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有一位生來就不能講話的人,姓蔡,名字忘記了,人們都叫他「蔡啞子」。他家世代居住在城北面的青山莊。 因為家境貧困,他就以行乞為生。

蔡啞子沒有甚麼本事,乞丐們都看不起他,只有許道士對他很照顧。過了好長時間,許道士死在朱家村,身上留有致命的傷痕。許家人就向官府告發,說許道士的死是朱某謀害的。朱某因此被拘捕入獄,並被判處死刑。人們中有的說:「許道士就是朱某殺害的,罪該當死。」有的卻說:「朱某恐怕是被冤枉了。但不知實情是怎樣的。」

有一天,蔡啞子來到朱家村。村裏的人對他說:「啞子,你過來,給你吃的。」蔡啞子忽然瞪著眼睛大聲說:「我是為朱氏昭雪冤案來的,沒有時間到你這裏討吃。」村裏的人們都很震驚。當時,因為許道士的案件,朱家已把家產蕩盡,再沒有甚麼辦法可想了。有人就對啞子說:「這件事關係到人命,你不是開玩笑吧?」啞子說:「到了官府裏,我能把事實的真相講清楚的。」

於是,朱氏家族裏的人和鄰居、保人等幾百人,一起帶著蔡啞子進城去。常州太守李公坐在公堂上,訊問蔡啞子。蔡啞子說:「殺人者是許雨公,和朱某沒有甚麼關係。」他有根有據地講述了事情的全部經過。太守就當場簽發命令,拘捕了許雨公。許雨公當時正在瓜棚裏,跟朋友們避暑、賭錢;許雨公被拘捕到案後,一經審問,就招供了。太守就立即釋放朱某出獄。

當初,許雨公和朱某為一樁生意互相爭奪客戶,許雨公沒有得手,因此設下計謀,帶著許道士到偏僻的地方,打死了他,用車拉著許道士的屍首,放在朱某門前。這件事辦得很隱秘,唯獨沒有避開蔡啞子,因為蔡啞子,生來就不能講話,所以許雨公就沒有提防他。

朱某被釋放後,為了感激蔡啞子的救命之恩,來到乞丐群中,想找蔡啞子表示謝意。乞丐們說:「咳,蔡啞子已經死了。」並說,正是朱某出獄的那一天,他死去的。蔡啞子從來不會講話,在人命關天的時候,他突然能夠講話了。等他講出真相,救了好人以後,他就立刻歸西了。這件事,引起了人們很長時間的思考!

正是:

神目如電萬事明,

主持正氣鏟不平。

啞子生來不講話,

歹徒對他未掛心;

天叫啞子講真相,

當即救下受害人。

完成使命歸去也,

留給後人細思忖!◇

~事據清代袁枚《子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