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因中共壓力讓步《理大圍城》於倫敦首映

香港「反送中」紀錄片《理大圍城》,9月11日於倫敦Open City紀錄片節上放映,亦是該紀錄片首次在英國放映。

據悉,當日大部份觀眾都是香港人。影後座談會上,流亡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表示,不少香港人現在在英國開展新生活,他認為要教育下一代有關理工大學事件和2019年香港發生過的事,凝聚港人社群,以助保存香港文化和香港人身份。

羅冠聰昨日(12日)亦在Facebook上發文表示,在香港全面被封殺的《理大圍城》能於位處倫敦時尚特區的Curzon Soho上映,力證電影節和戲院絲毫沒有因為潛在的中共壓力而讓步,英國文化界大多都不會因為「辱華」等無聊的指控,而放棄原則。

據悉,原本電影節只安排《理大圍城》上映一場,由於戲票供不應求,主辦首先將電影由細院搬至大院,再加開兩場,以滿足觀眾的需求。

打破承諾 Google上交用戶數據給香港當局

去年8月,即「港版國安法」生效1個月後,Google曾宣布停止直接回應香港當局的數據請求。然而最新消息表明,Google的立場已經逆轉。

據「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9月11日報道,Google已經響應去年7月至12月期間,香港政府提出的三項要求,向港府提供了用戶數據。這使其成為「港版國安法」頒布後,第一個公開表示遵守當局要求,提供用戶數據的美國科技巨頭。

報道指,Google收到香港政府的42項法律請求涉及46個用戶的帳戶,一項緊急披露請求涉及一個帳戶。Google表示,它滿足了一項緊急披露請求,涉及「可信的生命威脅」,以及另外兩項涉及人口販運的請求,並稱這兩項請求與國家安全無關,且有地方法官簽署的搜查令為支撐。

但Google沒有回應他們是否有通知這三項請求中的香港用戶。

中美脫鉤 滙豐退出美國 紐約客戶排隊取財物

滙豐銀行正在從美國市場撤出大部份業務,近日,紐約許多滙豐銀行儲戶,收到該銀行將變更為其它銀行的通知。保險箱客戶也收到滙豐的通知,要求他們把放在保險箱內的物品取走。紐約唐人街的滙豐銀行外,等待提取保險箱物品的客戶大排長龍。

據路透社早前報道,滙豐將出售或關閉在美國的大約150家分行,退出大多數針對個人和小型企業的銀行業務,在美國只保留少量的銀行實體,為少部份富有客戶提供理財服務。

美國公民金融集團旗下的公民銀行(Citizens Bank),已同意收購滙豐在美國東岸的銀行業務,包括80家分行;而「國泰萬通金控」旗下的「國泰銀行」(Cathay Bank)已同意收購其西岸業務,包括10家分行。

外界評論認為,隨著美中對抗加劇,滙豐銀行腳踩兩隻船的模式已經走到盡頭,這也表明,中美脫鉤已經箭在弦上。

財經雜誌《哈佛商業評論》去年6月曾刊文指,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美關係出現了更多對抗性的變化。一方的收益就是另一方的損失,因此只能是撤出美國和中國其中一個區域。

外界從滙豐近期的政治和商業決策中,已能看出滙豐在這場對抗中會選擇哪一方。

去年9月,中國平安斥資約3.05億港元買入1,080萬股滙豐控股,取代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成為滙豐最大單一股東。

今年9月起,滙豐旗下分行革新形象,放棄西裝,改穿俗稱「中國紅」的鮮紅色polo恤制服。

在彭博社9月2日發表對滙豐控股行政總裁祈耀年(Noel Quinn)的專訪文章中,祈耀年押注於中國的中產階級,對於習近平在提出的所謂「共同富裕」,他認為這對滙豐「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大好機會」。祈耀年亦指,滙豐正在向中國的財富服務領域投入數十億美元,在那裏僱用了600名財富管理人員,希望幫助這些中國新富裕人群「管理自己的資金」。

文章提到,滙豐仍然是歐洲最大的銀行,但上半年幾乎有三分之二的稅前利潤來自亞洲,未來的重點在哪裏很明顯。

中共為入CPTPP游說澳議會 澳財長卻唱反調

今年以來,中共政府為了爭取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已經先後與CPTPP的一些成員國進行了技術談判。不過,國際輿論普遍認為,中共政府的政治經濟體制都十分僵化,尚不具備加入CPTPP的資格。

澳洲此前因率先呼籲國際社會追究疫情溯源,遭到中共經濟報復,然而,路透社報道,中共駐澳大使9月10日向澳州議會提交報告,大談中澳經濟合作潛力巨大,試圖「利誘」說服澳洲政府讓中方加入CPTPP。

令北京尷尬的是,在中國駐澳大使館提交報告的同一時間,澳洲財政部長弗呂登貝格(Josh Frydenberg)則在公開講話中強調,澳洲必須實現經濟多元化,以減少對中國貿易的依賴。他同時向澳洲企業發出警告指,必須為澳中新的緊張關係做好準備。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CPTPP訂出很多高門檻,中國要加入,包括國有企業、補貼政策等都必須先改革。

劉孟俊亦特別指出,過去中共政府為了加入WTO也曾經作出過要進行制度改革的諸多承諾,但事實上並沒有做到,國際社會已經吃過虧了。現在中共為了要加入CPTPP,在國內推動許多自由貿易試驗區,又表態要加大改革幅度,但對於其作出的許諾能否兌現,國際社會還須謹慎對待。

索羅斯高調「批習三部曲」背後為倒習容共?

