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9月23日。

美國總統拜登周二(21日)首次在聯合國大會上講話,重點表達了美國要「聯合盟友,和中共進行競爭,甚至是激烈競爭」的觀點,但他卻否認這是一場新冷戰。中共方面的反應,當然是不相信美國的說法。胡錫進馬上在他的影片頻道中表示不相信,用的語氣相當激烈:誰相信?

胡錫進的表態,和前一段時間習近平的內部講話調子非常吻合,習近平在黨校中對中共的中青年幹部講話,要求大家「放棄幻想,準備鬥爭」。所以當拜登說沒有「新冷戰」的時候,中共當然不會相信。

事實上,我也不相信。

當然,我不信的理由和中共不同。中共歷來不守規矩,不重承諾,嘴上說一套,下面的做法是另外一套,這樣的組織,我們叫做陰謀集團,或者叫黑社會,它當然不可能去相信別人的承諾。我的理由不同。

我們先說甚麼叫做冷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美蘇霸權時代出現,世界分成了美國為首的民主自由國家陣營,和蘇聯為控制核心的共產黨專制國家陣營。兩個陣營在意識形態和經濟制度上針鋒相對,政治和軍事上則劍拔弩張。但是,因為二戰剛剛結束,而且出現了核武器這個前所未有的大殺器,所以大國之間不想要打仗,擔心全面戰爭造成世界末日,所以美蘇兩國軍隊,在後來的三十多年時間內,從來沒有正式地面對面打過仗,也就是,從來沒有熱戰。

但是,美蘇兩大陣營之間,從來沒有停止過低烈度甚至中烈度的軍事對抗,這些體現在武器競賽、地緣政治競爭方面,很多時候,直接的軍事對抗以「代理人戰爭」的方式進行。這一點美蘇雙方有明確的默契。比如古巴,比如韓戰和越戰,比如阿富汗,美國出兵了,蘇聯就不出兵,只提供金錢和武器給美國的對手;反過來,蘇聯出兵了,美國不會出兵,也是向反對派提供各種各樣的援助。這種模式,一直持續到蘇聯解體。

這是一種古怪有趣的模式,雙方全面對抗全面鬥爭,但兩國卻沒有直接的戰爭。

「冷戰」這個詞本身,是一位我非常佩服的作家,喬治奧維爾,也就是寫了《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的英國作家提出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個月,1945年10月19日,奧威爾在英國報紙「Tribune」(《論壇報》)的專欄文章中,首次使用了「冷戰」一詞,用來描繪活在核戰爭陰影下的世界。他警告這樣的世界將會是「沒有和平的和平」。奧威爾說,他說的所謂冷戰,是指蘇聯和西方國家之間的意識形態衝突。1946年3月10日的另一篇文章說,「在去年12月的莫斯科會議後,俄國(這裏其實指的蘇聯)已經開始準備向不列顛和大英帝國發起一場『冷戰』。」

隨後,「冷戰」這個詞開始大範圍地在國際政治上使用。1948年,蘇聯為了逼迫西方就範,封鎖了西柏林長達十個月的時間。1949年,美國和歐洲民主國家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蘇聯和東歐共產黨政權國家成立華沙條約組織,兩個軍事聯盟集團直接對抗。後來,雙方的邊界全部關閉,柏林牆在六十年代初全部完成,全世界的政治人物都開始把這種狀況稱為「冷戰」。

「沒有和平的和平」,沒有熱戰的「衝突」,這個大概就是冷戰吧。

拜登在聯合國會議上的講話說,和中國不會有冷戰,但他同時也說,會聯合價值觀相同的國家組成聯盟,然後和中共進行「大國競爭,甚至是激烈競爭」。如果把競爭這個詞換成「鬥爭」,大概就更清楚了,這就是冷戰。

我們看到的情況的確如此,不論美國總統是否承認,其實一場新的全面鬥爭,全面衝突,或者我們按照拜登總統說的吧,「全面競爭」已經展開了,不管你管它叫做冷戰還是熱戰,還是價值戰,還是利益戰,其實都沒有關係。

不過,這場戰爭並不是美國發起的,中共已經悄悄地開戰了超過20年了。1999年,中共軍方作家喬良寫了一本《超限戰》的書,指出要戰勝美國,就必須採取「非熱戰的方式」來進行。因為中共軍事力量差太遠,所以要揚長避短,所以提出了超限戰的概念。這個概念中,文化、藝術、新聞、輿論、經濟、貿易,每一個項目都是戰場,每一種交往,都有特別的武器來進行攻擊,目標就是瓦解對方。

比如說恐怖襲擊,《超限戰》中就提出了恐怖襲擊,甚至包括飛機撞大樓的概念。再比如利用美國種族複雜、衝突性強的特點,挑撥各種矛盾,利用階級和種族矛盾等等。除此之外,這本書也提到要加快軍備建設。

事實上,中共確實是按照這條路徑,按照這種策略做的。過去二十多年,中共各種核心策略從未偏離這個戰略。

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不是冷戰是甚麼?就是除了直接和美軍打熱戰,中共用了所有的方法,從文化到經濟貿易到外交關係等等的方法去瓦解美國。這就是一場由中共單方面發起的冷戰。

