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前些日子對中國的訪問,突出了華盛頓在解決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失敗。

大多數科學家表示,溫室氣體排放正在導致不可逆轉的全球暖化,如果我們不迅速做出改變,比如減少燃燒化石燃料,那麼將導致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到目前為止,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儘管美國的「氣候沙王」約翰克里(John Kerry)卑躬屈膝地懇求,但中共對減少排放量毫無興趣。

為美國氣候特使、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資料照。(Getty Imag
為美國氣候特使、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資料照。(Getty Imag

祖拜登當選總統時,承諾做出必要的改變,以避免這一結果,但他失敗了,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他的政府鼓勵石油國家增加石油產量,以降低全球油價,增加消費。但更多的消費則導致更多的排放。

第二,拜登總統正在單方面做出氣候讓步,減少美國的石油產量,這將讓北京得以脫身。中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大約是美國的兩倍。在美國放棄所有的談判籌碼後,中共當局將越來越有能力迫使其它國家做出不利於經濟的排放讓步。到那時,美國將無力迫使中共減少排放。

因此,拜登政府所謂的環保主義的主要作用,是壓制美國的經濟競爭力,好讓北京逐步在環境管理方面負起責任。

拜登政府不僅在阻止氣候變化方面做得太少,還允許習近平增加權力,使情況變得更糟。拜登的環保支持者應該感到憤怒,但他們沒有。因為,拜登政府宣稱,如果美國率先單邊減排,世界就會仿效,但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

俄羅斯、伊朗、沙特和伊拉克將急切地填補美國出於善意而放棄的任何能源市場。而中共迫切需要經濟增長,並與美國展開軍事競爭,將繼續排放,無視過去的承諾,即在2030年達到碳峰值,並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

要想知道為甚麼,請考慮這個事實:中共計劃在經濟上與美國競爭,直到打敗美國。美國對民主的信仰,將與中共渴望權力的極權主義發生碰撞。只有一個能活下來。

中共關於減排的承諾是廉價的空話,就像它的許多協議一樣,根本不值得寫在紙上。該政權一再不履行承諾,包括未能支持2015年的《巴黎協定》。在過去十年中,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152個國家資助了全球近70%的燃煤電廠建設。建造發電廠對中共經濟有利,因此中共希望繼續下去。

然而,美國不斷對中共投懷送抱,愚蠢地尋求接觸與合作,卻一次又一次地讓自己的希望破滅。美國越是尋求合作,就越顯得軟弱,中共就會意識到自己有更多討價還價的空間。

8月31日至9月3日,美國總統氣候特使約翰克里對天津進行了為期四天的被羞辱性訪問,中共對拜登政府的「碾壓」有目共睹。這次訪問成為中共官員公開教訓克里的機會,包括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他在與克里的視像通話中說,美國缺少與中國的合作,如果美國希望得到任何表面上的氣候合作作為回報,就要糾正這種情況。

9月1日,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告訴克里,「中美氣候變化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

因此,北京否認中共自身需要氣候合作,這是一種瘋狂的臨界政策(Brinkmanship,是指在冷戰時期用來形容一個近乎要發動戰爭的情況,也就是到達戰爭邊緣,從而說服對方屈服的一種戰略術語),將世界帶到氣候災難的邊緣,就好像中共根本不介意跳下氣候懸崖一樣。中共的目標是利用環境恐嚇戰術,迫使美國及其盟友做出更多的單方面讓步,並在此過程中,讓美國勉強默許中共的領土擴張和侵犯人權。

更具體地說,中共的要求是美國三大民主防禦的終結。首先,中共希望結束對中共官員的制裁,這些人犯下了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罪,以及剝奪了香港人的權利;第二,希望美國放鬆對中共間諜的反間諜活動;第三,希望我們放棄對台灣的防衛,實質上把民主的台灣拱手讓給中共。

在這些問題上的任何讓步都違背良心,並且向世界發出了一個訊號,即美國在全球捍衛民主方面已經失敗。

中共的氣候臨界政策是基於這樣一種威脅,即美國將因中共的工業增長引起的氣候變化而大怒。美國將被自身的無節制和不道德的消費主義所吞沒,這種消費主義長期以來利用了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和低環境標準。這些低標準讓我們亞馬遜的包裹便宜了幾分錢,但這是以美國的工業實力和中心地帶的就業機會為代價的。它們摧毀了我們對中共掠奪性貿易的經濟防禦。

《華爾街日報》的編輯委員會對克里的氣候談判持批評態度,該委員會寫道,中共「希望美國糊塗到放棄其安全優先事項,換取無法執行的氣候承諾」。

克里訪華的背景框架說明了美國的弱勢地位。9月2日,克里在遠離中國權力中心北京的天津被拍到,獨自坐在一張普通的桌子旁,在一個不大的屏風前掛著一面美國國旗,屏風上畫著一隻孔雀。一面用廉價鑲板做成的牆使屏風顯得很矮小。一塊花俏的藍色牌上用小的英文字母寫著克里的名字,上端是較大的中文。

在像小學生一樣被訓斥後,克里在記者會上安慰自己,說他與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的會晤,大部份時間談論非常細節的問題。但是,解振華是一位級別相對較低的中共談判代表,而克里則擔任內閣級別的職務。因此,中共已經在談判桌上迫使拜登政府做出讓步。

作為更資深的談判夥伴,克里很可能在天津露出了美國的底牌,而解振華必須通過層層官僚體制來審查任何提議,從而守護習近平的底線。

中共在氣候談判上、在阿富汗、香港和聯合國等問題上手段比美國高明。美國必須儘快回到正軌,否則我們將無法獨自從懸崖邊上返回,讓北京統治這個煙霧瀰漫的世界。◇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雜誌《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擔任書籍《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