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聯合國大會舉行一般性辯論,一些國家的首腦相繼發言,拜登和習近平的發言雖然似乎沒有直接互相針對,但演講內容的交鋒卻顯而易見。中美對抗已經全面展開,在一年一度的聯合國大會上必然有所體現。

一年前的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針對中共相當強勢,習近平相對弱勢;今年,習近平表露了更多強勢,拜登則比較弱勢。

美國的世界領導權繼續被中共挑戰

拜登應該很重視這次聯合國大會的演講,親自前往紐約,意圖繼續展示美國的領導地位。他在演講中展望了世界「未來決定性的十年」,稱「面臨著迫在眉睫的危機和挑戰」,也「蘊藏著巨大的機會」。

拜登還稱「我們正處於歷史的轉折點」,「我的新政府將致力於幫助引領世界走向更和平、更繁榮的未來」。

拜登明確美國將繼續引領世界,並描述了如何應對共同的關鍵挑戰,包括「結束這場大流行」,「氣候危機」,「管理全球權力動態的變化」;「在貿易、網絡和新興技術等重要問題上塑造世界規則」,以及「恐怖主義威脅」等。

拜登以世界領導者的姿態,提出了未來的願景和規劃,他的演講既給各國政府聽,同時也在向中共領導人表明,美國仍將領導世界,中共的挑戰不會成功,但這阻止不了習近平繼續展示爭霸的態度。

習近平的講話沒有拜登那麼全面,也缺少實質內容,但他繼續宣稱「多邊主義」,而且稱「世界只有一個體系,就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還稱「只有一個秩序」,「只有一套規則」,也是以聯合國為基礎。

習近平的發言顯然針對了美國的領導地位,公開不承認美國的領導地位,並希望聯合國「成為共同掌握世界命運的核心平台」,還要「提升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習近平一方面否認美國的領導地位,另一方面試圖提升自己代表「發展中國家」的地位。

拜登表達要繼續領導世界,僅籠統地談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機和挑戰」,但迴避提及中共的挑戰。習近平則明確向美國的領導地位發起了挑戰。

拜登忽略疫情追責 習近平繼續推責

一年前的9月20日 ,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視像發言,一開始就直指中共隱瞞疫情,他說「中國(中共)當局在病毒爆發的最早時期,限制了國內旅行,但卻允許航班離境、感染世界」,「世衛也是中共實際控制的」,「錯誤宣布(病毒)不存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

特朗普當時還強硬地說,「聯合國必須要中國(中共)對其行為負責」。一年之後,拜登的演講僅提到儘快結束瘟疫大流行,卻完全沒有提到疫情追責。美國新政府的迴避,當然換不來中共的認錯。

一年前,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時,迴避了這一話題;一年之後,眼看美國新政府遲遲不提疫情追責,習近平公開推責,稱「繼續支持和參與全球科學溯源,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政治操弄」。

習近平的話等於繼續否認了病毒起源於中國,更不承擔隱瞞疫情的責任,他還提出「要加強國際聯防聯控,最大限度降低疫情跨境傳播風險」。

若2019年12月甚至更早,各國能及時得到準確的疫情信息,確實可能「最大限度降低疫情跨境傳播風險」,但中共刻意隱瞞疫情,導致了全球大流行,美國人生命和財產損失慘重。

美國若想繼續保持世界領導者的地位,就不能再迴避對中共追責。拜登的講話試圖展望世界的願景,但迴避眼前至關重要的疫情追責,給美國的領導者地位蒙上了巨大的陰影。中共敢不斷推卸,與美國的態度不無關係。

拜登還稱,「我們重新加入了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組織幫助中共隱瞞疫情、誤導世界各國的責任,難道就此也一筆勾銷了嗎?

