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2017年7月1日,林鄭月娥就職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那一天。她在香港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宣誓就職,而當時也是香港回歸20周年。在幾個月前的2016年10月,退休法官胡國興是第一個宣布參加行政長官競選的人;然後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也幾乎同時提出參選意向。

一位前法官從未被視為香港最高職位的有力競爭者。畢竟,北京要的是絕對的服從和忠誠,而不是公正地維護法律。讓我們回顧更久:從殖民地英屬香港到1997年的共產主義香港。香港行政長官第一次的競選期間,當時的首席大法官楊鐵樑是一個競爭者,但最終獲得了10.55%的選舉人票。對於參加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競選的胡法官,他最終獲得了1.81%的選舉人票。無論以任何標準衡量,他的票數都是一個微弱的數字。有法律專業人士參加競選是件好事。雖是場邊秀,也沒有真正獲選的可能,但當時香港還至少假裝「多元化」,儘管眾所周知北京的祝福是獲勝關鍵。

當時,香港行政長官是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的,任期五年。選舉委員會被劃分為許多界別,不像自由世界那樣代表民主選舉,也與港人期盼已久卻未能實現的一人一票無預審模式大不相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中有很多人本身就是有特權的,他們要麼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要麼是政協委員。他們都是忠誠的擁護者,大多數時候會支持香港政府的政策制定。

快進到2021年。下一任特首選舉委員會現在有1500名成員,他們必須是中共認為的「真正愛國者」才能獲得資格。他們還必須經過特別委員會的審查,以確保他們熱愛共產中國。林鄭月娥出任香港行政長官4年,但是她的北方主人才能定「頭號人選」。

經過這麼多年,香港行政長官的競選,仍然是一個不任人唯賢小圈子。這樣的選舉沒有任何意義。每當香港人試圖謀求真正的選舉時,香港傀儡政府就將所有反對聲音都關在監獄裏。所謂的「反對聲音」—從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到憲政專家戴耀廷教授,再到青年活動家黃之鋒—都可能是香港行政長官、律政司司長、或是新設青年部長職位的最佳人選。話雖如此,殘酷的現實是,極權政權想要無限期地將這三位香港英雄和反對派領導人關在監獄裏。

幾年前,我和我的團隊起草了一封給習近平的信:《香港人對中國共產黨的十個訴求(金融人篇)》。這是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前。其中一項要求是:

香港早已具備推行全面普選的條件,訂立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制度,選出一個有認受性的政府,才能搞好一國兩制下半場。

對本條款的解釋如下:

我們真誠呼籲中共領導人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及第四十五條,讓香港建立一個符合國際標準、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在2017年及以後藉此制度普選行政長官,以及在2020年全面廢除立法會內的功能組別,全面直選所有立法會議席。香港特首選舉和提名的一切框架運作是香港特區選舉的內部事務,所以中央政府應放權,依照基本法所寫任命特首就是最符合基本法了。

我當時去北京講道理,現在還是這樣。但我們都知道殘酷的現實。更現實地看,香港的選舉制度已經變得完全不民主。曾經著名的金融中心變成了一個絕望的城市。而這種感覺似乎與日俱增。除了選舉之外,這座城市的自由不可避免地崩潰是最令人不寒而慄的。香港不僅失去了所有有意義的選舉,而且還失去了自治,這是一個嚴酷的現實。中共在香港的下一步是進一步侵蝕自由,言論自由,甚至進行迫害。香港正處於風暴之中,我們必須找到求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