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瑞典把以色列從其允許入境的綠色國家名單中刪除,凸顯以色列目前疫情的嚴重性。而這兩個國家在抗疫措施方面的巨大差異,也讓更多國家開始重新審視自身的防疫策略。

在去年3月第一波疫情爆發後,像大多數國家一樣,以色列也實施封城封國等各種限制措施。去年12月19日,以色列率先接種疫苗,並在3個月內(至3月23日),讓超過一半(51.1%)的國民完全接種;到了今年7月1日,以色列疫苗的完全接種率已經達到57.2%,被認為疫苗接種率已經接近群體免疫的最低要求。

但從7月開始,以色列的每日新增感染人數開始大規模上升,其9月1日的新增確診人數為16,629人,創下該國疫情爆發以來最高紀錄。截至9月6日的7天平均新增感染人數為8016人,其中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已經完全接種了2劑疫苗。

而瑞典的情況則正好相反。在去年3月疫情爆發初期,瑞典並沒有像許多國家那樣封鎖和要求戴口罩等,而是讓居民自行決定是否採取這些預防措施,初期疫情也控制的較好。但從去年10月到今年6月,瑞典疫情全面爆發,今年1月5日單日新增病例超過3.2萬人,創歷史最高;到6月1日疫情開始放緩時,該國每百萬人的死亡率達到1428人。瑞典的抗疫策略,一直受到其它國家的非議。

在疫苗的接種上,瑞典也沒有採取全民廣泛接種的方式,接種率上升的也相對緩慢。從去年12月27日開始直到9月3日,瑞典全部接種的人數達到總人口的57.9%,也達到了接近群體免疫的最低要求。其截至9月5日的7天平均新增感染病例為1016人,相對比較平穩增加。

這兩個國家使用的疫苗都以mRNA類的輝瑞(Pfizer/BioNTech)和莫德納(Moderna)為主,目前至少1劑的接種率也相似。根據英國牛津大學資料庫我們的數據世界(Our World in Data)的實時數據,截至9月3日,以色列至少一劑的接種率為68.4%(62.7%接種兩劑);瑞典至少一劑的接種率為68.2%(57.9%全部接種)。

隨著疫苗接種在3個月的完全接種率超過50%,以色列新增感染病例也從1月到4月初的高峰,降到4月1日的7天平均新增感染人數為373。

以色列在今年2月開始取消社交限制,3月份允許餐廳和酒吧重開,到6月中旬時,以色列率先取消各種限制措施,開始恢復到大瘟疫前的正常生活。

而瑞典在疫情高峰過去後,今年7月1日,就允許體育場館有3000名觀眾入場,並取消了時間限制,儘管那時的完全接種率只有近33%,但7天平均新增感染人數已經降至237;

7月15日,瑞典進一步取消了更多的限制,民眾基本恢復正常生活。直到9月5日,瑞典的新增感染病例增長相對平穩,7天平均新增感染病例為1016例。

以色列新增感染病例 過半完全接種

以色列在整個抗疫實踐中,憑藉其強大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和對完全加入健康維護組織(HMO)的930 萬人口的密切跟蹤,使其能夠生成有關疫苗接種的高質量的、真實世界的數據庫。

在7月29日上傳到預印本網站medrxiv的一篇學術論文中,以色列科學家Tal Patalon和他的團隊通過對這些統計數據的分析研究發現,早期完成第二針疫苗接種的人,比晚接種者,發生突破性感染的風險高很多;其中,1月份接種疫苗的人發生突破性感染的風險,比4月份接種的人高2.26倍。

以色列衛生部稍早的統計還發現,輝瑞疫苗的保護力隨著完成第二種疫苗的時間加長而大幅下降,在1月份完成輝瑞疫苗接種的人,到7月份時獲得的整體保護力,從最初的91%下降到了39%。

歐洲病毒學及傳染病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董宇紅博士在8月25日的新唐人「健康1+1」節目中說,施打疫苗得到的抗體會隨著被身體慢慢代謝而減少,不同年齡段的趨勢大致相同。

以色列衛生部最近的數據發現,無論是對於原始病毒還是Delta變種,接種第三針的一個月後,抗體水準都比打第二針高。另外,在接種第三劑疫苗的12 天內,患重病的可能性比接種第二劑5個月後的人低 10 倍,感染的可能性降低 11 倍。

同時,對於是否要打第三針疫苗,科學界爭議仍很大。以色列技術學院Technion 的生物醫學數據科學家德維爾·阿蘭(Dvir Aran)認為,加強針不是解決方案。

從7月29日起,以色列對所有已經完全接種疫苗的民眾提供第三劑疫苗,再開全球先河。截至9月6日,以色列已經有262萬2010人接種了第三針疫苗,約佔總人口的30%。

在追打第三劑的同時,以色列還把廣泛接種的年齡降低至12歲。並在9月4日出台了對猶太假日期間民眾祈禱和聚會的多方面具體限制措施。

自然免疫能提供更好保護

與接種過兩劑輝瑞疫苗而誘導出的免疫力相比,以色列科學家通過對以色列數據分析發現,因感染病毒並痊癒而產生的自然免疫力,對由Delta 變種病毒引起的感染、症狀性染病和住院,都提供了更持久和更強的保護。曾感染過並接種過單劑疫苗的人,可以獲得針對 Delta 變種的額外保護。

mRNA疫苗技術發明者馬龍博士(Robert Malone)在9月2日英文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中表示,就記憶 T 細胞和 B 細胞群而言,這種自然免疫反應的廣度,比僅由基於刺突蛋白的mRNA疫苗激發的免疫反應的廣度,更加多樣化、持續時間也更長。

馬龍表示,瑞典的作法,就是在疫情初期讓民眾對α和β變種病毒進行了更自然的感染,以產生自然免疫力,雖然過程中高風險人群死亡人數很多,但在德爾塔Delta變種病毒爆發後,瑞典與那些沒有廣泛自然感染的國家相比,目前的死亡率非常低,上周基本是零。@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