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利用一種新的法律手段來應對外國公司對中企的知識產權盜竊指控,引發美國關注。美國擔心中共將再次違背其做出的嚴格執行專利和版權法的承諾。

據《華爾街日報》9月26日報道,在2020年以來的四宗重大案件中,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法院發布了所謂的禁訴令(anti-suit injunctions),阻止外國公司在全球採取法律行動來保護其商業秘密。

其中三項裁決有利於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公司、小米公司和步步高電子公司。第四個案子是南韓三星電子公司與瑞典電信巨頭愛立信的糾紛,裁決有利於前者。

其中的一個案子是美國特拉華州的技術研發公司「交互數字公司」(InterDigital)與中國小米公司之間的糾紛。

「交互數字」擁有智能手機所使用的無線和數字技術專利。

小米自2013年以來售出數百萬部使用「交互數字」專利的手機,依據行業慣例,允許公司在協商專利許可費時這樣做。

當在「交互數字」和小米進行的長達七年的談判破裂後,小米在2020年6月9日首先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武漢中院)提起訴訟,提請就專利許可使用費進行裁決。同年7月29日,「交互數字」向印度德里法院起訴小米專利侵權。同年8月4日,小米向武漢中院提出禁訴令保全申請。

應小米的要求,武漢中院發布禁訴令,禁止「交互數字」在武漢官司結束前在全球起訴小米。這家中共法院表示,如果「交互數字」執意起訴下去,將面臨相當於每周約100萬美元的罰款。

最終「交互數字」和小米在今年8月達成和解。

專家:禁訴令實則允許中共政府決定知識產權的價值

「華日」稱,對於貿易律師和其他與中國公司在知識產權問題上有糾紛的人來說,「交互數字」案是中共無視外國公司專利、版權和商業秘密的最新跡象。他們表示,儘管北京做出了承諾,包括在《2020年中美貿易協定》中做出的承諾,但在關鍵領域,情況並未改善。

過去,中共曾表示已採取許多具體措施來改善其保護知識產權的環境。

「中國的增長和發展戰略取決於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路易斯安那州前共和黨國會議員、獨立倡導組織「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成員查理斯‧布斯塔尼(Charles Boustany)說。

在美國和英國,法院有時也會發布禁訴令,以防止同一案件在多個法律場所同時上演。在一個典型案例中,華盛頓州的一家聯邦地區法院發布了一項禁訴令,阻止摩托羅拉公司在德國對微軟公司提起平行訴訟。

但追蹤中共法院的律師和其他人士稱,中共的禁訴令更進一步,禁止在全球範圍內採取法律行動。中共法院還聲稱在全球範圍內對專利許可費有管轄權,律師們稱這違反了西方的標準做法。

「華日」援引「Akin Gump」公司合夥人、國際貿易和知識產權糾紛專家布賴恩‧龐珀(Brian Pomper)的話說:「中國人(中共)正在使用這種法律工具,即禁訴令,讓中國法院——實際上是中國(中共)政府——而不是其他人來決定知識產權的價值。」

高力證券分析師:中共正試圖使外國公司專利無效

另一個案例是步步高電子旗下的中國手機品牌Oppo和台灣富士康控股的日本夏普公司之間的糾紛。2020年1月,夏普在日本起訴Oppo專利侵犯。

Oppo在深圳的一家中國法院提出反訴,該法院表示將確定Oppo使用夏普專利應支付的價格。

當夏普在日本和德國法院進行反擊時,深圳法院於去年12月發布了禁訴令,並威脅夏普,如果不放棄訴訟,將面臨每周大約100萬美元的處罰。

慕尼黑的德國法院提出異議,並試圖以反禁訴令來阻止該禁令。

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去年就華為與擁有美國和國際無線專利的「Conversant Wireless Licensing」(現為 MOSAID Technologies Inc.)之間的糾紛發布了禁訴令,阻止Conversant在德國提起訴訟。兩家公司最終以未公開的條款達成和解。

高力證券(Colliers Securities)分析師德里克‧索德伯格(Derek Soderberg)表示:「我認為,中國人(中共)正在利用武漢法院作為一種方式,試圖使專利無效,並迫使這些知識產權公司簽署一個不太有利的協議。」

USTR對中共廣泛利用禁訴令表示擔憂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4月的一份報告中談到了此事,稱「出現了令人擔憂的發展,如中國法院發布廣泛的反訴訟禁令」。

報告說,權利人也對中國法院在標準必要專利(SEP)糾紛中發布禁訴令的新做法,表示強烈關注。據報,這些做法是在沒有通知或沒有機會讓各方參與禁令程序的情況下進行的。自2020年8月首次發布禁訴令以來,中國法院在其它SEP案件中迅速發布了更多禁訴令。其中一些禁訴令並不限於禁止執行某一特定外國程序的命令,而是廣泛地禁止權利人在世界其它地方維護自己專利的權力。不遵守中國法院發布的禁訴令的公司將面臨中國法院每天最高100萬元人民幣(大約15.5萬美元)的罰款。

報告還說,最近中共高層講話引起了人們質疑這種禁訴令的擴散是否是有意圖的,包括習主席的有關《中國知識產權法》域外適用的講話。

報告強調,這是中國法院「服務於」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府「整體工作」的一個例子。

美國公司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中國公司竊取知識產權。當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發起中美貿易戰時,美國以一份關於中國知識產權盜竊的報告作為徵收關稅的初步法律依據。

「華日」援引猶他大學法學教授、禁訴令權威豪爾赫‧康特雷拉斯(Jorge Contreras)的話說,中共開始對禁訴令的使用提供了一個例子,說明中共的全球野心甚至影響到其法院。

「對這些國際公司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前景」,康特雷拉斯說。#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