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美海運價格突破2萬美元/FEU,同比上漲500%以上。同時,達飛海運等航運巨頭紛紛宣布凍結運價。近期航運費用大幅飆漲不僅影響到中國外貿企業的生存,也令中國面臨罕見的通脹壓力。

據波羅的海航運交易所與Freightos推出的全球貨櫃貨運指數顯示,截至9月12日,中國/東南亞-北美西海岸和中國/東南亞-北美東海岸的海運價格繼續小幅上升,均突破2萬美元大關:分別為20,586美元/FEU(40呎標準貨櫃)和22,173美元/FEU。

與去年同期相比均上漲500%以上,去年同期價格都在3,800美元以上。

9月9日,全球第三大貨櫃承運人達飛海運(CMA CGM)宣布,凍結運輸貨物的現貨市場價格。達飛海運表示,儘管該集團預計未來幾個月價格將攀升,但在五個月內,貨運客戶的現貨市場運費將維持在當前水平。

達飛海運是海洋聯盟的成員,也是北美航線主要航運商。航運三大聯盟——2M、THE聯盟和海洋聯盟控制全球80%以上的貨櫃運輸市場。

此次達飛宣布凍結運價後,另一家航運巨頭赫伯羅特也表示「跟進」。

不過,Vespucci Maritime的貨櫃航運分析師延森(Lars Jensen)在研究報告中指出,海運費凍結僅僅是凍結現貨價,此舉並不一定排除附加費還將額外增加,這已成為進出口商人的重大負擔,且附加費用通常被排除在運費基準之外。

至於海運價格到底何時才能真正下調,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霍建國對第一財經表示,還是要看疫情走勢。今年內價格應該是很難下來了,因為價格起來了,疫情也沒有明顯好轉,這樣的話恐怕要到明年。

疫情以來,由於海運費用及原材料價格暴漲等因素,一名在義烏從事紡織加工出口生意的熊老闆對鳳凰財經說:「去年利潤率還能有10%,現在只有2%了。」

目前,航運費用飆漲直接影響到了中國外貿企業接單的積極性,令外貿訂單成為了外貿企業中的燙手山芋,有的不得不放棄了訂單。

21經濟網近日報道,面對如此低的利潤,天津某外貿企業的負責人周明表示,即使到了一年一度的外貿需求旺季,市場上已經有無奈放棄訂單的小貨主。

除了外貿企業面臨壓力之外,廣發證券在研報中表示,海運價格上行是今年以來全球通脹走高的重要推手,而中國正面臨著通脹壓力。

近期,中國的銅和鐵礦石等大宗商品價格一路上揚,有的漲幅達到20%以上。而中共官方公布的5月份生產者價格指數(PPI)比去年同期增長9%,創下近13年來的新高。

而大宗商品漲價的壓力,除了直接影響企業資金端,更削弱了利潤空間,讓一些中國製造業陷入訂單接得越多虧損越多的尷尬境地。#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