美國金融巨鱷索羅斯,一個月內三度撰文,高調批評習近平。

8月13日,他首先投書《華爾街日報》,譴責習近平獨裁,是「全球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8月30日,索羅斯再投書《金融時報》,列舉習近平對私營企業的一系列打壓,主張美國國會應通過限制投資中國的相關法案。

最近一次則是9月6日,索羅斯在《華爾街日報》發文批評全球最大資產管理集團貝萊德,將數十億美元投資中國是一個錯誤,不僅將客戶置於虧損的高風險,還會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因為在習近平治下,中國的所有企業都是「一黨制國家的工具」。

不過,索羅斯前些年對獨裁的共產黨政權卻是讚譽有加,甚至公開發表「中國經濟更有活力」、「中共政府運作比美國好」等言論,十年間他的態度大轉彎,令外界詫異。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索羅斯不僅是一個金融大佬,更是美國極左勢力、全球主義者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在江澤民掌權時期,索羅斯與中共關係密切,而現在亦在變相地在配合中國共產黨黨內的反習勢力。

河北發文爭取阿里「共同富裕」資金遭諷搶完分贓

中共當局提出「共同富裕」口號後,科企巨頭紛紛宣布「捐獻」巨額資金。日前,網上流出河北官方要求各地「爭取」騰訊和阿里「共同富裕」資金的文件。

近日,一份河北省發改委發給下屬地級發改委的一份通知在推特上熱傳。通知稱,騰訊和阿里巴巴先後宣布投入500億和1000億元人民幣「助力共同富裕」。河北發改委與上述兩大集團聯繫,同有關部門「組織謀劃」一批合作項目,以爭取其資金支持。

該通知要求各地發改委「高度重視」,本著「河北所需、阿里所能」的原則,首先「積極謀劃」一批與阿里巴巴的「合作項目」。通知稱,9月3日與阿里巴巴河北負責人商討了相關事宜。當天,阿里巴巴剛剛發表聲明,宣布將在2025年前投入人民幣1000億元,支持政府的「共同富裕」行動。

河北官方要求各地「爭取」騰訊和阿里「共同富裕」資金的文件流出後,有網友形容這是「打完土豪坐地分贓」的節奏,並譏諷中共政府「吃相難看」。有媒體形容其為「劫富濟貧」,但也有人認為,中共「劫富」是真,但未必「濟貧」。當年中共打著「均貧富」的旗號「打土豪」、「搶大戶」,但搶來的大部份資金都用來擴充軍備和開銷政府支出。

福建疫情擴大 民眾盼回家過中秋

中秋節臨近,中國疫情再度升溫。

9月11日下午,福建莆田市疾控中心在新聞發布會上稱,截至下午4時,累計發現6宗確診個案、18宗無症狀感染者。

福建此次疫情首發於莆田市楓亭鎮一所小學校,確診感染者中有3名學生家長,當局通報,疫情源頭疑似為新加坡入境人員,學生的父親林某。

8月4日,林某在新加坡乘坐航班從廈門機場入境,經21天集中隔離,期間9次核酸均為陰性、1次血清檢測也為陰性,9月10日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官方稱,此次疫情初步判定為Delta毒株,病毒潛伏期較長。

網上傳出的影片顯示,楓亭鎮一小學校正在進行核酸檢測,身著校服的小學生們,茫然地排隊站在操場上,多名身穿防護服的防疫人員在進行準備工作,還有不少疑似老師、家長等也在等候檢測。有拍攝影片的網友說,6名陽性患者來過萬達商場,現在商場已經封閉,不讓進了。

11日下午,楓亭鎮多名居民告訴大紀元記者:「(疫情)很嚴重。」目前全鎮已封閉,全鎮居民健康碼已變成橙色。

福建突然爆發中共病毒疫情,引發輿論關注。有網友哀嘆:「別別別,中秋回家的票都買好了,就盼著回家了,福州挺住。」

除了福建,廣州市也再次發現本土確診個案。9月10日,廣州官方通報新增1宗本土無症狀感染者。

北韓閱兵現異常 專家指金正恩擁12名替身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日前現身北韓建政73周年閱兵式,多種異常現象引發外界猜測。據《東京體育》報道,北韓這場閱兵9日在首都平壤舉行,金正恩雖然出席,但形象跟往常不同。

曾在南韓國防部擔任北韓分析官的東京拓殖大學研究員高永喆透露,「金正恩有12名替身,此前曾有很像金正恩的替身登場過,但這次的替身完全不像,這是第一次有這麼不像的替身登場」。

另外一個疑點是,閱兵結束當天,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前往金日成陵墓錦繡山太陽宮祭拜,但似乎看起來和閱兵時的金正恩,形象也不一樣,外界懷疑是不是又換了一個替身。

高永喆說,像去年傳出金正恩的死訊一樣,今年早些時候也有他臥病在床的消息,這些都被認為是假消息,但這次閱兵顯示,金正恩可能出現了某些事情,如果不是身體原因,也許是北韓發生了政變,而金正恩遭到了軟禁。

此次閱兵金正恩沒以軍裝現身,也沒穿慣常的夾克服,而是罕見的穿西裝,打領帶。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當天是北韓建政73周年慶典,金正恩卻沒有發表演講。對此,高永喆分析,從閱兵時金正恩未穿軍服及軍方未露面、由勞動黨組織秘書趙甬元進行檢閱等,可看出勞動黨與軍方的權力爭鬥,而主導權似乎在勞動黨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