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晚10點半,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官方微博發表聲明,指路透社關於滴滴管理層變動的傳言不實。在表示「強烈譴責」之餘,滴滴保留「採取一切法律措施追究其侵權責任的權利」。

路透社在9月20日的報道中說: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聯合創始人、董事兼總裁柳青已告訴了一些親信他打算辭職。信息來源是「兩位知情消息人士」,但滴滴出行的聲明否認了這一說法。不過滴滴的闢謠聲明的第一句話則是「滴滴目前正積極全面配合網絡安全審查」。

8月11日,香港《南華早報》就曾報導稱,據多個消息來源透露,中共網信辦正在調查滴滴強行赴美上市該由誰負責。調查對象包括滴滴出行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程維、聯合創始人兼總裁柳青及高級副總裁朱敬石,調查結果可能迫使滴滴不得不撤換管理層。
 
早在 7月20日路透社就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滴滴擁有超過200人的政府公關團隊,並註重與中共官員保持私人交往。此前一直在中共嚴苛的監管中「游刃有餘」,但未想到北京此次突如其來的整頓,在赴美IPO上「翻了車」。

消息人士稱,超過200人的政府公關團隊幫助滴滴在安全醜聞和許多城市缺乏運營許可證的情況下繼續上路,但6月底赴紐約進行44億美元上市前未能完全預見監管環境正在發生的巨大變化。

旅居美國的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說,習近平當局對待滴滴的態度是其與江派鬥爭的具體表現。滴滴高層是否換人,滴滴是否會被國有化,一切皆有可能。而滴滴出行過往的各種「劣跡」也可能成為其被進一步整肅的另一個藉口。

滴滴過往「劣跡」回放

滴滴出行官網的價值觀解讀中羅列著「安全第一」,以及「有勇氣做正確的事,不唯上」等負責、向上的口號。但滴滴的聲譽在過去幾年一直為社會所詬病。

2018年滴滴順風車在三個月發生了兩起命案。尤其是浙江樂清女孩趙某8月24日前往永嘉途中,慘遭司機姦殺,更是引起了全民公憤。

因為假如前一天,滴滴能重視僥倖逃脫類似命運的女士的投訴,及時調查處置和報警,那麼第二天的慘案就不會發生;假如案發時,親友接到趙某發出的求救信號,第一次向滴滴尋求幫助時,滴滴能及時報警,而不是以「將有相關安全專家介入處理此事,會在1小時內回復」搪塞,那麼慘案可能不會上演。

此外,滴滴早期擴張時採用非常規手段打擊競爭對手搖搖,也招致大量非議。當時搖搖招車是市場老大。據前瞻產業科技研究院整理的信息,滴滴的非常規手段包括:通過提示手機用戶卸載搖搖,以及很長一段時間向司機端推送假訂單,不核實司機身分提供「方便」導致安全漏洞等。

滴滴出行上海分公司被列入上海道路運輸行業公佈的首批嚴重失信名單(2019年11月)。 2020年1月,交通運輸部等四部門聯合約談了滴滴出行、嘀嗒出行,要求嚴格順風車安全管理,不得以順風車名義從事非法營運。

《我幹過滴滴客服,大家有什麼問的》一文曾在網絡廣為流傳,作者是前優步(uber)員工,他說:「Uber是信任,信任乘客信任司機,信任員工;滴滴是壓榨,壓榨員工壓榨司機,甚至乘客。」

作者還比較了優步和滴滴對投訴的處理方式。 「像這件事放到uber這裡,司機第一次被投訴後就會被處理,起碼賬號會被封七天。乘客的家人來要司機的信息,根本不需要警察來,你只需要證明你是乘客的家人就行了,例如報出乘客的經常乘車信息,身份證號之類的,別說司機的車牌號碼,uber客服可以直接將乘客的賬號密碼改成123456,讓你自己登陸賬號查看,而且乘客的客戶端是可以看到司機的車牌、真實照片等一系列信息的,想要什麼自己看。」

對於滴滴客服,作者表示:基本上是沒有任何權利的,乘客和司機不接電話毫無辦法,換優步的話,直接把帳號封了。如果警察來找滴滴客服要司機的信息,「在我離職的時候滴滴是這樣規定的,需要你提供介紹信、立案通知書、兩個警官的警號,傳真發過來,三者缺一不可。」

「問題是一般警察立案是需要司機車牌等信息的,這就卡在這了。而且就算是警察立案了,把三樣東西湊齊傳真過來了,黃花菜都涼了。而且處理此事的客服根本沒精力一直關注這件事,忙著跟乘客司機扯皮去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