都是讓在加拿大的持不同政見者噤聲,或者通過恐嚇讓加拿大人保持沉默,或通過詆毀他們的言論或行為使他們不再有公眾或政治支持,以此扼殺不同意見的聲音」。

據負責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第76頁),「叛逃」的前官員郝鳳軍介紹,中共在加拿大經營著一個有一千多名特務的反法輪功間諜組織,均是在當地招募的華裔加拿大人和來自中國的職業人員、商人或學生,他們的活動主要集中在溫哥華和多倫多。

2007年,中共駐渥太華大使館會計師的妻子張繼延,「叛逃」並在加拿大尋求庇護,她說當時大使館有「一個特殊的單位,大約十幾人『負責收集可能構成威脅的團體的信息,尤其是對法輪功修煉者」。

她解釋說,用來找出他們的方法之一是滲透太極拳和氣功俱樂部。她作證說,該單位製作了「煽動仇恨法輪功的材料」,大使本人稱這些材料傳遞給「國會議員、加拿大政府官員以及前總督」。

張繼延還向媒體展示了一份機密筆記(如下圖),該單位的目的之一「是利用僑民和學生通過寄出請願書和抗議信來阻止中文新唐人電視台(NTDTV)播出許可證的授予。一家加拿大有線電視營運商也受到施壓,被勸停止向其訂戶提供新唐人電視台」。張繼延最終在加拿大獲得了難民身份。

張繼延2007年曝光的一封機密筆記,稱是「一名使館成員寫的,其中詳述了北京特工為阻止法輪功電視頻道在加拿大播出而施加的壓力」 。(來源:Fabrice de Pierrebourg和Michel Juneau-Katsuya的檔案)
張繼延2007年曝光的一封機密筆記,稱是「一名使館成員寫的,其中詳述了北京特工為阻止法輪功電視頻道在加拿大播出而施加的壓力」 。(來源:Fabrice de Pierrebourg和Michel Juneau-Katsuya的檔案)

影響媒體

北京掌控著世界各地的華語媒體,包括北美地區,這是長期以來一個眾所周知的問題。關鍵是加拿大華語媒體幾乎都被中共控制:除了說中文的加拿大人想閱讀的不受中共影響的兩家法輪功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NTDTV))。這兩家媒體本身不僅是中國(中共)當局的限制對像(例如,2005年他們的記者前往中國報道總理保羅·馬丁中國之行的簽證先被批准,後被取消)。

但有時加拿大當局自己,因為害怕惹惱北京也會對他們進行限制(當胡錦濤主席2005年到訪渥太華時,《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無法參加相關活動;2010年他第二次訪問時也遭遇同樣的情況)。

為了根據中共自己的形象來塑造中文媒體,中共會使用慣常的武器:紅蘿蔔(鼓勵報紙自我審查以換取商業利益)加大棒(恐嚇、威脅、騷擾、給在中國的親屬施壓,解僱那些抵制其壓力的記者,或停播那些被認定是反映異議的節目)。

中共還試圖看管和培訓這些記者,無論是在當地(2014年,當地統戰組織,「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其總部設在溫哥華,彙集北美親北京的華語媒體),或在中國。

大使館參與動員學生的證據

2010年,為籌備胡錦濤主席訪問渥太華,約50名拿著中國(中共)政府獎學金在加拿大大學學習的中國學生聚集在中共大使館。教育處一秘劉少華向他們發表了講話,《大紀元時報》秘密錄製了他的演講。

他在演講中透露,為了組織一群人歡迎主席,大使館不僅會在安大略省,還會從魁北克省叫來3000人到渥太華,所有費用全包(酒店、食物、交通,甚至他們的衣服)。一些證人還談到了每天每個到場的人可領到50加元。

他將這個問題描述為一場「捍衛祖國母親名譽」的「戰鬥」,要反對「法輪功、藏獨、維族分裂分子,以及親民主人士,他們已經佔據了國會山的位置」。

他提醒學生,所有的費用都由他們負擔,即使對於非獎學金生也一樣。劉要求他們「不要到外面說,對誰都別說」。他強調這次人數眾多的重要性,因為2005年胡錦濤主席來訪時,反對者佔了主導地位,在中國的官員們怒不可遏,這次得好好的歡迎他。如果學生被問為甚麼來這裏?劉解釋說你們要回答:「我們在這裏是歡迎胡主席。加中友誼萬歲。」

同日,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教育組張寶軍(音譯),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了同樣的信息,警告學生要「按計劃辦事」。在這些定好的人中,拿獎學金者,「如果有誰遇到特殊困難不能參與者」必須「提供一個解釋。」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作用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世界範圍內的總體作用是在第三部份中闡述的(→第277頁)。加拿大的案例提供了更多的例子。確實有很多學生證人承受著 CSSA的壓力,勸阻他們不要這樣那樣,或反之鼓動他們要這樣那樣。

例如,渥太華大學的一名學生就收到了一封來自他所在大學CSSA威脅性的電子郵件:「根據其他學生的證詞和聯誼會幹部做的調查,你還是法輪功修煉者。你要小心了。」

在卡加利大學,一些CSSA成員自己也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有人冒充(中共)公安局特工告訴他們不要去參加「法輪功之友」俱樂部組織的電影放映會「否則你的姓名和照片將通報中央政府」。

CSSA所說的,也往往暴露出它是中共當局的代言人。多倫多大學的CSSA曾向市政府施壓,不讓市府承認2004年的法輪大法日,渥太華大學的CSSA干預了新唐人電視台2005年在當地獲得廣播許可一事。他們在信件中使用的詞語與中共外交官的抗議信中的完全相同。

(未完待續)#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