美國即將主辦全球COVID-19峰會,除了提供疫苗的承諾,美國政府或其它國家政府是否會提及疫情追責或病毒溯源,還可繼續觀察。

拜登再談避免衝突 習近平故意不提

拜登重複了「激烈競爭」的觀點,但也繼續稱「世界上所有的大國都有責任謹慎管理他們的關係,以便他們不會從負責任的競爭轉向衝突」,還稱「不是在尋求一場新的冷戰」,這完全是針對中共政權而言。

拜登還稱,「美國的軍事力量必須是我們最後的手段」,他甚至說,「炸彈和子彈無法抵禦COVID-19或其未來變種」。

這樣的話無疑會導致中共領導人的進一步誤判,即美國不會主動開戰,也不會採取軍事手段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無論病毒是否從中共的實驗室流出,中共故意散播病毒實際就是打響了一場生化戰,美國卻表示不希望發生軍事衝突,也就難怪中共敢一再高調挑釁、戰狼外交了。

拜登希望避免衝突;但習近平在講話中卻僅稱堅持「對話而不對抗」,故意不提避免衝突。

一年前,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說,「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我們忍受了數十年的中國貿易違法行為」,「幾十年來,重複的疲憊聲音提出重複的失敗解決方案,以犧牲自己公民為代價追求全球野心」,「只有照顧好自己的公民,才能找到合作的真正基礎」。

一年前,面對特朗普政府的強勢,中共被迫處於守勢,習近平當時在聯合國大會的講話也比較低調,還希望聯合國「主持公道」,稱「不能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以對話代替衝突」。之後,中共外交部和中共黨媒談到美國時,經常把「不衝突不對抗」掛在嘴邊,顯示了中共的極度恐懼。

拜登政府上任後,提出避免衝突,中共則很快不再提及「不衝突不對抗」;這次聯合國大會,習近平仍然故意不提避免衝突;拜登僅提「競爭」,不談對抗;習近平表面也說「不對抗」,實際卻繼續向美國挑戰。

白宮應對中共仍然沒有找準定位

儘管拜登繼續強調了G7、北約、歐洲盟友,以及提升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之間的四方夥伴關係,近日還組建了美、英、澳新聯盟,針對中共的意味明顯。但拜登的講話很可能令中共領導人繼續誤判,認為拜登仍然處於弱勢,認為美國更擔心與中共衝突,中共還會放膽挑釁,這恐怕是拜登團隊至今沒有理清的。

9月9日,拜登與習近平通話,按照美國政府的說法,因為低層接觸不暢,拜登才希望通過高層直接對話推動交流。所謂底層交流接觸不暢,主要是中共一再扮演戰狼造成的,中共根本不想認真交流談判,一味高調畫「紅線」施壓,把美國的主動溝通當作軟弱可欺。

如今,拜登團隊似乎仍然沒有搞清楚狀況,還覺得與中共政權可以正常溝通、能夠互相管理好「護欄」;但美國政府只承認「競爭」,卻不承認對抗的說法,會令中共領導人誤認為拜登政府軟弱,中共將不惜鋌而走險,迫使拜登讓步。

拜登此次講話不但繼續希望避免衝突,更否認「冷戰」。拜登已經在組建拋開中共的抗疫、科技、軍事聯盟,把重點轉向印太,以維持「長期規則和規範」,但中共卻偏不承認這些國際規則,偏要挑戰。

拜登也談到「追求全球貿易和經濟增長的新規則,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使它不會人為地傾斜於任何一個國家而犧牲其它國家(的利益)」,「確保基本的勞工權利、環境安全保障和知識產權得到保護」,但他沒有提出進一步的措施和做法,如何能約束中共屢屢違反規則的行為。

拜登也談到了民主、人權,譴責威權政府和人權迫害,並點名了白俄羅斯、緬甸、敘利亞、古巴、委內瑞拉等,卻沒有提中共政權。拜登也僅提到了新疆,但新疆的人權迫害不是中共迫害人權的全部,中國各民族都在遭受嚴酷迫害,包括漢族;拜登完全沒提到發生在中國的更多人權迫害,包括香港、西藏、法輪功和各類宗教迫害,還有異見人士和民主人士、維權律師等。

或許拜登在30分鐘內無法面面俱到,但應對中共挑戰確實還沒有形成有效的策略,主要是仍然沒有找準定位。美國現政府既沒有深刻認清中共政權的邪惡,也沒有真正認識到美國的真正責任。拜登政府希望繼續領導世界,卻迴避疫情追責,還擔心與中共發生衝突,不敢公開承認與中共的對抗態勢。

無論拜登與習近平是否能見面,中共都不會主動停止高調挑釁,甚至可能越演越烈。白宮不願直接對抗,更多準備防守,會令中共繼續攻勢不斷,早晚迫使拜登團隊不得不公開對抗。中美關係繼續惡化,應該比人們想像的會更快些。#

——大紀元首發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