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19日已舉行,今次是港府聲稱要「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的首場選舉,本報特意邀請前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珍言真語》專訪分析目前局勢。「這不是選舉,選舉不是這樣的。無論用什麼修辭和虛假的講法去掩飾都掩飾不了,這次不是我們概念上,具意義、具代表性的選舉。」

有前往點票現場採訪的鍾劍華表示,當日港島區選舉氣氛欠奉,加上只有約5千人投票,只有幾個票站,跟以往至少有十多二十萬合符投票資格選民的選委會選舉比較,根本不可同日而喻,特首所謂「意義重大、具代表性全部都是假話」。他又指其中多個界別的選舉根本就不存在競爭,「有得爭嘅界別都係15個爭14個,平均只係4百幾人爭3百幾個位,1.13個人爭一個位」, 整個提名過程完全受官方控制。他又分析現在是每1千8百多人只有一人能投票,「投票率是非常低,完全不是一個有意義的選舉」。鍾劍華舉例指法律界本來有6千多選民,現在只剩幾十個,「投票率當然高,100%。」

鍾劍華認為這次選舉不是選舉,「無論用什麼修辭和虛假的講法去掩飾都掩飾不了,這次不是我們概念上,具意義、具代表性的選舉。」(余鋼/大紀元)
鍾劍華認為這次選舉不是選舉,「無論用什麼修辭和虛假的講法去掩飾都掩飾不了,這次不是我們概念上,具意義、具代表性的選舉。」(余鋼/大紀元)

只有幾千選民 「愛國者」太少?

鍾劍華留意到,今次選舉的部份勝出者,以社福界為例, 在過往選舉委員會的選舉中都未能當選。「第一,狄志遠當選了,第二,他透過直接選舉其實從來都未能勝出,說明了此次是受操控的,令『令殭屍翻生』的,毫無代表性的選舉。」他又指所謂合資格7千多個選民,例如教育界和社福界等,某些機構完全是名不經傳,「打電話去搵到佢地都唔會話畀你知係乜嘢事,根本係中共式個套,一個班子十個牌子,全部自己友」。

「用呢啲咁虛偽嘅咁虛假嘅嘢嚟呃人,我覺得真係幾好笑。」選舉出現相當滑稽的情況是現場警力畀選民數字更多,鍾劍華指之前保安局長、警務處長所謂要嚴陣以待,只是虛張聲勢的表現,香港人事實上是冷處理這場所謂選舉。他形容點票中心現場,場地很大但幾乎都是空凳,連傳媒區也很冷清,「保安、護衛、警察多於一切」。甚至他與現場記者聊天時,部分人更告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來是要看點票,只是有人安排旅遊車接載他們到來。至於點幾千票竟然要通宵達旦才完成,鍾劍華的分析是,「當選舉失去了選民的元素,整個選舉機器就會開始鬆弛」,也失去了任何鞭策的能量去令工作人員增加效率。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獲韓正接見,被提醒之後三次選舉非常重要,鍾劍華認為從基本法角度,選特首、選立法會當然是重要,但官員多番強調重要性,都只是希望可以「假戲真做」,「明明係假嘢但係做到真嘅一樣」。至於要以此完善選舉制度的方法去達致愛國者治港,他反問:「原來要搞到得番幾千人選,先至可以保證到愛國者治港,係咪愛國者越來越少?少到咁可憐?」他認為,特區政府管治香港24年,竟然要剝奪絕大部份人的投票權才能揀選出中共心儀的愛國者,其實是相當失敗。「所謂愛國者治港亦都不是真正的愛國者,只是中央能夠完全控制、聽聽話話的人。」

而獲得韓正接見是否反映林鄭有機會連任,鍾劍華指明年3月已經是特首選舉,時間上現在應該是會「有啲訊息出到嚟」,也開始會有人表明自己參選的意願,未來一兩個月,北京的意向也會慢慢展露。但今年的情況比較特殊,大家更加「要睇阿爺頭」,再者特首選舉由中共完全操控也是人所共知的。但至於林鄭會否連任,他覺得不能太快下定斷,但機會一定是有的,「因為反正佢肯做啲咁核突嘅嘢」, 以北京的角度大概沒什麼必要換人。 他也提到前段日子,梁振英一直有表達出想參選的意向,「但政府更換政務司司長之後,佢就靜咗落嚟」。

日前,陸恭惠寫文章呼籲「中間派」站出來救港,其實香港到底有沒有中間派呢?鍾劍華認為,香港長久以來都被左右兩極意識形態支配,後來變成民主派和建制派兩極支配政治論述,中間派過往的空間一直都比較少。他個人認為:「回歸以來香港中間派都比較虛偽,冇立場, 所謂中間派只係政治現實造成的結果,左右逢源,搵著數,希望增加多啲政治資本。」 到現在香港分化更加嚴重,根本不存在真正的中間派,而香港人對所謂的中間派也毫無好感,「中間派呢個假標籤已經再呃唔到人」,過往打著中間派旗號參選的,其實一直都是輸家。 直至現在,他們也只能在中央安排下的扭曲選舉中,吃到一些政治飯的剩菜殘渣。

中共稱遊戲規則變 港經濟自由不再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力倡導「共同富裕」,近日有指中共終於向港澳出手,包括路透社報道中共向香港地產富豪透出訊息,指遊戲規則已變等。鍾劍華認為路透社的消息暫時未能絕對肯定,目前尚沒有相關人士出來透露訊息內容,或者證明收到相關訊息,不過也沒有人表達強烈否認,所以不能妄下定奪。他指所謂改變遊戲規則,但規則一直都是中共決定。「過往中共一直強調香港是經濟城市,不是政治城市,所以才一直放任資產大鱷去壯大。」 他指事實上,北京透過這種經濟特性,只要能夠控制著那批大資本家,就能穩住香港局勢。不過目前尚且看不到香港有任何機制,能要求本港富豪,如馬化騰、馬雲等作出大額捐款,至於要他們解決香港住屋問題,鍾劍華也指很難想像要如何實行。而澳門情況更加簡單,中共處理賭業,最受打擊的當然是澳門本地的賭業大家族。而過往20年以拉斯維加斯式發展賭業的國際大投資者,他們將會面對一些新的限制,但對他們來說,最壞打算只是撤走資金,到其他地方投資。

最後,談到資金留在香港還安不安全,鍾劍華形容「自從香港被中共打散一國兩制之後, 國際性已經大幅度削減」。政府曾經透過銀行凍結某些人的資金和戶口,市民透過BNO移民也無法提早提取強積金,香港的經濟自由已經受到損害,「所以之後什麼都可能發生」。@

節目播出:9月20日
文字更新:9月23日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