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我的一個朋友十幾歲的兒子在乳品皇后(Dairy Queen)冰淇淋店的櫃枱後體驗了他第一份真正的工作。他很開心地在蛋筒上做冰淇淋花飾,或是把「暴風雪」冰淇淋倒過來端給顧客。到目前為止似乎一切進展順利。他已經獲得加薪,並得到承諾在滿16歲時擔任經理一職。

這位年輕人似乎也是善於獲取小費的專家。最近他興致勃勃又彬彬有禮地為一位女士服務,這位女士隨後付給他一張二十美元的鈔票,並告訴他不用找零了。她離開商店時,他多賺了十二美元。到那天結束時,他的小費罐裏有三十美元。他的同事們就沒這麼好了。

雖然疫情爆發的夏天青少年的就業數據令人沮喪,但今年夏天已經很有起色了。CNBC報道說,辦公室實習可能還是不太可能,但傳統的青少年暑期工作機會很多,特別是因為僱主很難找到合格的員工。

為甚麼會這麼困難?可能有幾個原因,但是我敢打賭,很大一部份困難源於這樣一個事實,即今天的青少年還沒有學到上面這位年輕人從他父親那裏學到的工作成功的三個原則:準時到達,做好工作,在不忙的時候要求更多的工作。

這些原則在一篇題為「給加西亞的信」(A Message to Garcia)的文章中得到了闡述。這篇文章由埃爾伯特‧哈伯德(Elbert Hubbard)撰寫於1899年,詳細描述了西班牙—美國戰爭中的一個事件。當時的美國總統威廉‧麥金利(William McKinley)讓一名年輕士兵給古巴叛軍首領卡利克斯托‧加西亞(Calixto Garcia)將軍捎去一封信。這名士兵毫不猶豫地努力完成了任務,儘管他不得不在惡劣的條件下追蹤加西亞好幾個星期。

哈伯德接著描述了他那個時代的許多員工對待手上的工作是如何缺乏堅持、勤奮和承諾。他指出,公眾的同情往往是針對那些只想要一份工作的無家可歸、受壓迫的人,他提醒我們,僱主一方的故事往往被遺忘了:

「沒有人說過,僱主為了讓無所事事的人去做有意義的工作而過早衰老;還有他長期對『幫手』充滿耐心,而當他轉過身去的時候,『幫手』卻遊手好閒,甚麼也不做。在每個商店和工廠,都有一個不斷淘汰的過程。僱主不斷解僱那些表現出缺乏能力促進企業獲益的『幫手』,而其他人則被僱用。」

哈伯德說,無論經濟形勢是好是壞,這樣的過程都會發生。他宣稱,「適者生存」決定了一個人能否在工作中取得成功。換句話說,那些像我在乳品皇后上班的那位年輕朋友一樣,接受簡單的建議,能夠準時上班、做好工作、甚至為讓顧客滿意而多做一點的人,才是成功的人。

但哈伯德還提出了另一條建議,似乎非常適合我們今天的文化。他說:

「我認識一個才華橫溢的人,他沒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企業,對任何人來說他都毫無價值,因為他總是瘋狂地懷疑他的僱主正在壓迫他,或打算壓迫他。他不能下達命令,也不會接受命令。如果要他給加西亞捎個信,他很可能會說,『你自己去吧。』」

換句話說,這名員工就是那種帶著態度、一種受害者心態,隨時準備表明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對待的最好例子。不幸的是,與一百多年前哈伯德寫下這句話時相比,這種類型的人在今天似乎更為普遍。

雖然周圍的人甚至在工作中都在兜售他們所謂的受害者身份,這很令人沮喪,但鼓舞人心的是,我們知道一種更好的方式,無論是對我們自己還是我們的孩子。就像我的朋友一樣,他正在教育他的兒子準時上班,勤奮工作,為他的僱主多做一點,我們也可以在我們自己的辦公室、工作和家庭中採用這種方法。這樣的努力很可能會引起注意並獲得成功,特別是在一個受害者心態成為家常便飯的世界裏。#

作者簡介:

安妮‧霍爾姆奎斯特(Annie Holmquist)是查理曼研究所(Charlemagne Institute)的《知識外賣》(Intellectual Takeout)的編輯和《編年史》雜誌(Chronicles Magazine)的在線編輯。

原文:Fostering Stellar Work Ethic in an Age of Victimhoo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