和前蘇聯不同的是,中共從未全面和美國翻臉,在公開和高層交往中,在和美國頭面人物以及上層社會的交往中,中共一直都是笑容可掬、柔軟、低姿態。但中共對美國的敵意和恨意從未中止過。

新華社是中宣部直屬的,基本上是中共中央的喉舌。新華社的網站「新華網」上,有很長一段時間,當有美國出現的時候,標題附近一定有兇殺、強姦、災難等等其它新聞的標題,即使不是美國發生的,也要放在美國新聞標題的旁邊。當然,更多的時候,美國新聞直接就是這種極為負面的新聞,尤其是當有美國總統的名字出現的時候,一定會伴隨惡性的負面新聞一起的。

這種方法,是希特拉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發明的,談到猶太人的時候,文字標題附近一定有其它凸顯的標題,內容大概是垃圾或者是老鼠。這種潛移默化的暗示,在宣傳中是一種重要的方法。

美國人知道不知道?當然知道。美國CIA有專門的部門統計全球各國媒體的報道,對各種報道進行各種計算分類,比如對美國態度的分類。我記得大概是十年前吧,有專家在一個論壇中就說過,中國大陸的官方媒體報道,談到國際政治的時候,超過九成,其態度是敵視或者非常敵視美國的,如果談到軍事內容,這種敵視的程度更加嚴重。

但美國決策層不認為這是一個大問題。按照中國歷史書的講話,這就是「承平日久,人不知兵」,意思是和平太久了,老大當慣了,完全不知道凶險了。尤其美國決策以大商人為核心,資產階級嘛,整個國策偏向企業賺錢。各種有頭有臉的人去中國,不管是不是大官,只要能對美國政策有可能產生影響的,完全是皇帝待遇。很多美國佬去了中國都是受寵若驚,一輩子沒有享受過這種規格的待遇,哪裏還有甚麼「知兵」的概念。這種場景,在中國歷史中太常見了。

到了特朗普時代,這個被反轉過來了。特朗普不喜歡大企業,尤其不喜歡華爾街,他要代表美國中下層老百姓。他看到了美國經濟被掏空的現狀,因為這種狀況損害的是普通人,頭面人物看不見,因為他們是獲益者。所以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被指為「民粹主義」,當然實際上中共的不公平貿易策略已經幾十年了。

無論如何吧,特朗普刺激了中共,中共嘴臉大爆發了,美國人才突然驚覺,原來中共發起的偷襲性質的冷戰已經這麼多年了。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美國人突然發現中共已經惦記美國這麼多年了。

我記得大概是1995年,中國一幫年輕人寫了一本《中國可以說不》,目標針對美國。美國政府的做法是請這幾個作者來美國參加活動,了解一下美國,後來他們還寫了《中國不高興》,美國還是請他們來美國。《超限戰》,美國人覺得寫得好,他們把這個當成《孫子兵法》了,是關於戰爭的書,還要軍校學習。但現在的情況,大家都知道,中國留學生隨時被美國海關拒絕進入,情況發生了完全徹底的變化。

2018年是轉折點。在此之前,美國只是智庫精英開始醒覺,在此之後,是決策層的全面變化。我可以看到拜登團隊的矛盾,一方面,他的團隊有人想要回到過去的蜜月時代,包括那些「皇帝待遇」,實在太誘人了;但另一方面,團隊中也清楚知道中共的冷戰性質是甚麼。我估計拜登團隊還在爭吵,所以才有了現在這個「不是冷戰,而是大國競爭」的拜登講話。

大國競爭,如果涉及到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如果是以軍事為後盾,備而不戰,那就是冷戰;激烈競爭,就是激烈冷戰。

前蘇聯二戰後崛起,工業生產和科技都大爆發,大工業、武器製造和航天航空等方面,都和美國並駕齊驅甚至超越美國,全世界第一顆衛星,第一次載人航天飛行,第一個大量裝備部隊的噴氣式戰鬥機,都是蘇聯人的。蘇聯人出錢出武器,還出顧問,在全球推動共產主義革命,除了不和美國直接打仗之外,基本上是全面出擊。前蘇聯的洲際導彈和核武器,數量比美國還多三分之一。到了1970年代,全世界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國家,就是接近七十個國家,是由共產黨執政的,大部份是武裝奪取政權的所謂馬列派共產黨。當然,這些政權到了九十年代基本上全部倒台了。

現在的中共,除了經濟上比前蘇聯強,其它部份實在沒有辦法和蘇聯比較。前年一次華盛頓的研討會上,就有一個發言人直接說,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現在其實還沒有資格、沒有資本和美國進行熱戰甚至冷戰。

如果非要套用來硬比較,不是熱戰,不是冷戰,那就是「溫戰」啦。這是說笑話了。因為美軍絕對不會介意,不會避免和中共軍隊直接開戰的,比如在中國大陸周邊地區,包括南海、台海、東海等衝突熱點地區,美軍的姿態非常明顯,如果中共有軍事動作,美軍會直接介入。這個顯然不是冷戰的規格。前蘇聯軍事介入匈牙利、捷克,美國都沒有反應。台灣、南海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的。

但其它方面,美國和中共的全面對抗真的非常類似。所以美國和中共之間,如果不是冷戰,但卻比冷戰更「熱」。

訂閱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